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太后娘娘,王爺又來了 >第138章珍珠耳墜
    珍珠耳墜
    用棉布浸濕了熱水,擦在臉上再拿開。余若安覺得清醒上一些,垂眸走向束著木槿花的插花那。木槿看似嬌嫩,卻在這么久的時間仍像剛摘下來的。
    “這花素靜,宮里栽了牡丹,現正是賞玩絕妙的時候,回頭妾身差人給太后娘娘送來?!被蒎莆萆醿?,大抵是余若安病的緣故吧,總覺著整個屋里都陰陰暗暗。待夏再深些常下雨,這屋里怕是會很煩悶?!澳锬?,慈寧宮的陳設老舊了些,且又陰暗,皇后娘娘也曾說過。何不如換個宮院?”
    “往前是才從坤寧宮換過來,東西都擺放好了,再搬就繁瑣了。住得也還好,沒有搬的意思?!庇嗳舭簿芰?,對牡丹倒是已經開始想放到哪塊好?!澳档ふ诩毧跈E身的瓶子里擺在這?!?br>    “是?!被蒎鷳?,留意到慈寧宮內真是沒什么旁的事情,除去了方才為太后梳妝,以外的宮人清掃完院舍就沒了。太后身邊的公公宮女也是閑來就小憩或是縫荷包?!昂尾皇沽嫒藖韽椬嘈g快柔和的樂曲以打閑趣?”
    余若安點頭應下,本想出去轉轉,在殿里走幾步便累了。
    “給太后娘娘請安,給惠妃娘娘請安?!绷嫒瞬抛嗔饲?,齊鴻昌攜一卷竹牘來,近些日子他已收斂了許多驕橫?!疤竽锬?,這還有一卷要背,煩請太后娘娘聽?!?br>    杏雨吃驚,尋常一提背文詞一類齊鴻昌逃也來不及,還主動來提。
    “好?!庇嗳舭灿X頭疼,她實也不喜歡聽人背這些,尤其是齊鴻昌背時磕磕巴巴,通順的不多有些煩心。但難得見他這樣積極,耐著性子應下。他所背的都是余若安過往學過背熟的,故不需要拿著片牘看著對。
    與她想的不同,齊鴻昌這回背得倒挺好,語調不去強求,總歸是通順了。背后還從袖里扯出了一個小團綿布放在余若安面前,后紅著臉說是要去書院走了。
    待他走后,打開來看是梔子花的花瓣,散著濃重的香。杏雨聞之,忙道:“這味道太重了些,奴婢去把它收起來?!?br>    “放在這吧?!辈粶惤?,這味道還是很舒心的。余若安收下放在袖里。
    瑤華宮的宮人都知道不能動如妃娘娘梳妝案上的匣子,但越是說不能動,越是會起心思。終究是什么東西會使如妃娘娘這樣珍藏。
    終在一日如妃去外頭閑逛,一個小宮女擦著梳妝案,目光及到了匣子上,比起一般尋常的匣子還挺大的??粗彩呛裰?,左右看無人注意她,悄悄打開一條縫往里頭偷瞄。她還
    從未見過那么多銀錢,驚訝地捂住了嘴,難怪如妃娘娘寶貝著。里頭要么是金制銀制的簪子,要么就是金錠銀錠,看上去價最賤的也就是皇上先前賞的絨花,還有就是一小團茶褐紙包的不知道是什么東西。
    她家中不富裕才使入宮來了,宮外人都說宮里賞賜多,往常在個常在貴人院里也能得不少銀子。偏如妃宮里不同,如妃娘娘吝嗇得很,一文也給不愿多給。眼見這么多銀錢,小宮女心里暗自起了心思。心跳得極快,拿了一個金釵快速放入袖里,又裝作認真擦梳妝案的樣子。
    既然都已經偷看了匣子,小宮女擦案臺又想起那茶褐的紙包,好奇又起。又去摸匣子。
    “你在做什么?”宋立姝沉著臉看她。
    小宮女趕忙跪下伏首,“奴婢,奴婢只是想挪開擦底下的灰?!?br>    “我不是說過不許人碰的嗎?”宋立姝走到她面前,腳踩在她的手上,狠狠地捻。
    這時心里的驚恐已比手上的疼多上許多,小宮女忙磕頭,“奴婢錯了,奴婢再也不敢了?!闭f的很誠懇。
    萬幸宋立姝近來心緒不錯,挪開了腳,冷聲告誡了幾句便罷了。挑選起夏初的衣裳,一件又一件換在自己身上,“好了,你們都出去吧?!?br>    “是?!彼闹苋硕纪讼?,宋立姝獨自打開了匣子,臉上笑開了花。釵飾耳墜個個精巧奢美,她從里挑出了一個最素靜的珍珠耳墜戴到耳垂上。
    御花園內,
    “依丹,你的手怎么了?”順嬪邊側的大宮女月出抓住了那位名喚依丹宮女手,仔細看。
    “沒什么,就是做了錯事,被主子罰了。宮里不都是常有的事?!币赖⑹植卦谏砗?。
    由順嬪揪出來,“哪里是常有的事?你這個人最為心細,月出常與我說,怎么會忽得被罰了呢。你且跟我說,我啊,和旁人不一樣,自會做主的?!?br>    “這,這,如妃娘娘沒有?!币赖け揪托奶?,根本不想與她們多說。
    “跟我你還有什么好怕的,你做了什么錯事,就被打成這個樣子?!表構逍锊氐?,她這些日子才查出來當日在長信王慶禮上說她與外國私會的是宋立姝那個賤人,后來皇上來勸慰也是宋立姝在皇上面前賣好。氣得她夜里都睡不著,真恨不得拽著宋立姝的頭發往墻上砸。
    “真沒有,是奴婢亂動了如妃娘娘的匣子,想擦上邊的灰。如妃娘娘早前就說不許動的,故才會罰奴婢?!蹦敲督痿⒆舆€在自己袖里,依丹哪敢說宋立姝的不是,回頭順嬪要真
    去追究,查出來她來了可怎么好?!叭珏锬镞€吩咐了事情,奴婢就先告退了?!闭f罷趕忙走開。
    “匣子。究竟是有什么見不得人的東西不能讓人看?”順嬪若有所思。
    月出上前扶過順嬪,“現那宋家女是妃位,主兒還是慎重些。別讓她揪住錯處,聽說宋太妃都因她而受了皇上的委屈?!?br>    “呵,妃位?”順嬪冷笑,“她算得上什么東西,皇上玩膩了就丟了?!毙跽Z,“宋太妃娘娘也真是,損己不利人?!狈凑珏煷蛳氯艘约跋蛔拥氖虑樗遣粫T休的,定要讓皇上看出宋立姝的真面目來。
快三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