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弒神赤龍 >第654章升仙門弟子

第654章升仙門弟子



我努力調整一下,保持鎮定的同時,居然下意識地將這莫名的恐懼完全忘切了。

我是在逃避,我感覺這一次的恐懼感太真實,真實到我無法承受……

深呼吸,站在樓梯口努力平復內心的不安,然后抬起頭來,大步走向練功塔的四樓。

這座練功塔的四樓居然什么都沒有,連之前每層樓都有的蒲團都沒有一個。

這倒是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也讓我原本就存在的不安感越發的強烈。

不敢在這里停留太久,我繼續向五樓爬去。

來到五樓,我再次看到了一具尸體,這具尸體不比三樓看到的那一具尸體,這具尸體乍看起來就像是一個活生生的人。

此人眉清目秀,絕對的帥哥,給人一種睡著了之后的很安詳的感覺。

要不是他一直都沒有動彈,也探知不到呼吸和心跳,甚至連元神之力也沒有一絲一毫的話,我一定會以為這就是一個睡著了的人。

升仙門早就沒有人活著了,這是我一直以來都告訴自己的一個事實,現在突然看到這人的一剎那,我差點被嚇到了。

好在我第一時間看到了這個人的胸口,果斷判定這并非是一個活人。

他的胸口處有一柄漆黑如墨的長劍,從他的胸口一穿而過,將他死死釘在了堅硬的地板上。

這一劍足以要了這個人的命,他不可能還活著。

我稍微穩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緒,然后緩緩上前一步,附下身子去看這個人的尸體。

這人活著的時候一定是一個超級帥哥,眉清目秀的樣子,只要稍微打扮一下,就足以迷倒無數少女。

可惜這人現在死了,否則的話,這個世界上或許會有一些人愿意一生追隨他,做他最忠實的跟班。

黑色的長劍明顯屬于重劍,長度超過了一米八,寬度也足有十五公分,如此大的劍身,卻僅有一掌大小的劍柄,令整柄劍看起來有些不協調。

劍神刻滿了奇異的花紋,像是陣紋,但又像是裝飾,反正這柄劍給我一種怪異的感覺。

這劍擊中眼前這人的時候,幾乎將這人的身體一切兩半,就剩下不多的皮肉還連在一起。

奇怪的是,這人的身體下面并沒有任何血跡,也沒有血液干涸或風化之后的痕跡。

或許他死去太久了,血跡都隨風消逝,什么痕跡都沒留下吧。

看著這個明顯是死了的人,我心中有些異樣的感覺,忍不住伸手試著拔了一下這柄奇異的黑劍。

劍柄入手處,一股奇異的能量居然將我的手掌給彈了開去。

我沒想到此劍如此古怪,大意之下被這股能量一下子將我的手掌彈開,我才警覺這劍的與眾不同。

一般來說,沒有主人掌控的兵器,就算是仙器,也不太可能自主的攻擊靠近它的人。

兵器畢竟是死物,就算有器靈存在,那也不太可能主動攻擊他人。

除非是有些煉器師刻意為之,令仙器擁有主動攻擊人類的能力。

據我所知,主動攻擊人類的兵器,在如今這個時期,幾乎是不存在的。

現在我看到的這柄黑劍,居然就可以自主的攻擊靠近它的人,這讓我很是驚訝,同時也對它生出了一絲好奇。

人都是好奇的,見到如此怪異的兵器,我便忍不住想要叫醒還在修煉的小珠。

小珠見多識廣,也只有她現在可以幫我,讓我知道這黑劍的來歷。

不等我張嘴,小珠倒是先一步現身出來了,她似乎是被這黑劍攻擊我的能量給驚醒的,剛一現身就擺出了戰斗的姿態,同時還對我喝道:“主人小心,這是魔劍,劍身蘊含魔氣,千萬不要靠近?!?br>
我剛要回答小珠,小珠又驚訝地說道:“這是誰?”

我無奈地笑道:“小珠你別緊張,這人早就死了……對了,我們現在在升仙門的一座練功塔內,這人不知道什么時候被這柄黑劍給殺死了……”

小珠似乎明白了什么,退后一步,有意無意地擋在我的身前,頭也不回地說道:“主人先離開這里,這里很危險?!?br>
我看一眼四周,這里空空蕩蕩的,也就只有眼前的這個死人和這柄黑劍,不知道危險從何而來:“你說什么?”

小珠壓低了聲音說道:“主人你有所不知,這劍就是數萬年前威震氧星的魔劍,魔界至寶。據說升仙門的覆沒就和它有關系……我們現在還不是它的對手,還是先離開這里的好?!?br>
我暗暗皺眉:“魔劍?你的意思我還是不太明白……”

小珠回頭看了我一眼,一邊拉著我離開,一邊對我說道:“我們先離開這里,然后我再慢慢告訴你這魔劍的來歷……”

我看小珠很是緊張,知道這柄黑劍真的是很危險,便不再多問,和小珠一起慢慢退開,準備上樓去。

就在這時,一個微弱的聲音突然傳來:“別走。救我……”

這聲音傳出來,我和小珠都嚇了一跳,我們不約而同地做好了戰斗的準備,然后兩人一起盯著那具尸體。

說話的正是那具尸體,他居然沒死,還能夠開口說話,雖然聲音微弱,聽起來狀態并不好。

我實在是想不明白一個被困在這里可能都上萬年了,還重傷至此的人怎么會沒死。

小珠到底見識多些,聽到這個人說話,她擋在我的身前故作輕松地問道:“你是誰?我們為什么要救你?”

這人的傷勢定是極其嚴重,這一點光看他身體上的劍傷就知道,聽他繼續以微弱的聲音說道:“我是升仙門的弟子,是最后一個留守在這里的升仙門弟子。我受傷了,不能動彈,全靠體內靈氣活到現在……請兩位救救我,我必有重謝……”

小珠和我互望一眼,小珠看我有意相救這位自稱是升仙門弟子的人,便微微皺了皺眉。

我不知道小珠這時候在想什么,自從她恢復之后,因為她的境界比我高得多,我已經漸漸的感應不到她的想法了。

這是境界上的壓制對我的感應造成的干擾,也是高境界的武者威壓過大,屏蔽了我們之間的感應的緣故。



快三计划软件 股票融资涨还是跌 每日股票分析 今日大盘股市分析 比特币价格今日行情 今天涨停的股票公式 易成新能股票 怎么在线看股票 钢铁股票走势图 股票大作手操盘术 短线的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