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夢繞大唐 >第63章我不是磨鏡

  武媚從未想過給自己帶來幫助的會是一個外人,一個完全的陌生人,一個她從未見過的人。
  難道說這個世界上真的有無緣無故的愛?武媚的大腦不由茫然了一下,然后決然的搖搖頭,不可能的,無緣無故的恨自己見多太多了,可是這無緣無故的愛,她還從未見過。
  來人定是有所圖,不是財就是色,要不就是權。
  世人舍命追逐的,不在乎這三種,再無其它。
  財自己沒有,她一個感業寺的尼姑,哪里還有一文銅錢?
  權?她進宮十幾年自己都沒有體驗過權力的滋味,又如何能幫助別人獲得權力?
  莫不是色吧?
  武媚分析了半天,最后得出來這樣的結論。她意味深長的看著眼前這個身材婀娜,臉蛋俊美的女人,這該不是一個百合?
  當然,百合這個充滿內涵的詞語在當時還很純潔,并沒有被人們賦予別樣的色彩,武媚當時想的是另外一個詞語,磨鏡。
  想到這里武媚不由的一陣顫戾,頓時倍感惡心。雖然眼前的女人異常美麗,但是她的取向很正常,這點早就已經得到證實。
  她不反感李二,也不反感李治,這就是最好的證明。
  你是磨鏡?武媚試探的問道。雖然早就聽過這種事,但是真人她還是頭次見。
  這樣的女人居然有這樣的癖好,真是太浪費了,不知道又會有多少男子心碎。
  來人可能是沒想到武媚居然說出這樣一句無厘頭的話,漂亮的眉頭不由皺了皺。心里的潛臺詞是,怎么宮里的人都這么開放?
  磨鏡這樣充滿歧視性的話都能說的出來,看來自己的見識還是太少。
  武才人也不問我是誰?不問我來自哪里?不問我為何要找上你?
  來人實在不好回答武媚充滿暗示的問題,只好硬生生的把話題往別的地方轉,雖然一點都不自然,但是她也沒辦法。
  誰能想到堂堂的大唐妃嬪第一句話居然是問自己是不是磨鏡?
  這等話如何說的出口?
  如果是尋常之人敢這么問要被她一掌拍死了。
  手松了又緊,緊了又松,到底是沒敢動手,如果她出手,自己但是高興了,長老交代的事就無法推行,到時候她肯定活不了。想想教里眾長老狠辣的手段,來人終于還是把緊握的拳頭松開了。
  一入摩尼深似海,從此自由是路人。她到現在都在懷疑當初頭腦發熱的加入摩尼到底是對還是錯。
  那里給了自己一口飯,讓她能夠在滿城的尸體中活下來。救命之恩自當涌泉相報,無論做什么她都無怨無悔。
  滿城的人啊,萬條的性命,說沒就沒了,連只狗都沒留下。如果不是長老送這里路過,她根本就不可能活下來。估計滿城的人,也就她一個人活下來了吧。
  打仗就會死人,會死很多的人。每年都會有無數人因為打仗而死,身首異處。
  真正的血流成河啊,沒有去過戰場的人總是被那些熱血瑰麗的詩句所吸引,對沙場迷戀不已。動不動就嚷嚷著要打回去之類的話,說的唾沫橫飛,臉色潮紅,好像全世界只有他最愛國一樣。
  可是真正去過戰陣之上的人一般都很沉默,對殺人都是三緘其口,輕易不向人吐露。
  無他,戰爭的殘酷絕非一般人所能理解,你只看到了戰爭的熱血,沒看到戰爭的殘酷,只看到了將軍的榮耀,沒看到兵卒的尸體,只看到沙場的壯烈,沒看到成堆的頭顱。
  那些熱愛戰爭的人總是會說戰爭當然會死人,可是為了榮譽,這都是值得的。
  說這話的人完全就是站著說話不腰疼,感情死的不是他的家人。能讓他家的孩子端著機槍沖鋒陷陣才能讓人信服。
  來人見過無數的死人,如果可能,她一輩子都不愿再見到。一個個鮮活的生命在屠刀之下終結,滿臉的恐懼和猙獰,滿天的怨氣和仇恨。
  她當然也有仇恨,家中所有人都倒在血泊之中,那種刻骨的疼痛和仇恨讓她至今都難以忘懷。每個夜晚都輾轉反側,只要一閉上眼睛就能看到全家人痛苦的呼喚和絕望的眼神。
  每次醒來冷汗都浸透的衣衫,枕頭濕了大片。
  她要復仇,她想復仇,可是卻連個仇人都找尋不到。誰是她的仇人?是那個殺她家人的兵卒,還是那個帶隊的校尉?是那個騎在馬上的偏將還是穩坐軍中帳的大將軍?亦或是大唐的勛貴和朝臣?或者干脆就是大唐高高在上的皇帝?
  可是這些就是自己的仇人嗎?自己國家中的那些重臣和皇帝呢?還有把唐軍引來的那些敗類?再或者是惹怒大唐的無知將軍?
  想的越多就越混亂,讓她幾欲抓狂。
  長老說這些都是假象,人生來就是為了受苦,偉大之父驅逐黑暗召喚光明。
  若有明使,出興於世,教化眾生,令脫諸苦。猶如國王破怨敵國,自於其中妝飾臺殿,安置寶座,平斷一切善惡人民,其惠明使,亦復如是。
  三界獨尊,普是眾生慈悲父母,亦是三界大引導師,亦是含靈大醫療主,亦是上天包羅一切,亦是實地能生實果,亦是死中與常命者,亦是眾生明性中性,亦是三界諸牢固獄解脫明門。
  長老的話總能使她爆虐的心平和下來,明鏡如水,短暫的放下仇恨,向往美好。
  或許再過十年,自己真的會放下仇恨,走向偉大之父的懷抱,那個時候她能成為眾人的圣母,天下受眾頂禮膜拜的女神。
  愿世上再沒有征伐。孩子不會失去父親,女人不會失去丈夫,老人不會失去孩子。
  來人的嘴角不由的往上翹起,燦爛如花,繞是武媚這樣的人也不由心動。
  信念的力量是強大的,武媚從未想過有人可以讓自己瞬間融化,最起碼現在她的心起了波瀾。
  雖然只是非常非常短暫的波瀾,也讓武衛不由心驚。
  在宮里多年,她的心早已練就的堅硬無比,猶如磐石。連李治都撬不來開她的心房,沒想到這個陌生的女人僅僅是一個笑容就讓她動容。
  難道我內心之中居然是個磨鏡?
  
快三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