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盛寵小淘妻:總裁,夫人又跑了 >第336章扔進水池
    扔進水池
    “這個臭男人?!?br>    看不到遲墨深的身影,白夭夭小聲嘀咕了一句,加快了步伐去尋找遲墨深。
    白色的歐式建筑,中世紀的城堡,卻工匠獨特的設計之下無比巧妙的與中國建筑構造相融合。
    白夭夭一邊飛快的瞥過,一邊在心中驚嘆不已。
    越過一方水池,白夭夭終于在花園另一頭看見了一個穿西裝的背影。
    背對著他,正在與面前的侍從說著什么。
    “遲,”白夭夭想張口叫住他,又怕自己聲音太大把他嚇跑了。
    看了一眼旁邊的小道,飛快的跑過去,對準他的后背從后面直接撲了過去。
    “你還想往哪里跑?”
    她兇神惡煞的,整個身體都躍過上去,頗有種要把他摁在地上教訓一頓的氣勢。
    對方似乎察覺到身后有人,轉過身來,在白夭夭一副張牙舞爪的樣子下,眸光微動。
    看清來人,白夭夭驚的瞳孔放大。
    然而想要剎住腳步已經來不及,整個人直接栽到了對方懷里。
    “夭夭,”對方身子微側,卻恰到好處的抱住了她的腰,悅耳的聲線在她耳畔響起,似乎帶了點笑意,“好久不見啊?!?br>    由于慣性的原因,白夭夭差點兒沒把自己的頭甩出去。
    對上那雙琥珀色的,如沐春風的眼眸,白夭夭咽了咽唾沫,“秦,秦子闕?”
    白夭夭的聲音里寫滿了震驚,一時間竟忘記從他懷里出來。
    她沒有看錯吧?
    居然真的是秦子闕?
    他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這也太不科學了,”白夭夭心里嘀咕了一句,在對方微笑的目光之中,突然感覺到了自己身后一陣嗖嗖的涼意。
    白夭夭后背脊一僵,立刻與秦子闕拉開距離。
    回頭,遲墨深就那么面無表情的站在他們身后。
    “遲,”白夭夭剛想開口,可遲墨深的臉色真的臭的嚇人,又默默閉了嘴。
    她瞅了一眼遲墨深,又默默看了一眼秦子闕。
    只覺得這空氣詭異又沉默。
    還很玄幻。
    “墨深,好久不見,別來無恙?!?br>    秦子闕盯著他,率先開了口,笑的意味深長,像只狐貍。
    遲墨深冷冷的與他對視,眼中的冷漠跟敵意顯而易見。
    頓了三秒,他的目光移到秦子闕面前的白夭夭身上。
    “你還愣在哪里做什么?”語氣有些生氣。
    讓他看見她被別的男人抱在懷里也就算了。
    居然還敢一直杵在別人面前不挪步?
    白夭夭恍然的反應過來,看了秦子闕一眼,立刻小跑著到遲
    墨深身邊。
    秦子闕盯著遲墨深,唇邊攜笑,“墨深,你這么兇可不太好?!?br>    “這與你無關?!?br>    秦子闕唇邊的笑意更深了,琥珀色的眼神變得微微諷刺,“你從來都是這樣,從來不懂都珍惜自己已經得到的東西,實在讓人討厭的很?!?br>    他意有所指,目光刺人。
    白夭夭心思敏感,怎么會聽不出他在為林瀟瀟鳴不平?
    想到那個已經逝去的女孩兒,白夭夭心里一時也不是滋味。
    “如果你現在來是想說這個,那你現在就可以滾了?!?br>    遲墨深冰冷的聲音里有了一絲怒意。
    白夭夭感受了他身體的僵硬,以及從心底涌上來的那股憤怒。
    她知道遲墨深這股憤怒不是因為她。
    白夭夭眼神沉默,努力的壓下心頭的那股莫名的澀意,目光與遠處的秦子闕撞在一起。
    她看清楚了秦子闕意味不明的笑。
    也許是白夭夭多心。
    她總覺得秦子闕的目光包含著一種看好戲的嘲笑之意。
    弄的她很不舒服。
    一想到秦子闕與遲墨深之間橫著這么多的糾葛,想到他之前做的那些事情,白夭夭心里就更加的多生出了一絲防備。
    “對了夭夭,我忘記告訴你,白慕生和你外婆都很想你?!?br>    秦子闕的聲音有一種讓人毛骨悚然的溫柔。
    聽到慕生和外婆,白夭夭一下子抬起頭來,整個臉色都變了。
    “不要用那種眼神看著我,”秦子闕平靜的替自己解釋,“是他們一直聯系不到你,你弟弟和你外婆以為你出了事,找到了白千然,以為是她對你做了什么?!?br>    白夭夭身體僵硬了。
    她忽然給忘記,自己來美國的事情并沒有告訴外婆跟白慕生。
    “當然了,我也很擔心你。在這里看見你,我也很意外?!鼻刈雨I繼續道。
    像是一點兒都不知道白夭夭在這里一樣。
    “那他們現在怎么樣了?”白夭夭緊張的上前,白千然可不是什么好鳥,她不去找外婆和慕生的麻煩就已經是萬幸。
    現在慕生和外婆反而去找上她,這不是送死么?
    “這是你們白家的事情,我不方便過問?!鼻刈雨I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不過白千然的個性你是清楚的,這事兒鬧的還挺大,不然我也不會知道了?!?br>    秦子闕這說了等于沒說的回答讓白夭夭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
    她拿出手機,撥通了國內外婆的電話。
    “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請稍后再撥?!?br>    電話里傳來客服機械的回答。
    白夭夭更加的急了,又準備聯系白慕生。無所適從的焦灼著,完全不知道自己應該怎么辦。
    一只手從后面奪走了她的手機。
    遲墨深拿過她的電話,直接掐斷了正在撥打的電話,然后關機,直接把手機扔進了水池里。
    “遲墨深,你做什么?你瘋了嗎?”
    白夭夭看見他把手機扔進水池的那一刻,下意識的就要沖過去撈,被遲墨深的大手抓住了衣襟,將她給拎了回來。
    “你干什么?你放開我,我要去撿我的手機,我要去找我弟弟和外婆?!?br>    白夭夭掙扎著,心中只有白慕生和自己的外婆。
    除了舅舅,這兩個人是她最后的親人了,她不能失去。
    白夭夭掙扎的太過激烈,跟失去理智似的。
    遲墨深拽不動,準備松手,結果白夭夭掙扎的太厲害,直接撲進了水池里。
    “砰!”水池里漸起巨大的浪花。
    “遲墨深,你做什么?!”
    冰冷的池水讓她一下子清醒過來。
    她抹了一把臉上的水珠,無比生氣的瞪著遲墨深。
快三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