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弒神赤龍 >第653章恐懼


失望之余,我將這些石塊全部從空間戒指里面拿出來,就地擺放在這個練功塔中的練功室內。

這些石塊于我無用,我沒必要帶著它們,增加我的負擔,在這里,我覺得還是輕裝前進比較好。

看著眼前堆積如山的石塊,我有種被騙了的感覺,但一轉眼看到空間戒指的原主人的尸體,我又有些疑惑了。

這具尸體很神秘,我暫時不知道他的身份和來歷,也未能從空間戒指的器靈口中問出什么來,感覺有些神秘。

我得到了這枚空間戒指,還是一個空間足有數千立方的大戒指,也算是有所收獲的。

因為戒指的原主人死因不明,我也不敢輕易的將這枚戒指戴在手上,只能隨手把這枚空間足夠大的空間戒指放進懷里,打算繼續上去看看。

“主人別急著走?!笨臻g戒指的器靈在這時候又說道:“我想拜托主人幫我做一件事情,還望主人您成全?!?br>
我有些意外:“你想讓我幫你做什么事情?”

器靈說道:“我想請主人幫我將我老主人的尸骨收起來,帶出去埋葬。老主人一生都在為升仙門奔波,死后連尸骨都沒人幫忙安葬,我看著于心不忍……”

我看一眼那具漆黑如墨的尸體,剛要準備說這尸體上可能有劇毒,我不敢觸碰,器靈就又說道:“老主人中的毒歷經萬年,早已經沒了毒性,主人不用擔心?!?br>
我聽器靈如此說,稍微放心了些,但還是沒有馬上就伸手去觸碰這具尸體。

有一些厲害的毒,就算是歷經千萬年,依舊是劇毒無比,稍微接觸到一點,就有性命之憂。

小心駛得萬年船,我隨手用我手里的弒神劍將這具尸體挑起,慢慢放進新得到的空間戒指里面,準備什么時候離開這里了,找個地方安葬了這位不知名的前輩。

對于這位前輩,我無心知道他更多的事情,所以也沒有去多問關于這位前輩的事情。

器靈對我的舉動稍微的有些意見,覺得我不應該用劍去動它老主人的尸身。

我自不去理會這些,收好了前輩的尸身,直接邁步前往四樓。

我在三樓停留的時間有點長,所以我打算盡快上到樓頂,找到離開這里的道路,進入升仙門內部去看看。

升仙門的內部是什么樣子的,一直都是我想要知道的,現在接近了真相,心中就有些迫切了。

我到了這里,其實也剛剛算是到了升仙門的門口,還沒有真正的進入升仙門的內部。

升仙門的內部一定會有一些前輩們遺留下來的好東西在等著我,特別是升仙門的那些功法和戰技,我想想就覺得很是興奮。

只要得到一部高等級的功法或戰技,對我以后的修煉都將是一個巨大的推動。

武者修煉,自身的資質非常重要,也就是所謂的天資。

天資好的武者,修煉的速度,最終取得的成就,一般來說都會比那些普通人要強很多。

但是這也不是絕對的,有些天資一般的人,通過自己的努力修煉,以及一些機緣巧合,得到一些特殊幫助之后,成就一樣會讓人艷羨不已。

高等級的功法和戰技,讓一個普通人的修煉速度增快,在某種程度上接近那些天資好的武者。

在有些情況下,通過不懈努力,最終兩者取得的成就,很可能就是一樣的。

有一些傳說中,一些天資并不算頂好的武者,在家族的大力幫助下,強行改變自己的體質,最終令自己的天資變得無比優秀,最后能夠取得無比輝煌的成就。

這自然是傳說,我沒見過,也不知道其他人見過沒有。

如果這是真的,那可以改變一個人的天資的藥物或靈丹之類,只怕也是價值連城,一般人根本想都別想。

我這些年修煉,算是十分幸運的,我的天資并不算好,但是通過我的努力,以及我意外得到的一些靈草之類的幫助,現在到了二級武王的境界,說我幸運那是人人都不會懷疑的。

而且我得到了一些在外面幾乎絕跡的靈草,幾乎每一樣都對我有特別大的幫助,讓我受益匪淺,一般人還真沒有這般好運。

當初我獲得火焰獸的時候,就感覺自己會有不一般的幸運,現在看來,雖說火焰獸沒給我帶來多少寶物,但是它帶給我很多的幸運。

自從我得到它之后,我就接二連三的得到了很多珍貴的東西,或許都和火焰獸有些關系。

弒神劍、生魂珠等等,對我來說現在都是極其重要的,它們伴著我成長和戰斗,也伴著我經歷風云變幻……

不知道為何,我不知不覺想到了一些過去的事情,也想到了很多不該在這個時候想起來的事情。

正當我思緒紛飛,胡思亂想的時候,我隨身帶著的生魂珠又一次傳來一陣清涼,令我一個激靈,猛地回過神來。

我暗暗吃驚,不知道自己為何在這個時候會出現這樣的情況,這和我本身的實力完全不符,就好像是有人故意在誘導我似的。

我下意識地拿出剛剛得到的空間戒指,立馬喝問道:“是不是你在暗中作怪?”

空間戒指的器靈立馬回應道:“我也就是想知道主人經歷過些什么事情,并沒有要打亂主人心智的意思,還請主人不要怪罪?!?br>
我恍然,還真是空間戒指的器靈在搞鬼,它想知道我的經歷,居然就令我胡思亂想起來,看來也不是個簡單的器靈。

我心中暗暗戒備,不敢再將空間戒指放在懷里,而是將它拿在手里不知道如何是好。

有過之前九方道人等經歷,我對很多事情都有些戒備,害怕一不小心就被算計了。

吃一塹長一智,膽子也越來越小,漸漸的都不怎么敢放開手腳做事或接納新事物了。

我再看一眼空蕩蕩的練功塔三樓,搖搖頭嘆息一聲,帶著一絲失望,帶著一絲莫名的害怕,邁開步子走向樓梯。

在這一剎那,一股莫名的驚懼和不安突然襲上我的心頭,我全身一顫,手里的空間戒指差點失手跌落,整個人有一瞬間是徹底被恐懼占據的。

我暗暗吃驚,手心之中居然流出一絲汗水……



快三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