筆趣閣 > 明朝敗家子 >第286章小兒破賊
    就在所有人歡呼的時候。

    匆匆而來的諸官們早已命人點了火把,圍在歐陽志的身邊。

    他們一個個面上帶著后怕過后的笑容,心里的激動之情,溢于言表。

    歐陽修撰,實是他們的定心丸啊。

    可他們抬眼看歐陽修撰的時候,卻見歐陽修撰依舊還是木著臉,面上沒有絲毫的表情,一雙眼睛在火光下,看不到半點的波動。

    巡按李善不由自主的身軀一震,這莫非就是傳說中的‘小兒破賊’?

    當初學那小兒破賊的典故,李善還覺得不相信世上有如此之人,可現在看來……

    李善深吸一口氣,這樣的人,真讓自己看到了。

    這小兒破賊的典故,出自淝水之戰,當時前秦的皇帝苻堅率軍攻打西晉,號稱八十萬之眾,為顯聲勢,苻堅更是聲稱,自己的軍隊,若是投鞭于江水之中,足以截斷江水。

    而當時東晉的兵馬,不過區區十萬。

    在這種情況之下,東晉名士謝安奉命與前秦人決戰。在戰爭結束時,謝安正在與自己的客人下棋,捷報傳來,有人將捷報放在他的下棋的榻邊,可是謝安卻是看都沒有看捷報一眼,依舊專心致志下棋。

    等到客人耐不住了,便忍不住問謝安,這是什么書信?

    謝安只是輕描淡寫地回答說:“小兒輩遂已破賊?!?br/>
    所謂小兒輩,不過是因為前方作戰的,乃是他的侄子謝玄等人。

    這一戰,關乎整個東晉的國運,更關乎烏衣巷謝家的未來,而謝安卻依舊下棋如故,完全將這捷報不放在眼里。

    謝安裝逼至此,以至后世之人提及謝安,無不敬仰。

    現在……不正是小兒破賊嗎?

    這一次夜襲,若是稍有差池,錦州陷落,包括了歐陽修撰,所有人俱都有死無生,現在好不容易擊潰了來犯之敵,無數人歡欣鼓舞,慶幸自己又可以看到明日的太陽,何其激動啊。

    李善自己,都難掩心中激動,只恨不得放蕩不羈地跟著軍民們一起咆哮一聲。

    可是……歐陽修撰,依舊如常的面無表情,不以物喜、不以己悲,那臉上淡淡的木然,不正表示了他對韃靼人的輕蔑,也代表了他對于這一場小勝,并無半分的欣喜。

    就像是他早就料到,軍民們能擊退韃靼人一般,若是給他一副羽扇綸巾,豈不就是料事如神,運籌帷幄,洞悉陰陽的再世孔明了嗎?

    李善打了個寒顫,心里則是佩服得五體投地。

    其他諸人,當然沒有李善有學問,能知道小兒破賊的典故,可一見歐陽修撰如此,心中俱都一凜,虎軀一震。

    而歐陽志,他良久……才突然發現,自己活下來了。

    終于活下來了,不容易啊。

    這一次,若是讓韃子破了城,那么便再也見不到恩師了,這滿城軍民,則都要陷于水火之中,屆時,這錦州也定是人間地獄。

    他突然覺得該高興起來。

    可這高興的勁頭,似乎已經隨著時間的流逝,似乎是有些不合時宜了。

    好吧,不笑了,困了,睡覺,明天說不定又是惡戰。

    歐陽志倒是不忘吩咐:“各處城墻,加緊衛戍,不可再有差池了?!?br/>
    “是?!?br/>
    回答他的軍將們,難掩喉頭的激動,聲音顫抖。

    天生歐陽修撰,該當我等能活下去啊。

    在一次被奇襲打的措手不及之后,整個錦州城,非但沒有如驚弓之鳥,反而……更加的振奮。

    仿佛在這夜空之下,一道曙光初露出來,他們深信,這曙光遲早會刺破黑暗,而他們,也將活下去,繁衍生息。

    一定可以!

    ………………

    清晨拂曉。

    一具具韃靼人的尸首,自城墻上如死狗一般被丟下城墻。

    城上的軍民,早就預備了大量的步弓手候命,只等韃靼人來搶奪回同伴的尸首,便放箭將靠近的韃靼人俱都射殺。

    因而……韃靼人沒有輕舉妄動。

    在這茫茫的雪原上,一個個筋疲力盡的韃靼人,顯得格外的刺眼。

    他們是真的累了。

    在經歷了當初的豪氣沖天之后,他們從來沒有這般的疲倦。

    面對著這一座高大的城墻,他們恨不得沖到城下,用自己的腦袋,狠狠撞擊這該死的墻面。

    可在咒罵、憤怒之后,他們卻發現,自己依舊……無能為力。

    清早,他們繼續殺馬,馬已越來越少了。

    四萬鐵騎,九萬匹戰馬,現在只剩下一半。

    再殺下去,只怕連自己的坐騎都沒有了。

    更可怕的是,草料已經消耗得差不多了。

    沒有了草料,在這荒涼的雪原之中,戰馬就再沒有了力氣,沒有了馬,他們就是一群兩條腿的羊羔。

    軍中已經開始動搖,因為為了節省糧食,他們吃光了田鼠,刮干凈了附近林木的樹皮,連帶著牛骨,也都熬了一遍又一遍,甚至戰死者的皮衣,竟也剝下來,放入鍋里煮一煮,勉強……還能嘗到一點鮮味。

    他們不愿意繼續殺馬了,馬是他們的好伙伴,隨來的,還有許多的獵犬,這些獵犬也吃得差不多了,他們想留幾只做個念想,不能再吃了啊,再吃下去,來年連犬都沒有了。

    似乎唯一慶幸的,就是城上和城下的雙方,至少還在相互消耗!

    每日……都有韃靼人死去,死去了之后,至少他們的馬是可以毫無壓力的斬殺的,死了人,就少了一張嘴,也算是因禍得福。

    許多人已經沒有了力氣,晃悠悠的栽倒了,倒在積雪里,便不愿再爬起來。

    他們想喝酒。

    可惜沒有酒了。

    他們想狠狠的找個女人抽撻一番,至少可以發泄心中的郁悶,可是……這里沒有女人。

    唯一有的,就是眼前這座城池,城池里有糧食,有酒,當然,也少不得女人,可惜……

    小王子騎在馬上,遠遠的眺望著錦州,他沉默著,一直在沉默,今日竟出了太陽,那陽光自云間的縫隙里綻放出屢屢光芒,落在他滿是殺意的眼睛里。

    他緩緩的,拿起了攜在馬背上皮囊里盛放的蒸餅,慢慢的放進口里,小心的咀嚼著,每吃一口,他才意識到,這從前難以下咽的蒸餅,而今是多么的寶貴,里頭的油水,潤潤的,在口舌之間回蕩著,那一股油香,居然沁人心脾,就像……酒一樣。

    他一口口細嚼慢咽著,一面死死的盯著錦州城。

    一旁的侍衛們,眼睛直勾勾地盯著那蒸餅,馬肉很不好吃,皮衣熬的湯也帶著一股奇怪的味道,這蒸餅雖沒有散發出香味,可現在,它卻很高級,屬于小王子級別才能享用的山珍海味。

    等這蒸餅吃了個干凈,小王子打了個嗝,他最后一眼瞥了那錦州的輪廓。

    只是那一抹兇光,仿佛定格在剎那,可隨后,兇光閃去,小王子打馬調轉了馬頭,面對著身后的侍衛道:“撤退!”

    侍衛們一個個臉色慘然。

    撤退……

    丟下了幾千具尸首,耗費了數萬匹馬,吃掉了這么多皮衣,在這入冬在即的時候,撤退……

    大雪將至,這定是一場連綿數月而絕不停歇的狂風暴雪,到了那時,所有的草都將枯黃死去,大雪會將它們埋在數尺厚的雪下,湖泊會凝結成堅冰。

    到了那時,沒有足夠的存糧,畜生和人,都將死去。

    在草原上,找不到獵物的餓狼,無論它有多么鋒利的爪牙,都是無法避免死亡的命運。

    此時,小王子抬頭,再次厲聲大吼:“撤退!”

    快馬在無數的蒙古包間隙中來回奔跑,撤退的命令下達了。

    無數的韃靼人,不知該是解脫,還是悲憤。

    卻不得不乖乖的開始收拾行囊。

    其實……他們也沒有多少行囊可以收拾。

    他們一個個騎上了馬,座下的馬有些疲憊,顯然……它們和主人一樣,都有些餓得頭重腳輕。

    篝火被雪蓋住,留下的尸首,似乎也無心去掩埋了,好在他們身上的皮衣和但凡任何能吃能用的東西,早就被搜刮了個干凈。

    于是乎,韃靼人如長蛇一般,蜿蜒向西,開始遷徙。

    剩余的幾條獵犬,似乎終于不必蜷在蒙古包里等待著被屠宰的命運,它們仿佛通了人性一般,歡樂的在馬隊之中穿梭,發出愉快的犬吠。

    …………

    “歐陽修撰……歐陽修撰……”

    幾乎是同時,何巖和李善二人,如搶功一般,瘋狂的沖到了歐陽志的行轅。

    歐陽志懵逼地看著他們,見他們興沖沖的樣子,良久才道:“何事?”

    這神色一慣的淡然自若,就是沉得住氣啊。

    李善感慨道:“歐陽修撰,賊軍,退了……退了……天可憐見,咱們錦州十萬軍民……保住了……”

    說著,他激動得眼睛通紅,哽咽了,后頭的話,帶著幾分含糊不清地道:“上天保佑啊,歐陽修撰……咱們……活下來了……活下來了?!?br/>
    何巖亦是激動得滿面通紅:“是啊,我們活下來了,歐陽修撰,韃靼人都撤走了,就在小半時辰之前,卑下親自登樓看了個真切,錦州……保住了?!?br/>
    …………

    第五更到,好了,老虎累了,明天繼續哈!
快三计划软件 亚金配资 内蒙十一选五走势图59 pk10走势图怎么看 七星彩澳客网定胆杀号 pk10官网开奖历史记录 福彩3d试机号分析 广东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辽宁11选五技巧 国内期货可以配资 15选5经典杀号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