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征塵漫道 >第62章、人心不古


此外還有一件更加頭疼的事。

正所謂富在深山有遠親,于永樂此刻雖然不是腰纏萬貫的暴發戶,相比于那些吃了上頓沒下頓的破落戶,手里握的存款已經足夠誘人。

多年不見的朋友,平時不走動的同學,見了面都分外的熱情;有的猥自枉屈,登門拜訪。

請吃飯的請吃飯,還有邀請到家里做客的。

例如初中時同桌了一個學期的斗雞眼,那時是患難之交,畢業后便大路朝天,各走半邊;街上邂逅,又拉手又拍肩膀,宛如跟初戀情人重逢一般喜出望外:“這幾年失蹤哪去了?我到處打聽你。晚上一起坐坐,咱哥倆好好交流一下,打電話可不許不接呀?!?br>
于永樂正在困惑自己何以人氣瞬間飆升,看別人這樣敬重他,反而鄙視自己內心多余的猜疑。

不過幾天之后,就有人乞請借錢。

這些人開口的理由,倒不是哭窮,反而炫耀自己的闊綽,只是一時資金周轉不過來,權宜之計,望能伸出援手緩解燃眉之急。

斗雞眼就說自己搞的民生工程,正在驗收,有近千萬的工程款待付。

這讓于永樂左右為難,吃人家的嘴軟,不借錢又顯得不仗義,何況一向自詡俠骨丹心,扶危濟困造福無量。

然而聽他們口中吹噓,就知道借或不借,類似于請神與送神的關系。你金口一開,到時追討,反而傷了和氣。

跟譚志成談起,誰知都有同樣的體驗。

譚志成道:“你信這些人吹破了牛皮,他們要是混得好,還用為這點錢低聲下氣地求人。

“我有個朋友,身家幾百萬,開著豪車。有一次我看見他打電話跟女孩子借錢,我就看不起。男人跟女人借錢,最沒有出息了。

“我跟你說,男人可以被父母瞧不起,可以被兄弟瞧不起,被女人瞧不起,就無藥可救了。

“你別看有的人表面光鮮得很,這里開個公司,那里攬個工程,誰知道是不是個空心大蘿卜?!?br>
前兩年譚志成買房裝修,一時困難,幾乎到了舉步維艱的地步,而雪中送炭的人無幾,嘆人情冷漠。

這次回來,那些該出手時袖手的人,不失時機地出現。譚志成心灰意冷,不為他們許下支付高息的誘惑所動,他始終抱著“寧可我負天下人”的態度。

然而如何委婉地拒絕別人,這確實是門技術活。一天羅紹恒向他授以妙計,于永樂聽了如獲至寶。

以后有人跟他開口借錢,他就假裝惋惜地說:“真不湊巧,錢我剛存銀行了,定期。你要是早幾天跟我說就好了,現在想取也取不出來了?!?br>
來人便無話可說了。

為了這個事,于永樂反而覺得自己懷了鬼胎,倒惶恐了好半天。

他想自己撒的這個謊薄如蟬翼,別人一定會看穿,轉了身就要吐舌頭翻白眼。

世事難以兩全其美,他有時恨自己心腸太軟,既不想吃虧,又要遷就別人的情緒,到頭來是累了自己。

時代越進步,越是世風日下,人心不古。每個人無時無刻不在私下打著如意算盤,于己有利的事,趨之若鶩,多了算計提防,少了淳樸純真。

譬如走在街上,看見落魄的求助者、可憐的行乞人,心里面油然而生的念頭,這人一定是在賺取人們廉價的同情心,或者背后有人在操作,職業行騙;報紙上、電視里報道的碰瓷、詐騙、違約的新聞層出不窮,讓人防不勝防。

就是兄弟之間,也未必同心同德,也許若干年后,“打架親兄弟”的例子,或許將成為遙遠的傳說,只能到歷史中去尋找。

于父年紀漸漸大了,開始具備一切具有年事基礎的人的特征:新事記不住,舊事忘不了。

據說每個人過了知天命的年紀,都喜歡回頭看,所以內心刮起的懷舊風愈演愈烈。他跟人聊天,念念不忘當年路不拾遺、夜不閉戶的風氣。

尤其津津樂道的是宗族兄弟間的團結協助,真是一人有難,各施援手,以能夠出力幫忙為榮,從不計較報酬回報。

他指著已經塌掉了的祖宅上的殘垣斷壁,告訴子侄孫子輩。他說,那時蓋個房子,說困難也困難,說容易也容易,選定了日子,從打地基到上梁鋪瓦,不用招呼,左鄰右舍的人都來幫忙,搬磚的搬磚,挑土的挑土,筑墻的筑墻。

晚飯也沒什么好招待,女人累了一天,還得回自家去吃飯,幾個爺們各倒上二三兩白酒,就著半碗炒黃豆,一碟小魚干,還能把話說到夜深人靜。

建這房子的時候,于父剛十來歲。

那時家道艱難,一磚一瓦皆來之不易,于父品嘗得出父輩的艱辛。轉眼四十多年過去了,他兩鬢染上了風霜,房子早成為遺址,可是在他的內心深處,這地方成了神圣的領地。

前幾年永樂的大哥永毅剛買車,正缺錢,打起了這閑置的宅基地的主意,想轉讓他人。

于父知道了這事,仿佛舊時熱血的人聽到了割地賠償的消息,憤然于胸,罵兒子無能,不但守土無心,還想變賣祖業,不折不扣是個敗家子。

永毅受了父親一場教訓,愧悔不及,斷了非分之想。他想父親平時溫文爾雅,沒料到發起火來,居然能夠讓人汗毛森森的一根根豎起來。

當年建房子,是眾人拾柴互相出力。于父就常感嘆說,雖然那時每家一貧如洗,可是人心是暖的,一家的事便是大家的事。

這家有紅白喜事,大家一起張羅,共同出謀劃策,好不熱鬧。吃酒席吃的是人情味,張家的兒子結婚,李氏前來賀喜,好酒好茶地款待。

并且那時彩禮崇尚簡樸,一個紅漆油的木箱子就把娘家送的嫁妝全裝下了。而今生活好了,反而各掃門前雪,“沒事不要找我,有事更不要找我”。

現在買套房子,不說幾乎革掉了父母的半條老命,就連兒子結婚,也差點讓雙親半身不遂。

于永樂剛回到家的那天,鄰居的兒子抱得美人歸,大擺宴席,彩禮車載舟渡,好不鋪張。何況現在年輕人的擇偶標準,除了盲目地跟風,還有變態的不齒。

前些年私下流行一句話,說理解的對象是“有車有房,沒爹沒娘”,這話不知道是誰發明的,喪盡天良。

可是話說回來,還是這個年代好,“因為不用餓肚子”。

于永樂沒有將退伍費上交母親,于母也沒有巧取豪奪,此事不了了之。

在他看來,身后沒有孔方兄的聲援,說話都缺乏底氣,腰板硬不起來。

自己二十好幾的人了,還不能獨立自主,傳出門去,也是個笑話。

隔一天,譚志成轉告他說,張建捷請他們幾個人到他家里吃晚飯。張建捷選擇轉業,昨天剛從部隊回來。

于永樂笑罵說,這人好大架子,回來了也不打電話說一聲,請吃飯還叫人代發通知,可見沒什么誠意。

到時匯集以后,譚志成道:“這餐飯不是白吃的。張建捷真會打算盤,請客祝壽一舉兩得?!?br>
大家才知道今天是他奶奶的壽辰。他奶奶今年九十歲了,按照他們當地的風俗,大宴賓客,親戚朋友都來拜壽。

到了張家,果然是高朋滿座,鼎沸人聲,從院子到大廳延綿擺了七八張桌子。

譚志成送上祝壽的禮金,問老人家身體健朗,祝她“壽比南山”。

張建捷客氣道:“怎么還搞這一套?”

引大家上樓,在茶幾前坐下,一邊燒水清洗茶具,道:“我昨天剛回來,家里亂糟糟的,沒來得及收拾。本來說過兩天才放人,我跟參謀長報告說家里有特殊情況,他才批準——”

沒說完電話響了,掏出來瞄一眼,道:“先坐一會兒,喝杯茶。還有戰友快到了,到時我們坐一桌開工?!币贿吔右贿呑呦聵侨?。

張建捷家是幢三層小樓,雖然古樸,卻也寬敞。院子里一棵枝葉茂密的龍眼樹,像把撐開的巨傘。

樹下雞鳴鴨戲,被竹條扎成的籬笆圍住,嘎嘎地叫,似乎在向來往走動的人叫板。

何忠勇泡茶,對寧思瑜笑道:“有個光榮而艱巨的任務交給你,你下去偵察一下,數一數他們家養的土雞有多少,到時咱們每人提一只回去?!?br>
寧思瑜道:“這些都是養了留過年用的,你打什么歪主意,他老爸老媽不直接剁了你?!?br>
譚志成之前來過張家兩三次,知道他們家有點小家子氣,待客的禮數尤其需要進修;張建捷的脾性,一脈相承。

他當時接到張建捷的電話,雖然心里不樂意,看在壽者的分上,勉強發了通知。

悄聲笑道:“可不是么,咱們打了紅包,只吃一餐飯太不劃算了。咱們已經做了賠本的買賣,不順手牽點什么東西回去,對不起落山的紅太陽?!?br>
張建捷回來,報告了部隊這一個月的新聞,看見他們興致盎然地聽自己說話,繪聲繪色地說了幾個酸甜苦辣的故事。

昨日之日不可留,回來不到一個月,而今聽了張建捷的講述,恍然如夢。

一個月前的自己,肩挑天下安危,每天橫刀立馬,現在呢,無銜一身輕,平頭老百姓一個,身份上的變化,讓人空添嗟呀。



快三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