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最強狂婿 >第355章宿舍之王
抬頭看了一下圍觀之人,一個個虎視眈眈,就像打了雞血似的,唯獨墻邊一個年輕小伙子,看上去面無表情,雙眼無精打采,頓時引起了陳陽的注意。越是這種毫無特色的人,越是深藏不露。
陳陽此時也露出了手腕,和熊二的比起來,粗細差距實在是太大。從表面實力來看,完全是壓倒式的。
“小子,我看你還是乖乖向熊二爺認輸吧,小心一會兒他擰斷你的胳膊!”
人群中已經有人在開始吶喊助威,此話一出,頓時引起一陣訕笑。
“對呀,熊二爺可是出名的鐵腕金剛,你小子居然狗膽包天和他掰手腕,簡直是不要命!”
面對諸多質疑,陳陽只是淡然一笑。
“咱們開始吧,熊二爺?”
在諸多兄弟的面前,熊二可是很想表現一下,能在韓星的面前一展雄風,便可以好好揚眉吐氣一回,博得更好的信任。
“來吧!”
兩人將手搭在長椅子上,熊二鄙夷地看著陳陽,心中充滿了各種不屑,這家伙剛剛也不知怎么弄的,居然弄得魯莽驚聲尖叫,好兄弟吃過的虧,一定要加倍賺回來。
兩人將手腕搭上,兩只手腕放平后,熊二面部改色,將鐵腕輕輕往下壓,他很想用一種最輕松寫意的方式,慢慢地贏下對手。
然而正當他開始使力的時候,才發現那只比自己小了許多的手腕,竟然紋絲不動,熊二完全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又加大了三分力,然而依舊沒有起到明顯的效果,再看向眼前年輕人的臉,他竟然在微笑,而且是一種輕視的笑。
由于變化太過微妙,所以現場沒有人能夠看得出來當前的局勢,房間里20余人全是青龍會的弟兄,大家繼續高聲吶喊。
“熊二爺,加油,熊二爺,加油!”
房間里空間不是很大,所以大家喊出來的聲音匯聚在一起,震耳欲聾,氣勢非常強大。在如此情況下,陳陽并沒有感到絲毫壓力,在得國的時候,曾一人單挑四五十名實力超強的恐怖分子,同樣是臉不紅心不跳,更何況眼前這些都是小角色!
力氣用到6成有余,卻仍然沒有效果,熊二已經開始驚慌起來,額頭上也布滿了汗珠,反觀對手,依舊窺然不動。自打出道江湖以來,還從來沒有遇到過如此強勁的對手!
一念及此,熊二使出了8分力,意圖一下子將對手扳倒。
令熊二感到更為震驚的是,8分力使出之后,陳陽笑得更陰險了,只見他溫柔的拋了一個媚眼,與此同時,只感覺到手腕處刺疼了一下,便被對方一下子扳倒在椅子面上。
勝負已定,雖然心里極不情愿,但熊二也不得不接受殘酷的現實。手腕被絆倒的那一下,身子已經傾倒在地,此時灰溜溜地爬起來,臉一陣紅一陣白,羞愧難當。
熊二心里很清楚,輕視對手,只是此次戰敗的一個原因,更主要的是他太強了,到這個時候才終于明白,魯莽之所以和他輕輕碰了一下便驚聲尖叫,完全是因為,這小子的腕力太強!
“我輸了,輸得心服口服!”
男子漢大丈夫,輸了便是輸了,雖然之前跟著鄭幫主的時候,做的都是些打家劫舍的勾當,但大多是劫富濟貧,熊二自認不是英雄,但也絕非慫包。
陳陽欣賞地看著對手,此人看上去憨厚老實,如果加以引導的話,回歸正道是很容易的。
包括韓星在內,沒有人愿意相信眼前的現實,但事已至此,由不得人不信。尤其是青龍會的兄弟,一個個瞠目結舌,每張臉上都寫著一個大大的問號。
“很棒,但要想在305宿舍住下去,單有點過人的腕力是不夠的,拿不出真功夫,根本就沒法服眾!”
韓星此時站起身來,冷冷地說著,同時伸手摸向腰間,手觸及自己最稱手的武器,冷月寒刀。
當韓星伸手摸向腰間的時候,青龍會的兄弟們都明白,老大,這是要出真章了。冷月寒刀,不出則矣,出必見血!
只怕這小子今晚要交代在這里了。
聽得韓星的話,陳陽依舊坐在椅子上不動,一張臉上,波瀾不驚。但他深知,今晚要想奪得宿舍之王,必須得把這個真正的王者拿下。
“也不知這位兄弟還想比試什么,不妨提出來,我也好在心里衡量一下,看看敢不敢接招!”陳陽淡淡地說道。
“既然比過力氣了,那咱們們就比比狠勁,要想在我們宿舍立足,就得征服我這幾位兄弟。兩年前,我也是通過這把刀,才取得了兄弟們的信任!”
說著,韓星手上不知何時已經多了一把長約二十五公分的短刀,在幽暗的燈光下,正發出陣陣寒光。
看向韓星手上的刀,陳陽只是在腦海里記憶了一下,便想起了其出處。此刀名為“冷月”,來自唐朝鑄刀名手“端月”之手,利用千年寒鐵打造,刃鋒可吹毛斷發,唯一的缺點也是有點便是太短,能用短刀的人,除了要有足夠快的招式,還得精準無誤!
正所謂“一寸長一寸強,一寸短一寸險”,但寒月實在是太短,二十五公分的全長刀身,較之平時的短刀,足足短了五公分左右。韓星既然憑借此刀出名,相比功夫不弱。
念及此,陳陽絲毫不敢大意,因為輕視對手往往是最致命的,只有認真對待每一次比斗,即便不能取得先機,至少也不會輸得毫無防備。
“韓兄有如此寶刀,可我手無寸鐵,咱們之間的比試,會不會太不公平了?”陳陽并不認為自己就有必勝的把握,是以慎重地問道。
聽得陳陽的話,韓星很想說一句“關老子什么事”,但當著這么多兄弟的面,氣勢上絕不能輸,遂悠然回道:“那你想用什么兵器,盡管挑選便是!”
韓星的話說完之后,在場所有人都覺得這是一個非常好笑的笑話,因為在房間內,別說沒有可以挑選的兵器,就連一根趁手的棍子也沒有,又何談挑選二字!
“要不我就用這個吧!”
所有人將眼光聚焦在陳陽身上,只見他緩緩地從褲兜里摸出一只簽字筆,然后在手上揚了揚。
快三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