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武林英雄抗日傳奇 >50


  練功場上,李全勝正在帶領徒弟們練功。這時,突然有一個人來到眼前。李全勝一看,驚訝地說:“馬成龍,好久不見,近來可好?”
  馬成龍說:“是啊,好幾年沒見了,老兄也好吧?!?br>  說著話,李全勝將他接到李從年屋里。李從年一看,立即作揖道:“歡迎光臨寒舍,上次一別,又好幾年了,你現在還做生意吧?”
  馬成龍說:“不做生意了,我現在是八路軍?!?br>  “八路軍!”兩人一齊驚叫起來。
  李全勝說:“沒聽說咱這兒有八路軍啊?!?br>  “是的,以前是沒有,我來了就有了?!瘪R成龍說,“其實上次我來的時候,就參加共產黨了,但那時國共還是對立,所以也沒敢對你們說,現在國共合作了,統一抗日?!?br>  李從年問道:“你們現在有多少人馬?”
  “我屬于八路軍山東軍區第五支隊,主要在膠東一帶活動,現在上級讓我到臨灣縣發展抗日武裝力量?!闭f著,馬成龍拿出一把手槍,“我們目前有十多個人,都是以前各村的地下黨員,槍只有我這一把,要想法從敵人手里奪取?!?br>  李從年搖搖頭:“就一把槍,能搞出多大名堂?!?br>  馬成龍說:“會慢慢壯大的?!?br>  說話間,天已晚了,到了吃飯的時間,李從年說:“你來的太晚了,也沒時間準備,就吃個便飯吧?!?br>  馬成龍也沒客氣,吃完飯后,就到李全勝屋里去了。
  兩個人在炕上坐下,小鳳給他們端來茶水。
  馬成龍開門見山地說:“實不相瞞,我今天來,就是想請老兄幫個忙,不過話說在前頭,是殺人的事?!?br>  李全勝說:“你現在是共產黨八路軍,就是殺人,也是殺敵人?!?br>  馬成龍點了點頭:“老兄說的對,事情是這樣的?!?br>  李全勝說:“不要急,慢慢地說?!?br>  馬成龍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臨灣縣火車站有一個日本鬼子當站長,這個鬼子站長無惡不做,特別是強奸婦女。他經常借口以檢查車票為理由,把婦女強拉到她的辦公室,然后進行強奸,所有的婦女都不敢反抗,只能忍受侮辱。前幾天,有一位婦女被強奸后,一出門兒,正好有一列貨車經過,這個婦女就一下子鉆到火車底下,自殺了?!?br>  李全勝聽了,握緊了拳頭。說:“這個事我也聽說過,臨灣縣的老百姓,大部分都知道這個事兒,現在,很多婦女都不敢在這個車站坐車了,寧愿多走十幾里路,到另一個車站坐車。全縣人民對這個鬼子站長是恨之入骨,但也是敢怒不敢言?!?br>  馬成龍說:“我現在就想除掉這個鬼子站長,一是為民除害,二是為臨灣縣八路軍揚揚名?!?br>  李全勝說:“我早就想殺了這個鬼子站長,但是沒有機會,也找不到幫手。今天咱倆是想到一塊兒去了,我和你一起干這件事,殺了這個鬼子?!?br>  馬成龍說:“我已經偵查過好幾遍了,鬼子站長的辦公室,外面是一個大的值班室,這個鬼子站長有時在里面的小辦公室,有時候在外面的大房間,如果是火車進站的時間,幾乎所有的警察和鬼子都要出去值勤,這就是個好機會。咱們就可以在這個時間下手,但是,不能開槍,槍聲一響,咱倆都跑不掉?!?br>  李全勝說:“殺鬼子的事直接由我來干就行了,我徒手就能殺了他?!?br>  馬成龍說:“好,我在門外掩護你,如果有敵人進來我就開槍,掩護你撤退,你放心,我就是犧牲自己,也要讓你安全的撤走?!?br>  李全勝有點不高興了:“要死一起死,我李全勝從來不怕死?!?br>  馬成龍說:“事不宜遲,今晚咱倆就動身,明天一早到火車站,正好有一列早班車進站,就抓住這個機會兒,不過啊,咱倆要把所有的細節都考慮一下,防備出現各種情況?!?br>  于是,兩個人把可能遇到的情況都想了一遍,然后又想到了應對的辦法。
  最后,馬成龍說:“咱倆還要化化妝,兔得被人認出來?!?br>  李全勝有點為難:“我就有一頂禮帽還有一件長衫?!?br>  馬成龍說:這就夠了。到城里后,再買兩副墨鏡戴上。這幅打扮你就像個商人了。然后,馬成龍讓李全勝找來紙和筆。在紙上寫道;為民除害,處決鬼子站長一名。落款是臨灣縣八路軍游擊隊。
  準備好了以后,兩人就連夜出發了。天剛亮的時候就到了臨灣縣。兩個人找了一個小吃店,吃了兩個燒餅,又喝了兩碗粥。然后,又找到一家眼鏡店,買了兩副墨鏡戴上。準備好了以后,就直接到臨灣火車站去了。兩個人買了兩張火車票,剛開始檢票,兩人就進站了。
  到了火車站站長室門外,從外面一看,屋子里都是警察和鬼子,兩個人只好在外面先溜達一會兒。
  過了一會兒火車就要進站了。屋里的警察和鬼子都出來了,兩個人又到站長室門外看了看,鬼子站長正和一個警察在喝茶,火車已經進站了,但是那個警察還是沒有走的意思。不能再拖了,馬成龍站在門外守著,李全勝一步跨進站長室,那個鬼子站長正低著頭喝茶,那個警察抬頭看著李全勝,李全勝對那個警察說:“我打聽個事?!闭f著,一步跨那個鬼子站長的背后,一只手按住那個鬼子站長的肩膀,另一只手從鬼子站長的臉前滑下去,正好用手勾住鬼子站長的下巴,然后猛地向上一掀,鬼子站長的頭,一下子就和后脊梁貼在一起了,一聲沒吭,當場就咽了氣。
  李全勝把鬼子站長的手槍掏了出來,朝著那個警察比量了一下。那個警察立即跪下了,雙手做揖,不停地說:“都是中國人,都是中國人?!?br>  這時,馬成龍也進來了,把那個警察的手槍也掏了出來。然后拿出事先寫好的那張紙,扔給你那個警察。然后兩個人快速地離開了站長室。
  兩個人剛一出門,屋里的那個警察就吹響了警笛。警笛一響,站臺上立刻亂了套,警察立即將出站口封住了。兩個人在站臺上來回走了一趟,站臺兩頭都有鬼子把守。
  正在這時,突然一個警察出現在他們面前。那個警察喊了一聲師傅,李全勝一看,原來是金鎖。金鎖掏出一把鑰匙遞給李全勝,說:“趕快上車,從另一邊車門下去?!?br>  兩個人立刻上了車,這些鑰匙各個車廂都是通用的,李全勝用鑰匙打開了車門,從車廂另一邊下了車。
  兩個人越過鐵軌快速的離開了車站。剛走到大路上,正好來了一輛馬車,兩個人立即跳上馬車,馬成龍遞給車老板一塊大洋,說的一聲快走,車老板一揚鞭子,馬車立即跑了起來,兩個人這才喘了一口氣兒。
  馬成龍說:“好險,所有的細節都考慮了,就是沒想到警察能吹警笛?!?br>  李全勝笑著說:“智者千慮必有一失?!闭f著李全勝把手槍掏了出來,遞給馬成龍說,“我用不著這玩意兒,你拿著吧?!?br>  馬成龍接過手槍說:“今天發財了,賺了兩把手槍?!避嚴习逡豢创蟪砸惑@:“你們倆是干什么的?!?br>  馬成龍對車老板說:“我們是八路軍,把鬼子站長殺了?!避嚴习逭f:“那個日本鬼子站長,禍害了多少女人啊,早就該殺了,你們干得好?!闭f著,把那塊大洋掏出來遞給馬成龍說:“你們殺鬼子,我不能收你們的錢?!瘪R成龍說:“我們八路軍有紀律,這錢你必須拿著?!眱扇送妻o的一番,車老板還是把錢收下了。
  快到李家村時,李全勝就下車了。馬成龍還要繼續走,他要到平澤去,那里有八路軍的一塊根據地。
  李全勝回到村里,正好是吃午飯的時候。李從年一看到他就說:“你今天上哪去?了小鳳也沒找到你,早飯也沒吃?!?br>  李全勝說:“今天一大早,馬成龍就要走,我就去送他,一送就送遠了,回來以后,感覺有點兒累,靠在炕上歇一下,一下就睡過去了?!?br>  李從年說:“看來是上了年紀了?!?br>  李全勝說:“是啊,再過幾年就五十歲了?!?br>  正在這時,槐花走了過來,對李允勝怒目而視,李允勝一下子想起來,今天是應該陪槐花回娘家的,結果忘了。
  李允勝對槐花說:“現在走也不晚,今天早上送客,送得遠了。真是對不起?!?br>  李從年也想起來了:“怪不得一大早她就心煩意亂的,浄找事,原來是應該回娘家了。那就快走吧?!?br>  李允勝趕著馬車,上了路,槐花還是板著臉,一聲不吭。李允勝陪著笑臉說:“還在生氣啊?!?br>  “哼,男人沒一個好東西,你現在是不是有點嫌我了,玩夠了吧?”
  “那里,你不成天說我是你真正的丈夫嗎,我不是每次都讓你心滿意足嗎?!?br>  槐花把頭依在李允勝肩上:“你不知道這十天有多難熬嗎,每天靠著那個老東西睡覺,真是跟丟了魂似的,我就想天天晚上和你睡在一起?!?br>  “那是不可能的,你的心里難受,我當然知道,每次回娘家,我不都是盡心盡力地讓你滿意嗎。每一次你不都是全身發抖……”
  槐花打了他一巴掌:“說得難聽死了,不過,沒有你,我真是活不下去了?!?br>  “今天晚了,錯過了睡午覺的時間了,晚上我一定補上,連干二次,讓你……”
  槐花用拳頭捶打著他:“說不出好話來,你不是說,這事只能干,不能說嗎?!?br>  “那是不能和外人說,當然女人之間是可以說的,但咱倆的事,你只能對你嫂子說了,解解悶?!?br>  “早就說過了,女人之間,經常談男人,特別是男人在炕上的本事?!?br>  “你們真有臉說啊,也不害羞?!?br>  槐花高興了,又要作詩了。
  身邊沒哥夜難眠,
  心里空空真是煩,
  只盼老天行行好,
  十天一晃像一天。
  李允勝笑著說:“真要是十天像一天,那可就老得快了?!?br>  槐花抱著他說:“生生死死在一起,到老咱也是夫妻?!?br>  福田和劉天貴接到報告以后,也立即帶著人來到了火車站。進了站長室以后,那個警察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福田立即命令所有的鬼子和警察立即對可疑人員進行檢查,列車暫時不要發車。
  日本軍隊的衛生員,用手抬了一下鬼子站長的頭。又摸了摸鬼子站長的脖子。然后對福田說:“頸椎肯定是斷了,脖子里面的氣管食管,還有血管,肯定也斷了?!?br>  福田無可奈何地搖搖頭,然后對劉天貴說:“這是不是你們中國武術里面的‘摘桃子’?!?br>  劉天貴搖搖頭說:“肯定不是摘桃子。所謂的摘桃子,是用雙手將頭扭一百八十度。甚至是三百六十度。把人的頸椎扭斷了。農民在摘樹上的桃子時,如果直接用手往下扯,很難將桃子摘下來。但是,如果用手輕輕的把桃子擰一下,就很容易摘下來了,所以起了這個名字。不過,這一招在實戰中很難使用,因為你在擰對方的腦袋時,出于本能的反應,對方的身體也會隨著轉動,這樣就達不到擰斷對方頸椎的目的了。一般情況下,使用摘桃子,都是對方熟睡的時候。對方沒有反抗能力?!?br>  福田說:“那么這一招在武術里面叫個什么名字?!?br>  劉天貴說:“這一招在武術里面叫做‘掀蓋頭’?!?br>  福田聽不明白:“掀蓋頭是什么意思?!?br>  劉天貴解釋說:“中國人在結婚的時候,新娘子頭上要蓋著一塊紅布,把整個頭都蓋起來,這塊布就叫做蓋頭,進了洞房以后,新娘子要坐在床上,等著新郎來把這塊紅布掀開,因為新娘子是坐在床上,新郎是站在新娘子的前面,當新郎把這塊紅布掀開以后,新娘子還是羞羞嗒嗒的低著頭,這時,新郎就會把手伸向新娘子的下巴,然后慢慢的向上抬起,新娘子就變成仰著臉看著新郎了?!?br>  福田聽了搖搖頭說:“你們中國人真有意思,這么殘忍的殺人手段,竟然起了這么一個浪漫的名字?!?br>  這時,一個警察突然用手指著椅子驚叫了一聲,大家順著他的手一看,原來椅子后背的兩條椅子腿已經插入到水泥地面里,水泥地面都裂開了。
  劉天貴看了以后說:“高手,真是高手??!”
  他對富田解釋說:“使用這一招時,為了不讓對方反抗,一般都是用手按住對方的肩膀,這個人肯定是有內功,稍微一用力,對方不但是動不了,恐怕這個站長的心臟也破裂了?!?br>  福田問道:“你認為是誰干的?”
  劉天貴說:“那紙條上不是寫著嗎,是八路軍游擊隊干的?!?br>  福田說:“林灣縣根本就沒有八路軍。會不會是雙刀劉干的?!?br>  劉天貴肯定地說:“雙刀劉沒有這個功力?!?br>  福田又問:“那是不是李全勝干的?”
  劉天貴同樣搖搖頭肯定地說:“不是他,李全勝我們警察局的警察幾乎都認識他?!?br>  富田問道:“那會是誰干的啊,你們警察局能不能破案?”
  “如果是八路軍干的,那就沒法破案了,這是戰爭行為不是刑事案件,”劉天貴小聲對富田說,“說句你不愿意聽的話,這個站長強奸了不少中國婦女,也不排除是那些婦女的家里人前來報仇?!?br>  富田聽了,沉默了。
  這時,進行搜查的人員過來報告說。所有的可疑人員都檢查過了。有兩個人身上帶著槍,但是他們都有證件,是濟南日軍特高科的情報人員。富田聽完匯報,只好讓火車發車了,然后帶著人撤走了。
  過了幾天,殺鬼子站長的事傳到了李家村。李從年聽了以后,心里面一琢磨,就明白了。
  他直接找到李全勝,開門見山地問道:“火車站那事,是不是你和馬成龍干的?”
  李全勝知道瞞不過去。只好點了點頭。
  李從年不高興了,嘴里面嘟嘟囔囔地說:“拿我當外人啊。事先不告訴我也就罷了,回來以后還瞞著我,太不夠意思了?!?br>  李全勝只好解釋說:“不是怕你擔驚受怕嗎?!?br>  李從年說:“殺鬼子的事我怕什么?!?br>  這時正好到了吃飯時間,李從年搬出了一壇酒。對李全勝說:“今天咱兩個來個一醉方休?!?br>  這時,槐花也來了,問:“你倆怎么喝起來了?!?br>  李從年把槐花拉過來坐下,把殺鬼子站長的事說了?;被犃?,心里很高興,說:“這事干得好,為我們女人報了仇。我也敬李師傅三杯酒?!?br>  說著,槐花就把酒杯端起來,和李允勝碰杯。喝完以后,槐花突然臉色變了,指著李允勝說:“我們一直把你當成一家人,但你到好,這么大的事,一直瞞著我們,太不夠意思了?!?br>  李允勝不好意思地說:“我是怕你們害怕,不想讓你們擔心?!?br>  “已經殺完了,還擔什么心,你就是拿我們當外人?!?br>  李允勝陪著笑臉說:“咱倆要是單獨說話,人家背后又要議論咱,我怎么告訴你?!?br>  “哼,找些狗屁理由,我問你,你送我回娘家,車上不就是咱兩個人嗎,這一路上,你一個屁都沒放?!?br>  李從年忙說:“別說那么難聽,人家李師傅送你回娘家,好心好意,咱要感謝人家呢?!?br>  槐花喝了一杯酒:“你不知道,走這一路,他就是悶著頭趕路,我想和他說個話解悶,他都不理我,真是氣人?!?br>  李允勝說:“不是不想和你說話,是說不到一塊,女人的話就是家長里短,男人就是天南地北,根本扯不到一起?!?br>  李從年打圓場:“好了,以后你們倆人可以單獨說說話,我也不再乎,咱們還是喝酒吧。今天我可是打心里高興?!?br>  槐花心里偷著樂了:“這可是你說的,以后我要是單獨和李師傅在一起說話,你可不要吃醋?!?br>  李從年說:“怎么能扯到吃醋上了,你們又不是干偷情的事?!?br>  槐花又喝了一杯,假裝醉了:“我們就是偷情了,你能把我們怎么樣,說出去還不是丟你的臉?!?br>  李允勝苦笑著,說:“嫂子又喝醉了,咱們兩人什么時候干偷情的事了?!?br>  “現在是沒干,但以后說不準就干了。你沒老婆,我就不信你不想?!?br>  李從年說:“越說越沒譜,人家李師傅是正派人,別說得那么難聽?!?br>  槐花繼續喝酒:“他是正派人,可我不正派啊,我想啊,你難道不知道?”
  李從年怕她說出自己的隱私,忙對李允勝說:“她喝醉了,把她抱到屋里去?!?br>  李允勝上來就把槐花抱起來,槐花假裝掙扎著:“誰說我喝醉了,你心里有鬼,不敢讓我喝了?!?br>  李允勝把她抱到屋里,咱人都偷著笑了,槐花小聲說:“今天這戲太漂亮了,你這個配角也入戲了,以后,咱倆就可以大膽一些了”
  “凈胡說,喝酒說的話,那能當真,還是小心點好?!?br>  “你說咱倆除了上炕干事睡覺,就不能說個知心話,你殺鬼子不告訴我,我可是真不高興,我拿你當心上人,你還拿我當外人?!被被ㄕf著流淚了。
  李允勝也覺得有點問心有愧:“好了,以后我干什么事都告訴你,別傷心了?!闭f完就出去了。
  李從年一個人喝著悶酒,對李允勝說:“本來是個高興事,讓這臭娘們攪了?!?br>  “女人喝醉了,就胡說八道,我送她回家,是沒和她說話,男女單獨在一起,還是少說話為妙?!?br>  “我明白,你倆要是想干什么事,回娘家就能干,還用在路上干?!?br>  李允勝臉有點紅了:“回娘家,她可是和她娘住一個屋里?!?br>  兩人從中午喝到晚上,李從年又是醉得不省人事。一上炕就睡得死了一樣。
  槐花脫了衣服,抱著李允勝說:“我想了,就來一回吧?!?br>  “不行,那能這樣?!?br>  槐花抱著不松手,李允勝只好說:“那就到二龍屋里吧?!?br>  于是,李允勝抱著槐花到二龍屋里……
  完事后,槐花說:“感覺就是不一樣,真過癮。以后就這樣,把他灌醉了,就是咱的天下?!?br>  李允勝說:“就這一次,以后不能這樣干了,早晚要出事?!?br>  “能出什么事,他就是知道了,也不敢說?!?br>  “那也不行,太欺負人了,還是回娘家保險?!?br>  劉天貴與派出了一些眼線出去打探消息。第二天,那個小流氓就去報告說,有消息了。他打聽到一個車老板,用馬車帶了兩個人,就是殺鬼子站長的。
  劉天貴一聽,立即說將這個車老板給我帶來。那個車老板來了以后,就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特別強調,是八路軍干的。兩個人都到平澤去了,李全勝中途下車的事,車老板沒有說,因為他知道,如果說了那個村的人就要遭殃了。
  劉天貴聽了以后,立即跑到福田那里,向富田報告了。
  富田聽了以后說:“看來真是八路軍干的,不過平澤的八路軍為什么要跑到咱這個地方來。根據情報,平澤是有一個八路軍的根據地。而且人數也不少。但是,跑這么遠的路,跑到我們這兒來殺人,這總得有個原因吧?!?br>  劉天貴說:“我估計還是那些被強奸的婦女家人,跑到平澤八路軍那兒去告狀?!?br>  福田點點頭說:“這么說就能說得過去了?,F在我們日本軍隊傷亡很大,死一個人根本不算回事兒了。本來也不用向上級回報了,再派一個新站長就行了,不過,這事牽扯到平澤,就得向上級報告了?!?。
  說著,就安排二龍寫一個報告,向上級報告。
  李二龍根據福田的安排,開始寫報告。寫的時侯時候有點兒心不在焉。二龍心里想,原來福田說三個月內結束在中國的戰爭,現在三個月早過去了,戰爭不但沒有結束,反而擴大了。二龍看到的文件里,日本軍隊在中國遭遇到了頑強的抵抗,臺兒莊戰役,平型關戰役,日本軍隊都吃了敗仗,遭受到重大傷亡?,F在,戰局的發展已經不是日本軍隊所能掌控得了的。自從當了福田的文書,現在家也不敢回了,同學們在背后都說他當了漢奸,最讓人痛心的是,小鳳再也不理他了。想到這些,李二龍心里非常難受,真想不干這個文書了,但是,又不敢向富田提出,只好過一天算一天吧。
  李二龍寫好報告后交給福田,福田找出了很多毛病,經過修改以后,富田把報告交給電報員,發給青島的總部了。
  在警察局里,金鎖把鐵牛拉到一個僻靜的地方,金鎖非常神秘地對鐵牛說:“你猜猜看,是誰把鬼子站長給殺了?”
  鐵牛說:“我怎么能知道,那天是你值班,再說了,不是說是八路軍干的嗎?!?br>  金鎖說:“你肯定想不到,這是咱師傅干的?!?br>  鐵牛驚訝地長大了嘴:“師傅干的?你看到啦?”
  “我當然看到了,那天我帶人值班,警笛吹響的時候,我正好站在站長室旁邊,親眼看見師傅和那個姓馬的,一起從站長室走出來,手里還提著槍,正把槍往衣服里面藏。警笛吹響以后,車站的出口就被封死了,站臺兩端都有鬼子把守著,他們兩個人根本跑不出去,后來我看到他們想跳下站臺,從火車底下鉆過去。站臺兩端的鬼子如果看到有人跳下站臺,鉆過火車,他們就會從列車另一邊向他們開槍,小鬼子的槍法準著呢。我一看事情不好,就走上前去,給了師傅一把車廂的鑰匙,師傅和那個姓馬的拿著鑰匙上了車,然后從另一邊打開門下車走了?!?br>  鐵牛說:“警察局的警察都認識咱師傅,他們沒認出來?”
  金鎖說:“他們兩個人都化妝了,師傅穿著一身長衫,頭上戴著禮貌,還帶著墨鏡。所以,那些警察都沒認出來,但是,咱跟著師傅練了這么多年,就是化了妝,也能一眼看出來?!?br>  鐵牛說:“難道師傅當了八路軍啦?”
  金鎖搖搖頭:“是不是當了八路軍這就不知道了,我打聽過了,師傅還在李家村武館里面?!?br>  鐵牛嘆了一口氣說:“唉,咱們當這個破警察真是倒了八輩子霉了,現在還要咱們跟著鬼子去打仗,這不明擺著就是漢奸啦?!?br>  金鎖說:“當初也沒想到有這些事啊,那時候就說是當見習警察,誰知道日本人來了以后,一切都變了?!?br>  鐵牛說:“是啊,這可怎么辦啊,要不然咱們逃跑吧?!?br>  金鎖說:“誰敢逃跑,劉天貴不是說了嗎,現在是軍事化管理,如果逃跑,就是當逃兵,抓住以后要槍斃的?!?br>  鐵牛說:“唉,真是愁死了,以后要是打仗,師傅真當了八路軍,咱們就是和師傅打仗了,你說啊,咱們怎么能和師傅打仗呢?!?br>  金鎖說:“如果真要是碰上和師傅打仗,咱們就投降,投降了就當了俘虜,那就不是逃兵,劉天貴也不會把咱們家里的人怎么樣?!?br>  鐵牛一聽,高興地說:“這個主意不錯,要是打仗的話,咱們就投降?!?br>  劉天貴每過一段時間就要跑到照相館去拿錢,照相館的老板說:“你不用經常來,到最后我一下子給你就行了?!?br>  劉天貴開著玩笑說:“如果你拿著錢跑了,我不是虧大啦?!?br>  照相館老板一聽,心里想,這才是你的心里話。
  這一天,劉天貴又跑到照像館去拿錢,拿到錢后兩個人又到飯店去喝了一頓酒,喝完以后,劉天貴醉醺醺地往家走,這時天已經黑了。
  劉天貴正走著,突然前面出現幾個人影,劉天貴是練武的,又當了這么多年的警察,警惕性還是挺高的,一看那幾個人影朝著他撲過來,劉天貴立即掏出手槍,閃到一邊去。那幾個人轉身又過來把他圍住了??吹絼⑻熨F手里拿著槍,這幾個人也不敢輕舉妄動。劉天貴仔細一看,原來是雙刀劉。
  雙刀劉手里端著一支步槍,對著劉天貴。劉天貴沒有料到,雙刀劉竟然手里有槍。
  雙方對峙著,劉天貴也不敢開槍,開槍是能打到一個,但雙刀劉也會開槍,另外幾個人立刻就會撲上來,自己肯定要完蛋。
  雙刀劉說:“上次的飛鏢就是警告你一下,如果再繼續當漢奸,幫著鬼子干壞事,下一次一定殺了你,今天先留你一條小命,把槍留下,放你一條生路?!?br>  劉天貴也是好漢不吃眼前虧,說了一句:“多謝好漢不殺之恩,后會有期?!闭f著,把槍慢慢地放在地上。雙刀劉說:“還有子彈?!眲⑻熨F又解下手槍套放在地上。雙刀劉說:“滾吧?!?br>  劉天貴慢慢地后退,直到看不見他們了,才飛跑著回家了。到家以后,劉天貴出了一身冷汗,心里想,今天好險啊,幸虧發現的早,差點小命就丟了。
  雙刀劉的槍是從哪里來的?原來,鬼子和靈海打斗時,靈海曾把鬼子的一支步槍折斷,扔到墻外。鬼子殺了所有僧人后,當地老百姓都不敢到寺廟去。雙刀劉不怕,到寺廟去了,但門口有鬼子站崗,進不去。于是,雙刀劉圍著寺廟轉了轉,無意中發現了這支折斷的步槍,于是撿了回來,藏在家里。雙刀劉砍傷鬼子后,知道在城里呆不下去了,就帶著那支斷槍,到鄉下去了。
  雙刀劉請了木工鐵匠,將這支斷槍接了起來,但槍里沒有子彈,能不能用,心里也沒數。
  雙刀劉找了幾個志同道合的朋友,準備成立一支隊伍和鬼子打仗,但只有一支沒子彈的槍,顯然是沒法和鬼子較量。于是決定先搞槍。
  那天晚上,他們進了城,正好碰上了劉天貴,就出現了這一幕。
  雙刀劉拿到劉天貴的槍以后,想用手槍子彈來試驗一下步槍,那知道,這手槍子彈和步槍子彈不是一回事,根本用不上。不過,有了一把手槍,就可以想辦法再搞槍了。
  又過了些日子,馬成龍又到了李家村,李全勝領著他到了李從年屋里,李從年一看,雙手抱拳說:“英雄,歡迎大英雄?!?br>  馬成龍說:“我算什么英雄,殺鬼子的是李老兄?!?br>  李從年說:“反正是你們兩個人干的。這一下,臨灣縣八路軍可算是出了名了?!?br>  李從年吩咐廚房,準備午飯。三個人一邊喝茶一邊聊天。
  李從年說:“你們也不用瞞著我,馬老弟來了,肯定是有事兒?!?br>  李全勝也對馬成龍說:“是不用瞞著李村長了,上次殺鬼子站長的事,我全都跟他說了?!?br>  李從年又說:“我兒子當了漢奸,但我不是漢奸,我要是漢奸的話,早就去告密了?!?br>  馬成龍說:“我相信你,不瞞著你,這次來確實是有大事兒?!?br>  李從年和李全勝都聽著,馬成龍繼續說:“寶光寺的事,大家都還記著吧?!?br>  李從年說:“當然記著,那是鬼子到咱縣來的第一筆血債?!?br>  馬成龍說:“現在保光寺就是日本鬼子的一個倉庫,我們已經偵查過好幾次了,這個倉庫的主要物資就是汽油,日本鬼子的船從青島卸下汽油后,通過鐵路線運到臨灣,然后儲存在寶光寺,附近幾個縣的鬼子,都到這里來運油。不過,根據我們的估計,這里面不光是汽油,其他的軍用物資也能有,我們現在主要是想通過這個倉庫,看看能不能搞到一些槍和彈藥?!?br>  李全勝說:“寶光寺恐怕日本鬼子看守的很嚴吧?!?br>  馬成龍說:“根據我們偵查的情況來看,看守的不是很嚴,因為鬼子相信現在臨灣縣還沒有抗日武裝,一般情況下,到了晚上,只有兩個日本鬼子流動崗哨,估計寶光寺里面還有四個鬼子,晚上進行兩次換崗?!?br>  李全勝說:“只有兩個鬼子站崗,那就很容易對付了?!?br>  馬成龍說:“其實也不容易,關鍵是不能開槍,寶光寺緊靠著城門邊,離城里的教堂很近,如果一開槍,驚動了城里的鬼子,很快就會趕來了?!?br>  李從年和李全勝都點了點頭,李全勝說:“可以用大刀解決?!?br>  馬成龍說:“還有一個麻煩的地方,這個寶光寺,四下都是開闊地,只要有人出現,鬼子的崗哨立刻就會發現,所以很難接近,如果手里拿著大刀,不等走到跟前,他們就會開槍了?!?br>  李從年說:“這確實不好辦?!?br>  李全勝說:“也好辦,用飛鏢也可以解決問題?!?br>  馬成龍說:“我也是這么想的,用飛鏢可能是唯一的辦法,不過,四下的開闊地,距離都挺遠的?!?br>  李全勝問:“大概有多遠?”
  “大概有五十米吧?!?br>  李全勝說:“五十步確實挺遠的,一般飛鏢殺傷力也就是二三十步,五十米遠也能夠扔過去,不過準確性就差了,飛鏢必須刺中鬼子的喉嚨,那才能一鏢致命,如果刺不中喉嚨,鬼子肯定就會開槍?!?br>  李從年聽了以后搖搖頭說:“看來這個事兒不好辦啊?!?br>  李全勝想了一會兒,說:“我可以趁鬼子不注意的時候,向前跑個二十來步,等鬼子發現我的時候,不等他舉槍,我就可以開始出手了。這樣把握就很大了?!?br>  馬成龍和李從年聽了,都點了點頭,李從年說:“這就要看你的本事了,跑二十步鬼子還能不發現?”
  李全勝說:“我估計問題不大?!?br>  李從年突然想起來:“如果用弓箭不是射得更遠嗎?”
  李全勝說:“是的,不錯,用弓箭可以射得更遠,不過,我現在手頭上沒有弓箭,要做一把好用的弓并不容易,須要很長時間才能把弓身彎曲好,另外,打制一個箭頭也不是件容易事,別看它小,鐵匠打造很困難,因為上面要有個眼,好插入箭桿,古代大規模生產,都是用的澆鑄辦法,也就是有模具。還有,現在找能用的箭桿也很困難,箭桿必須非常直,有一點彎曲都不行,都會影響準確性?!?br>  李從年說:“想不到這里面有這么多道道?!?br>  李全勝繼續說:“練飛鏢如果功夫到家,可以達到意到鏢到的地步,也就是說,心里想把飛鏢擲到哪里,就能到哪里。不存在瞄準的問題。但弓箭就不行了,必須瞄準,還不一定能瞄得準,所謂的百步穿楊,也能做到,但必須仔細瞄準,在戰場上沒那么多時間讓你瞄準。古代打仗,就是用的箭雨,漫天亂射,總有射中的?!?br>  馬成龍說:“你說得這個意到鏢到的事,我相信,我認識一個神槍手,他用的手槍沒有準星,因為他常把手槍插進腰帶里,往外拔槍時,準星容易掛住腰帶,所以干脆把準星去掉了,他打槍時,從來不瞄準,舉槍就打,想打哪就打哪,從來沒有失手?!?br>  李從年聽了,驚嘆道:“還有這樣的高手?!?br>  李全勝說:“還有一個重要的問題,飛鏢可以連續出手,弓箭就不行了,第一箭可以仔細瞄準,第二箭時間就來不及了,所以連續兩箭都射中鬼子的喉嚨,這就不可能了?!?br>  馬成龍突然一拍腦袋,說:“扯遠了,差點忘了一個大事,還有一個麻煩事兒,站崗的鬼子還帶著一條軍犬,附近有人經過時軍犬就會叫,我們去這么多人,那狗肯定會叫個不停,這就會引起鬼子的警惕了?!?br>  李全勝說:“這事兒也可以用飛鏢解決,不過要用一種特制的飛鏢?!?br>  李從年和馬成龍聽了,都有點不明白。
  李全勝繼續說:“狗這種東西,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嘴里只要咬住東西,就不松口了,我們只要制作一把比較長的飛鏢,狗一張開口吼叫,就立馬將飛鏢射入它的口中,狗就會緊緊地咬住飛鏢不松口了,也就不會叫了?!?br>  馬成龍問:“你以前用過這種辦法嗎?”
  李全勝說:“我以前走鏢的時候,用過這種辦法?!?br>  馬成龍說:“這樣問題就解決了?!?br>  李全勝說:“我箱子底下還有兩只飛鏢,是祖傳下來的,舍不得用,再說,對付狗的那種長飛鏢還需要另外打造?!?br>  李從年說:“這事兒好辦,咱村里就有鐵匠,你畫個圖紙,讓他照著打就行了?!?br>  李全勝說:“光畫圖不行,我要親自在旁邊指導?!?br>  這時候,廚房已經把酒菜端上來。李從年把每一個人的酒杯都倒滿,端起酒杯說:“來,干一個,祝你們把這件大事兒干好?!比齻€人端起酒杯一飲而盡。三個人一邊喝酒,一邊兒談著各種細節,想好應對的辦法。
  李全勝突然問到:“這幾天晚上都沒有月光,恐怕還要再等些日子吧?!?br>  馬成龍說:“這不是個問題,到了晚上,鬼子也害怕,所以他們在寶光寺大門口掛了一盞氣燈?!?br>  李全勝點點頭:“那就好辦了?!?br>  馬成龍向李從年說:“還有一件事,要請李村長幫忙?!?br>  李從年說:“只要我能辦到,談不上幫忙的問題,都是應該干的?!?br>  馬成龍說:“要借你家幾掛馬車用,打下寶光寺以后,用來裝物資?!?br>  李從年說:“我家只有三掛馬車,不知夠不夠用?!?br>  馬成龍說:“估計差不多吧。除了汽油,其他的物資不會很多?!?br>  三個人談到很晚,然后去睡覺了。
  第二天,李從年領著李全勝和馬成龍,來到一家鐵匠家,向鐵匠說了來意,鐵匠立刻動手,打造飛鏢。不到半天時間,飛鏢就打造完成了,三個人又找來磨刀石,把飛標磨得非常鋒利。李全勝用手試了試,感到很滿意。馬成龍要回平澤去,說好了明天帶著人來。
  李允勝找到槐花,對她說了這事,槐花憂心忡忡地說:“千萬要小心,我等著你?!?br>
快三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