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重生之都市魔尊 >第316章令人窒息的戰斗

  暮雪劍之威僅側漏了冰山一角,便讓整個比賽場地結出了一層霜。
  這一刻,即便是宮本神鷹,也不得不正視起眼前這個晚輩來。
  而對于天下宗門來說,這一戰,無疑是宗門之戰開戰以來格局最大的一戰,也是最有看點的一戰!
  至于達官貴族、世界英豪們皆人云亦云。
  事實上,到了這一步,沒人再敢妄下斷言說雪家要??!
  一時間,眾人都靜靜地觀看比賽了。
  甚至連蕭婉兒和白子慕也不例外。
  場上,雪艷以“雪家劍法”和暮雪劍,大戰宮本神鷹的“神之一劍”和鬼徹。
  雙方在劍術上的造詣難分伯仲,招式也都靈活多變。
  宮本神鷹在速度上更勝一籌,在力量上碾壓雪艷,但暮雪劍的力量太強,且似乎天克鬼徹,足以彌補雙方在力量上的差距。
  至于速度上的微小差異,隨著場上寒意越來越重,天寒地凍之氣讓宮本神鷹越來越施展不開,九十個回合下來,前三十個回合,宮本神鷹占優;中間三十個回合,雙方平分秋色;后三十個回合,雪艷占優。
  宮本神鷹的臉色開始變得越來越難堪,他這輩子,就沒跟人戰過三十回合!如今,卻跟一個小姑娘戰了九十回合,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他忽然目色一冷,不用鬼徹接劍,改用左臂接劍!
  同一時間,以奇快無比的速度斬出一劍!
  雪艷對此完全反應不過來!
  刺啦!
  呲!
  暮雪劍何其霸道,配上雪艷的劍氣,斬宮本神鷹一條左臂如探囊取物。
  同樣的,妖刀鬼徹何其鋒利,配上宮本神鷹的劍氣,斬雪艷的嬌軀亦如探囊取物。
  這一招對下來,雪艷連連向后閃去,閃出百步之外,忽然捂住胸口,以劍刺于地面,一臉痛苦的蹲了下去。
  “這混蛋!”
  她眼中一片寒冰。
  宮本神鷹這一劍,自她右側腰間切入,自左胸口斬出。這一條劍傷深2厘米。她左胸被一劍切為二,深5厘米!
  鮮血瞬間染紅了白裙,左胸口更是宛如一片血海!
  麻煩的是,雪艷的胸比較大,在內衣被斬開的情況下,一旦劇烈運動,胸必然巨顫,傷口必定會裂開,痛不欲生!
  反觀宮本神鷹,雖然整條左臂沒了,但只要忍得住斷臂之痛,行動便無大礙。
  而事實上,斷臂之痛對于宮本神鷹而言,不算什么。
  所以,他簡單地包扎了一下傷口后便朝雪艷攻了過來。
  雪艷撕開長裙,一下子將裙擺從腳裹處撕到了大腿處,然后一層層纏住左胸。但這一塊太柔軟,這樣的包扎起不到太大的效果!
  “神之一斬!”
  雪艷剛包扎完,宮本神鷹便一劍斬了過來,于是,被迫提劍擋下。
  叮!
  一聲脆響,雙劍相交。
  微微的顫動讓雪艷皺起了眉頭。
  這一細節沒能逃過宮本神鷹的眼睛!
  接下來,是一頓狂轟亂炸式的猛攻。沒有太多的套路,沒有花里胡哨的招式,就是直擊對手的弱點,每一劍,都沖著雪艷的劍斬去!
  不為傷人,卻在無形中把傷害打到了最大。
  雪艷節節敗退,臉色越來越痛苦。她左胸的傷口不斷的裂開,鮮血正一汩汩地滲出來。
  形勢急轉而下,姜還是老的辣!
  這是一場令人窒息的戰斗,從宮本神鷹出第一劍起,雙方的廝殺就沒停過半秒。
  “該怎么辦?”
  胸口一陣一陣的劇痛,雪艷可以憑意志力撐下去??梢粋€女人,尤其是像她這樣傾國傾城的女人,若真的就此廢了半個胸部,與一個廢人有何異?
  宮本神鷹顯然不是一個一時半會就能解決掉的對手,況且,他已經注意到了她的這個弱點,所以,這一戰,若要贏,必然得賭上她的一生!
  一念天堂,一念地獄。
  雪艷從小就驕縱慣了,她身份高貴,聰明伶俐,天資過人,又生得美若天仙,這一路上,眾星捧月,走得順風順水,沒遇到過波折。
  “佛說,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br>  當雪艷的眼中最后一絲迷茫消失的時候,戰場不知不覺來到了一棵樹下。
  樹上,披滿了銀裝,樹下,剎那之間,兩人又過了三招。
  在劍氣的肆虐下,銀色的落葉紛飛,飛不多久,便一片片碎裂了。
  “啪!啪!啪……”
  妖刀鬼徹的鋒芒被全面壓制,漸漸的暗沉了下來。
  暮雪劍的鋒芒猶在。
  雪艷的傷勢太重,一刻都不能緩。
  宮本神鷹的傷勢相比雪艷,要輕得多。
  此消彼長,兩人難分伯仲。
  這一戰,無疑驚呆了現場每一個人!
  “這就是宗門之戰?這就是劍客之間的戰斗?手臂斷了也要繼續戰斗,胸口裂出了一條血壑也要繼續戰斗,就為了八強的名額?就為了不落天下人之笑柄?”
  許多人在心中紛紛感嘆道。
  “樹葉一片片碎裂了,沒想到,到了這一刻,他們還能有這樣的劍氣?!?br>  仙王區,方云溪禁不住感慨道。
  上官白鳳雖然依舊一言不發,但目光卻已離不開場上的廝殺。
  夢薰兒也在關注這場戰斗,她的目光游離在雪艷的身上,同是女人,她能理解雪艷內心深處的這份煎熬。背負著一個家族的榮耀,與自己燦若辰星的一生,何去何從,注定要后悔一輩子。
  ……
  不知不覺間,這場死斗已過去了許久。
  兩人大戰了三百多回合。
  從眼中最后一絲迷茫消失那一刻起,雪艷便不再被動防守,雙方有來有回。
  而隨著雙方體力的急劇下降,失血過多,傷勢逐漸惡化,有些招式沒法做到隨心所欲,于是,便有了失誤。通常來說,高手間的戰斗,一瞬間的失誤就會送命。
  但這場戰斗不同,雙方已戰至彈盡糧絕!
  無論是雪艷還是宮本神鷹,無論是“雪家劍法”還是“神之一劍”,在這一刻,都頻頻出現了失誤。
  劍不由心,心不由人。
  叮!
  雪艷背靠著樹,雙手握劍擋下宮本神鷹的一劍,下一刻,她抬腳欲斷其子孫,卻踢歪了,踢在了宮本神鷹的右腿上。
  宮本神鷹背脊一涼,連連向后退去。
  “噗!”
  雪艷猛的噴出一口血霧。
  她蒼白的臉上不見一絲血色,整個左胸都裂開了,透過被血染成了一片鮮紅的包扎的裙擺,可以隱約的看見那一條可怕的血壑!
  她每一下呼吸都帶著左胸起伏一陣,便好似在傷口撒了一把鹽,痛,痛不可檔!
  撕拉!撕拉!
  她脫下披肩,撕成一長條一長條,然后忍著痛,仿佛綁一個球一樣,將左胸綁了起來。
  做完這些,她靠著樹稍作休息,用一雙寒冰眼眸冷冷地注視著宮本神鷹的一舉一動。
快三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