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棄少兵王 >第584章你不該惹我

    野豬如鏡面琉璃般支離破碎,發出嘩啦的響聲。
    如意金筆在蕭毅手中不斷掙扎,像一條剛脫離了水的魚,彎曲彈蹦。
    蕭毅微微用力,將如意金筆按住,在身前畫了一只更大的野豬。
    “去!”
    野豬紋絲不動,和上一只一樣。
    “砰”
    蕭毅臉色難看,揮出一拳,把第二次畫的野豬轟然擊碎。
    “看來沒用啊?!?br/>    “咔嚓”
    蕭毅雙手握住如意金筆筆桿兩端,兩只手泛出璀璨的金芒,如意金筆被掰彎成了九十度,隨著彎曲程度再次變大,終于斷成兩截。
    “啪”
    斷筆落在地面,發出輕響。
    “啊?!?br/>    “豎子敢爾!”
    這個過程極快,林東陽甚至沒來得及反應,及著見了,臉色當場黑如鍋碳,胸脯起伏如同陳年老風箱。
    他的表情,明顯氣急敗壞。
    可不是嗎!
    如意金筆,號稱如意宗十三件頂級武器之一,比之何峰的如意金劍的層級要更高。
    眼下,竟然被人輕易毀了!
    這怎么行?
    林東陽的目光,霎時間要吃人。
    “啪啪啪”
    “啪啪啪”
    這時候,林家老宅的人被驚動了,紛紛跑出來看。
    “老祖!”
    “問老祖安?!?br/>    “老祖好?!?br/>    年紀大的、年紀小的林家人蜂擁到林東陽面前,連連打招呼,態度恭敬無比。
    前陣子林東陽在林家人面前展示了非凡的神通,這些人心悅誠服,驚為天人。
    更何況,按照族譜,林東陽的確是林家老一輩人,這一聲“老祖”叫的實至名歸。
    “嗯?!?br/>    林東陽看到魚貫而出然后眾星捧月般將自己圍起來的一眾林家人,臉色好看不少,微微額首,算是應了。
    “小子,你惹老祖不快了?”
    “你是什么人,竟然來我林家撒野!”
    “毛長齊了沒有!”
    幾個年輕的沖出來,一面獻寶似的對著林東陽諂笑,一面扭過身,指手畫腳對蕭毅就是一頓斥責。
    “有點意思?!?br/>    蕭毅背著手,搖了搖頭,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
    這林家人,真是傻得可愛。
    自己雖然比上一次來到林家時年輕了不少,但也不至于這群人里一個認不出來的都沒有吧。
    如果有,還敢這樣,那就是有恃無恐了。
    怪不得那林蒲合林海潮敢于暗算自己。
    單單看此時林家人盛氣凌人的嘴臉,就能輕易判斷出這些人內心的想法。
    對自己不屑?
    蕭毅啞然失笑。
    看來,對林家人的教訓,遠遠不夠。
    “林東陽,你吃憋了?”
    突然,空氣中響起一道年輕的滿是戲謔意味的聲音。
    雙方對峙的左側方位,兩道人影由淡變濃,出現在眾人面前。
    居前一人,穿著緋色古袍,背著手,雙目銳利如刀,臉上露著不以為然的表情。
    鷹鼻,龍準,濃眉,身量中等,氣勢相當迫人。
    此人年紀看上去不過二十上下,站在那里,卻隱隱有淵海般寧靜的氣息,令人不免望而生畏。
    另外一人,豁然便是東方瓊。
    不過,此時的東方瓊和平日高然的姿態完全不同,而像是換了一個人,如同受了委屈的小媳婦,一臉郁悶表情。
    “王騰!”
    看到緋色古袍年輕人出現,林東陽臉色陡變,面對此人的冷嘲熱風,聲音中竟然帶了一絲畏縮。
    王騰,摘月宮王君之嫡長子,未來注定要繼承摘月宮之人。
    此人素有“天才中的天才之稱”,被譽為未來虛界扛鼎的三位年輕俊才之一,表面上看他修為不算很高,但極為不好惹。
    傳言摘月宮的至寶,就在他的手上。
    “哈哈哈,老匹夫,看到你吃蔫的樣子,我很開心?!?br/>    王騰仰天大笑,笑聲卻有種凌厲之感。
    這聲音,好似夜梟當哭,令人毛骨悚然。
    “哈哈哈”
    東方瓊也賠笑了幾聲。
    “你是什么人,竟然嘲笑我家老祖,混賬!”
    一個林家人看不過,沖出人前,指著王騰罵道。
    “惹我林家,你是在找死!”
    “馬上跪下賠禮道歉!”
    又有兩個林家人沖出來,三人占成品字形,破口大罵。
    “我來?!?br/>    王騰不怒反笑,看了身后準備出手的東方瓊一眼,說道。
    說罷,他輕輕抬起手,臉上露出詭異表情。
    “王騰,給我一個面子?!?br/>    林東陽臉色更差,身形移動,護住三位林家人,砸了咂嘴,硬著頭皮說道。
    從心里講,他恨不得把這三個不長腦子的人就地捏死。
    但眾多林家人當面,若是這般做了,他和林家徹底決裂。
    這些日子,他依托林家為如意宗做了很多大事,決裂顯然不是他愿意看到的。
    “你的面子算個屁?!?br/>    王騰翻開手掌,冷冷說道。
    “不好!”
    林東陽渾身一個激靈,連法術也不顧不得催發,就地一個驢打滾,狼狽不堪地竄到一旁,額頭上冷汗滾落。
    “啊”
    “啊啊啊”
    王騰掌心所對之處的林家人,紛紛倒地,只來得及慘叫一聲,便撲倒在地,再無聲息。
    其他人嚇得轟然散開。
    “死了!”
    “他們死了!”
    “真的死了!”
    人群中連連發出驚悚的叫聲。
    死者不止方才出頭的三人,連帶著三人身后的十數名林家人統統撲地。
    毫無征兆地死了!
    這是什么手段?
    只是輕輕把手掌攤開,就把人殺死了。
    簡直是殺人于無形!
    恐怖詭異的氣息,迅速在空氣中彌漫。
    林東陽再也不提什么面子的事情,他的臉色已然慘白如紙。
    心中驚駭莫名!
    那個傳言竟然是真的!
    “好奇異的手段?!?br/>    蕭毅眉心間碧綠的菩提葉緩緩旋轉,眼睛微微瞇起。
    王騰出手的時間很短,但還是能看出一點東西。
    此人的掌心,在那么一瞬間,發出了一道呈扇面狀的淡薄灰色氣息。
    不仔細看,無法看出。
    林家所有被灰色氣息掃中的人,體內生機瞬間消失。
    這灰色氣息,竟然針對的是魂靈。
    摘月宮的少宮主,果然可怕。
    “我是為你而來?!?br/>    也許是注意到了蕭毅毫不掩飾的直視目光,王騰扭轉身形,對視過來,臉上散發出無盡冷意。
    “殺了血殺,說明你很強?!?br/>    王騰背負雙手,兩只眼睛赤紅如血。
    他的身后,生成一道恐怖的空氣旋渦宛若黑洞般,藏蓄著可怕的湮滅氣息。
    “不過,地界螻蟻,你不該惹我?!?br/>    王騰的聲音之中,凌厲的殺機有如實質,令人心臟砰砰作響,肺部幾乎窒息。
快三计划软件 湖南快乐十分走势图表 理财平台有哪些 技术面分析的主要内容 000100股票行 美国股票指数今天行情 重庆幸运农场怎么分析软件 富贵三肖六码3肖6码中特 山东体彩11选5 江西多乐彩综合走势图 快乐十分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