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勝天傳奇 >第473章牛脾氣
龍擇天聽著熟悉的木魚聲,覺得這陣木魚聲比之前幾次更為浩蕩,更為震撼人心,而且,像是合鳴,回響于天地之間,震得人頭暈。
小豹子鉆進龍擇天腋下,身體顫抖的更為厲害。
龍擇天摸了摸小豹子,小豹子有些穩定下來。
大青牛充耳不聞,喘起了粗氣,巨大的鼻孔碰觸白色濃霧,瞬間籠罩了對面的僧人。
僧人像是遭遇了臺風,如紙片一般,飛向高空。
濃霧散盡,風止,木魚聲依舊回響,八道金光照徹天地。
俊俏的不像話的二祖和另外七位僧人盤膝而坐,極有韻律的敲擊著木魚。
龍擇天笑了笑,突然念到:“如是我聞:無常、無我、涅盤寂靜;離四相: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甭曊鹚囊?,壓過眾僧木魚誦經聲,只震得藏經閣搖搖欲墜,眾僧氣血翻涌。
二祖停手,與另外七位高僧同時結印,八道法印同時拍出,同時匯合成覆蓋天地的大法印,壓向龍擇天。
龍擇天同時結金剛印和降魔印,一印朝天,迎擊撲天而下的大手印,一印擊向二祖等八僧。
空中大手印潰散,地面上,二祖八人同時升空,自上而下同時結印攻擊。
大青?!昂摺绷艘宦?,身形劇長,頂天立地,搖頭擺尾,八僧只好逃向八個方位,繼續攻擊。
大青牛的一陣搖晃,藏經閣也變成了瓦礫。
龍擇天搖頭,很是無奈。
小豹子突然從龍擇天的腋下鉆了出來,一道電光向藏經閣后院閃去。
龍擇天一驚,知道小豹子已經發現了柳依依的蹤跡,于是當下喊道:“牛兄,這里交給你了!”
大青?!昂摺绷艘宦?,仿佛極不情愿,巨足一跺,地動山搖另外幾處搖搖欲墜的建筑立即倒塌。
八僧頓時被一頭大青牛纏住。
龍擇天看到,天空中一道身影一閃而過,向東方的天空疾馳,小豹子如利劍,撕破天空,白白的尾巴拉出的白線仿佛凝固在天空,直向東天而去。
龍擇天隨后追趕,東天兩人一豹,追逐得十分熱鬧。
小豹子很快追上了前邊的身影,落到了那人的肩上,一口咬住耳朵,那人吃痛,腋下的人掉落下來,不管不顧,拼命逃跑。
龍擇天伸出手臂,無限延長,將掉落的柳依依接住,扔進乾坤圖,腳步毫不停歇,瞬間趕上了逃跑的身影。
“睚眥,這一次,我看你還怎么跑!”,龍擇天伸出巨筆,頂在睚眥的后腦,只要一發力,睚眥的腦殼必然破碎。
“龍閣主請饒恕了小兒吧!”,東海海面突然冒出一座巨大的山巒,將海水推開,波濤洶涌向四外擴散。龍擇天急忙停手,見海水鋪天蓋地洶涌澎湃,大急:“快收回海水!”
那山巒冒出巨大的頭顱,一雙大眼如兩顆月亮,熠熠發光,照徹天地。巨大的嘴巴張開,用力一吸,那海水倒卷,被吸入嘴內。
那是一條巨大的青龍,一顆頭顱比一座山頭還要巨大,巨大的嘴巴被海水鼓脹,轉頭向海面深處噴出巨大的水柱,水柱如一道數里粗細的彩虹,彎彎的延伸向大海深處。
龍擇天驚訝,這條龍好像比龍兒的本體還要大得多。
巨大的青龍噴完水,轉頭看向龍擇天,像是近視眼一般,瞇著眼來回逡巡,無奈說道:“龍閣主,能否變大一些,我看不見你!”
龍擇天一笑,施展法天象地之軀,一瞬間頭頂藍天腳踩大地。那青龍仰頭,不敢施展神通,眼巴巴的看著虛空深處,說道:“龍閣主,太大了,老龍瞧不見你的臉!”
龍擇天身形回縮,頭與青龍平齊,雙方對視,青龍彎腰低頭:“老龍見過龍閣主!”
龍擇天施展神通,將癱軟在地的睚眥抓來,放在青龍的上唇,問道:“你是東海龍王?”
“正是老龍!”,龍王不敢將睚眥藏起來,又將睚眥拱到龍擇天面前,說道:“小兒有眼無珠,得罪了龍閣主,若是龍閣主還不解氣,打他一頓就是,狠狠地打,只要留口氣就行!”
龍擇天哈哈一笑,說道:“龍某聽聞老龍王年輕時性淫,善于變化,與犀交合,生囚牛;與豺交合,生睚眥;與鳥交合,生嘲風;與蛤交合,生蒲牢;與獅交合,生狻猊;與龜交合,生;與虎交合,生狴犴;再與龜交合,生負;與魚交合,生螭吻。老龍王只知快活,卻疏于管教,特別是這個睚眥,生性殘暴而且奇丑無比,龍王不喜,便放任不管,反復與我作對,又劫掠了我兄長的妻子,此等罪過若是如此輕輕放過,還以為我龍擇天好欺負不成?”
老龍王大汗,好像不是大汗,巨大的臉不知道是什么液體流了下來,連連點頭:“閣主教訓的是,逆子惹了閣主生氣,都怪我疏于管教,也怪我那個豺狼老婆忒厲害,逼著我保這逆子一命,龍閣主只要放過小兒,老龍一定聽從閣主之命,要什么給什么,哦,不是,我有什么您盡管拿去,不要命就行?!?br> 龍擇天心中暗喜,自己是一定要飛升到天上去的,這老龍王在天庭交友甚廣,再加上龍性貪婪,善于積財,有很多寶貝寶物,送個人情倒也留條后路。于是龍擇天說道:“老龍王說的哪里話來?家師道祖也曾與我談及老龍王,老龍王乃是上古真神,經億萬年無數劫難而位列仙班,掌管海域,又有行云布雨之大德能,有功于天,更有功于民,民間祭祀不斷,香火鼎盛。若是因為區區逆子便抹殺了老龍王的功德,實在是說不過去,既然老龍王有所求,擇天放過他便是,老龍王便也不要客氣!”
老龍王感動,向龍擇天深施一禮:“龍閣主大仁大義,令老龍深感慚愧和欽佩,龍閣主但有所托,老龍定當效犬馬之勞,老龍在此別過!”
龍擇天還禮,道:“龍擇天雖無所求,但有一事說明:本閣主與天上各路神仙那點事情還請老龍王不要摻和,同時管教好自己的子孫魚米蝦蟹,若是再落到我手上,別說我不再給老龍王面子!”
老龍王連連點頭,銜著睚眥慢慢侵入海底,不敢引起一絲波瀾。
龍擇天看著平靜的海面,又轉頭看向上方虛空,極遠處有激戰正酣。
龍擇天恢復身形,縱身而上,來到那處戰場。
八僧圍著大青牛,戰斗進入白熱化!
二祖等八人不再以大手印攻擊,而是結成陣法,虛空中圍坐在大青牛周圍,同時敲擊木魚,八道金光織成的黃金色打的大網罩住大青牛,大青牛左沖右突,卻始終突不破金光囚籠。
龍擇天并沒有插手,而是饒有興致的看起了熱鬧。他知道,大青牛雖然一時不能脫困,但是并沒有什么危險,而且他想看看,這頭死倔死倔的大青牛有什么本事那么牛氣哄哄。
大青牛左沖右突,都被金光擋了回來,余光看見龍擇天幸災樂禍的看著自己,一張嘴撅了起來,仰天長嘯:“哞!”
大青牛還想變身為頂天立地之軀,但是金光網如有靈性,也隨之變大,并且竟然緊緊勒住大青牛的肉身,勒出一道道深溝。大青牛雖然皮糙肉厚,金光網傷不了他,但是,一看到旁邊那個幸災樂禍的人就氣急攻心:“笑什么笑,還不快點來救我?”
“我為什么要救你?”,龍擇天仿佛不認識大青牛,一臉懵懂。
大青牛氣得鼻孔冒煙,瞬間白煙將這一方空間彌漫:“你,你騎過我!”
“那是你主動的,我又不認識你!”,龍擇天說道。
“你,你,沒良心!”,大青牛氣急,喘起了更大的粗氣。天地的白霧更加濃郁。
“什么味兒?你放屁了嗎?”,龍擇天扇了扇鼻孔,一臉嫌棄。
“屁?你才放屁!你全家人都放屁!”,大青牛怒急,接著一聲聲驚天動地的噼啪噗通之聲不絕于耳,黑煙滾滾,如巨浪滔天,天地都變得臭不可聞。
龍擇天被暈的差點失去意識,一瞬間升空而起,至高空向下俯瞰,那一方空間已經被濃煙包裹的如一團黑色的蘑菇云。
“這是什么神通?牛兄?”,龍擇天大喊。
沒有了木魚聲,也沒有了放屁聲,一會兒之后,那團蘑菇云消失,天地變得透明起來。
二祖等八僧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只有那頭大青牛懸空而立,似乎正在找什么東西。
龍擇天鼓掌,來到大青牛身邊:“牛兄果然功參造化,只需一屁,敵人望屁而逃,厲害,實在是厲害!”
大青牛本來想急眼,但是,覺得只需一屁,敵人望屁而逃這句話說的很有道理,而且看龍擇天面目真誠不像取笑,有些得意,道:“話雖粗,但是,理不粗,還真是!”
小豹子偷偷地探出頭,小心翼翼的看著大青牛,并且做好了隨時準備縮回頭的姿勢,靜悄悄的看著大青牛。
大青牛假裝沒看見,突然大舌頭一卷,將小豹子放在后背上,小豹子想動,被大舌頭死死的摁在背上,威嚴道:“別動!”
小豹子驚恐,“嗚嗚”的哭出了聲,萌萌的眼睛看著龍擇天,有淚水流出!
龍擇天不忍,說道:“牛兄,就不要嚇它了!”
大青牛哼了一聲,舌頭一卷,又將小豹子卷到龍擇天懷里,自顧自虛步而下。
龍擇天縱身跳到大青牛的背上,隨之降落地面。
“哼哼,這一次,是你主動的!”,大青牛哼哼唧唧的說道。
龍擇天笑道:“牛兄主動找我來,必是看中了小弟,小弟也就不用虛情假意了,是不是?”
大青牛哼哼唧唧:“不要太自作多情,本牛,哼哼,不比你差!”
一人一牛嘮嘮叨叨,一路不停,關系很快熱絡起來。
小豹子膽戰心驚的再一次冒出頭,見大青牛并沒有在意自己,而且和主人很熱絡,于是悄悄的跳出來,趴在了牛頭上!
快三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