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嘯塵中 >第28章文試評第奪魁


  “我去,張韜凡。剛那頓午飯吃的太飽了,哎,你那首詩感覺寫的怎么樣?!?br>  吃完了午飯,蘇曉琪有些一愣一愣地揉了揉自己的肚子回想著上午那個讓人頗為無語卻又令很多人肅然起敬的題目。
  飛天書院創院之時的規矩,年終大試的文試和武試在同一天舉行。文試結束后學生吃午飯,午飯后公布老師們最終排列的等第。
  “我覺得寫的還不錯,只是不知道顧老巫婆和謝胖子他們評定的結果怎么樣?!?br>  聽到蘇曉琪提起這件事,張韜凡頗有些尷尬地說道。
  他自認寫的還不錯,但是最后一句總感覺沒怎么對仗。顧依雪對詩賦對仗的執念已經到了近乎變態的程度,得知顧依雪是這次評級的主審官之一。
  浮上張韜凡心頭的只有兩個字。
  ‘涼涼’。
  距離放榜還有段時間,張韜凡和蘇曉琪就在食堂的門口停了下來看看書院內的風景和來往的人流。大家的表情有開心,有不開心,但大多數人都是面色凝重的。
  因為文試的等第與之后的武試直接關聯!
  文試拿到一個好名次能為武試鋪路,甚至減少武試的難度。大部分學生不求自己在飛天書院里混的有多厲害,只求順利畢業。除了凝聚不出靈胎的學生,他們只要文試能不落入后百分之二十就能確保順利留下。
  “哎,那不是季太守嗎?”張韜凡和蘇曉琪身邊的一個學生驚呼道。他們兩的目光也隨之被吸引過去,一個有些瘦削但枯干的臉上帶著笑意的中年人走進了行政樓。
  他身上穿著的深紫色官服和官帽都說明了他的身份。
  北楚陪都,霆州城太守,季平平。
  “季太守現在過來,是什么意思?難道最終文試的放榜成績要他來宣布嗎?”
  看著季平平的舉動和聽著身旁一大群同學的議論,蘇曉琪頗為不解,同時也對這種官僚作風感到深深的厭惡。她怎會不理解季平平想干什么,在文試當中挑選奪魁的詩賦獻給來巡視城防的百里驚云。
  向軍方獻媚!
  百里驚云如今正受皇帝恩寵,即使她平日里不喜收禮,給她獻上這首詩也能保證她在御前不會說季平平的壞話。季平平要為此付出的代價,不過讓是一群書院學生文試當中為他作詩罷了,這對他來說,近乎百利而無一害!
  “卑鄙至極,堂堂皇朝陪都太守,竟然是靠這種獻媚的方式登上權位。如今我北楚的官場風氣已經敗壞到這種程度了,唉,聽說南方以軍武立國的南梁,如今執政的少太子頗為開明……嗯?”
  張韜凡瞪了她一眼,看了看周圍的同學并沒有人把注意力投向他們,才開口說:“慎言?明白嗎。南梁畢竟是從我皇朝叛出的,你父親在巡捕營當差,你一直在這里夸南梁,若被有心之人聽了去。你明白后果嗎?”
  “哦,我知道錯了……”
  蘇曉琪此時倒頗為愕然。
  張韜凡雖然在某些事的見解上不如她,有些地方也會調皮,可是這種大是大非的事情上,他的見解總能領先她好幾個層次。
  是啊,慎言。
  蘇曉琪嘆了口氣。
  “咦?那邊老師們好像過來了,你看謝胖子和錢陳立手里拿的那張應該是紅榜吧?!睆堩w凡有些激動地看著從行政樓里走出來的十余個人。
  謝碧河和錢陳立領頭手里握著一張卷起來的紅榜,季平平走在他們身旁。謝碧河臉上已經擺出了‘一副臭臉’的表情,錢陳立倒是和季平平有說有笑。
  “咦,張韜凡?!?br>  蘇曉琪看到跟在謝碧河身后的顧依雪沖他溫和的一笑:“你這次應該成績很不錯啊?!?br>  “沒準……我怎么感覺顧老巫婆的這一笑包含殺意呢?!?br>  “你想多了吧?!?br>  蘇曉琪對張韜凡的奇思妙想頗為無語。
  人家顧老師溫柔的一笑可是能迷倒不少男孩子的,在你眼里就成了包含殺意的一笑?
  突然他們身邊響起了一陣興高采烈的議論聲。
  “曹哥這一次一定能奪魁?!薄笆前?,曹哥文采那么好。曹哥……聽說……”
  兩個小弟模樣的人對著一個華服青年賊眉鼠眼地對一個華服青年說道:“你這次要是能奪魁要當眾對顧老師表白?我的天,顧老師那么漂亮,又是大才女,你要是能娶回家你爸一定會很開心的。只是,這年紀會不會差太多?”
  “無妨。在真正的愛情面前,年齡只是浮云?!鼻嗄暌魂嚢嵵獾男θ?,打量著顧依雪的曼妙身姿。他早就聽說才女愛才子的說法,他的文武成績在下書院常年排在前列,多次第一,很有信心能獲得顧依雪的芳心。
  那張還算英氣的臉展現的表情此刻和他身上所穿的精致華服不是很般配。
  “嘔……曹宇他的成績是不錯?!?br>  張韜凡低笑了起來:“倒也不算狂妄,我記得他好幾次第一了,在下書院里算個人物。只是……”他看著蘇曉琪也憋笑起來。
  他的情敵,
  可是多年前威震皇朝的百毒至尊,沈往生??!
  這位大哥是不是太把自己當個東西了,都不事先調查一下顧依雪的來歷嗎?
  “我聽說,曹家好像和錢家是姻親來……”蘇曉琪的話說到一半,錢陳立咚咚咚地拍了拍長條木桌,讓站在廣場上的兩百多名學生安靜下來。
  “各位同學,經過緊張的批閱,我們主審官商討后劃分了最終的等第。下面,讓我們用熱烈的掌聲歡迎季太守來為我們宣讀等第劃分!”
  “啪啪啪……”
  錢陳立說完后兩百余人激烈地鼓起掌來。
  他們只是想快點聽到自己的成績而已。而這時張韜凡再次注意到顧依雪對自己溫柔地笑了一下,讓他不禁心中思量難道自己這次真考的不錯?就在他思慮的時候身旁曹宇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
  “快看!顧老師沖我笑了?!?br>  “……”
  “第二百五十名,沈易!第二百四十九名……”季平平頓了頓嗓子,以比較緩慢的語氣開始念這份極長的名單。
  錢陳立早早地在他面前沖好了一杯熱茶,怕他嗓子干。
  有些出乎他意料的倒是,雖然念得慢,季平平中間過程絲毫沒有飲水之意。
  “第十三名,蘇曉琪!”
  季平平的話音落下,蘇曉琪沒有任何感慨地看了一眼張韜凡:“恭喜啊,你文試一向不錯?!?br>  “呵呵呵……”張韜凡一陣無語,自己沒恭喜她,她先來恭喜自己。
  這擺明了是幸災樂禍。
  十二名到第一名武試將劃在同一個分區。
  而這當中有不少是下書院頂尖的存在。
  甚至有覺醒境的武者!已經完成化氣為力的人,張韜凡瞥了一眼自信無比的曹宇。
  這小子雖說很狂,真本事是有的。
  “第二名,曹宇!”
  “不,這怎么可能……”曹宇一陣抓狂,瘋狂地撓著自己的頭發。而身旁所有人認識張韜凡的人把目光都投向了他,因為他們知道現在還沒念到張韜凡的名字。
  “第一名,張韜凡!恭喜張韜凡同學文試奪魁?!?br>  季平平伸出了右手表示恭喜,張韜凡卻來不及開心。
  他感受到了身邊曹宇在他小弟指著情況下投來怨毒的目光,沖著他呵呵一笑,眼神卻是毫不退讓!
  覺醒境,又如何????
  “臥槽?原來張韜凡也喜歡顧依雪?”
  “我日你媽的大爺的祖宗十八代哦……沈兄,我絕沒有這個想法。你千萬不要夢到這個卑鄙小人……”
快三计划软件 北京11选五怎么玩规则 在线股票交易网站 安徽25选5预测 排列五走势图表图 369爆平特平码 江苏一分快三开奖结果 2019中国女篮最新决赛 后三组选包胆玩法说明 湖北福彩快三 上证指数15-19年走势图具体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