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重生之都市狂仙 >第3219章第9天
    淡淡之言,如引狂風。
    倒在地上那尊生靈的掙扎而起,他望著秦軒,眼中有憤怒,“好大的口氣!”
    秦軒瞥了這尊生靈一眼,“這條路的盡頭,是哪一天?”
    諸天內,有九天十地,每一天,每一地,都代表著其特殊的地域。
    相當于十九處地域,而且,常有先后排名,萬年一變更。
    青年冷笑一聲,開口道:“我憑什么告訴你……”
    話音還未落,秦軒便再是一巴掌拍過去。
    砰!
    帝身還在愈合的青年,當即再一次被秦軒這一巴掌震得頭破血流。
    他可是第九帝境的存在,在混沌世界之中,也算是巔峰。
    哪怕是入諸天之中,受到磨難,也未曾被人欺辱道這種地步。
    “嗯?”秦軒淡淡的望向這青年。
    “下界之人,你莫要欺人太甚……”
    砰!
    又是一巴掌,這一次,那青年的身軀都差點被秦軒拍成齏粉。
    他倒在地上顫抖著,身上一道道裂痕彌漫。
    “第,第九天,羅古天!”
    “前方盡頭,是羅古天的云中州!”
    青年這一次,一股腦說了出來,他看向秦軒的目光之中,滿是惶恐。
    秦軒緩緩收回手掌,淡淡道:“早這么說,何須受傷?”
    在那青年憋屈的目光中,秦軒一人負手離去。
    之后在這一條路上,秦軒看到了許多人,不少人看到秦軒時,眼眸都隱隱微凝。
    有人甚至面露不善,仿佛他進入到一處殺機四伏之地。
    秦軒對于這些生靈的目光也不在意,他從仙界而來,入諸天內,體內的帝力自然不可能與在諸天內修煉的帝境生靈相同。
    能夠感受到這種差異,并不值得意外。
    天橋大道的盡頭,秦軒望著遠處,白云為地,一座座建筑拔地而起。
    此地的建筑,比起仙界,更加恢弘,隱約中,透露著歲月的滄桑。
    腳踏在地面上,如在實地,并未曾有半點柔軟之意。
    “飛升之人???”
    “是第幾界的?”
    “又有飛升之人來了,不知道,他能否再云中州內立足!”
    議論之聲隱隱響起,秦軒的氣息,便如黑暗中的星光,足以讓人矚目。
    諸天十二境,帝境已經不弱,不過連一些帝境之下的生靈看向秦軒的目光也有些幸災樂禍。
    秦軒神情淡然,他對于諸天,也并非是一知半解,徐山在眾生之門留下的訊息,足以讓他掌握了許多。
    一襲白衣如舊,不論是在修真界,亦或者在仙界,再到諸天,秦軒的身姿一如既往,未曾有變。
    就在秦軒即將踏步入云中州時,有一座通天巨碑,出現在秦軒的眼前。
    巨碑之上,有一列列文字。
    秦軒抬眸,望著這一座通天巨碑,這是混沌古碑。
    每一座混沌古碑,對應的是百座混沌世界。
    這世間,萬物都要分高低,諸天之中,也并無例外。
    “眾生殿內門三千,入混沌古碑之上的混沌世界,卻僅僅有百位!”
    秦軒抬眸,望著那浩瀚的混沌古碑。
    據傳聞,這混沌古碑,是一尊古帝親手煉制,足足有十九座,分別在九天十地之中各有一座。
    能入混沌古碑之中的世界,便近乎是得到了諸天的承認。
    這些世界,會有諸天之力蘊養,使得世界之力提升。
    諸天下,有太多的混沌世界了,便如這世間眾生,有如龍騰云駕霧,立于巔峰之地,也有蜉蝣孱弱,難撼片葉。
    可入混沌古碑之上便不同,如神界的長生路,域外戰場,所爭的,都是這混沌古碑之上的排名。
    秦軒看到混沌古碑之上,那最高端,更有古字高高在上,那是諸天大擂的年限。
    每隔三十三年,都會開啟一次。
    第九天的諸天大擂,只剩下九年,便要開啟了。
    九年之后,萬界爭鋒,奪混沌古碑上百位。
    若是能在其中有所成就,或許會被諸天內的巨頭看中,對于所屬的混沌世界,更是一種蛻變。
    “九年么?”
    秦軒低聲道:“昊兒,蒼天到時候應該也會去參加!”
    他眼中隱隱有一抹精芒,“我秦長青,總不能弱了才是!”
    就在秦軒觀望混沌古碑之時,驟然,一抹銳利的目光,讓秦軒隱隱有所察覺。
    “飛升之人!”
    遠處,眾生退避,一尊紫色赤紋的麒麟異獸,鼻腔中噴吐著滾滾白煙。
    麒麟之后,更有一座神車,有男子傲然而立,左邊有侍女靜候在此地。
    “是戰祖府的帝境強者,戰霄!”
    “這飛升之人所在的混沌世界,是在戰祖的麾下么?”
    “我聽說,戰祖已經突破到了第八祖境?”
    四周有人在議論,秦軒也不由側眸望去。
    戰祖府???
    徐山的記載之中,不曾有所為的戰祖府。
    九天十地之中,神道一脈屬于頂尖的大勢,麾下祖境過百位,仙道一脈同樣如此。
    徐山為他指引了一條路,若是他想的話,可以喚仙道一脈的存在來接引。
    不過秦軒,倒是不想按照徐山的路而行。
    戰霄一雙眸子如睥睨,他的身上,隱隱散發著一種威壓。
    “你可知罪!”
    短短四個字,卻讓一旁的生靈面色微變。
    這戰霄,明顯不是懷有好意而來,這飛升之人的氣息還未盡數散去,便得罪了戰祖府?
    “罪?”秦軒忍不住失笑,他淡淡的望著戰霄。
    曾在仙界,神祖他未曾有懼,神道一脈,他未曾有恐。
    區區一界第九帝境的生靈,也敢向他問罪?
    秦軒的眼眸內,隱隱一抹淡淡的赤芒閃爍著,他負手而立,與戰霄對視著。
    “問我之罪,憑你……”
    “也配???”
    秦軒目光如炬,他一手從背后而出,赤力繞拳。
    徐山可未曾說,在諸天內不能動手!
    他秦長青,入諸天之內,更不是為了茍活于世。
    別說是圍觀之人,便是戰霄都不由愣住。
    一介飛升之人,竟敢對他不敬???
    “找死!”
    戰霄的雙眸中,閃爍著一抹怒芒。
    那一尊麒麟,更是仰天長嘯,卻見秦軒,一躍而起,便如騰龍入天。
    轟!
    戰霄同樣腳下一踏,帝力如龍,纏繞在臂膀之上,迎上了秦軒那一拳。
    雙拳碰撞,一觸即分。
    有氣浪滾滾,向四面八方蔓延。
快三计划软件 牛股股票软件 什么股票软件好用 美国股市行情 正规股票交易平台 有选择权资产重组股 股票入门股票怎么玩 股票配资是什么 股票指数有哪些 股票内盘大于外盘是 603881数据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