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嘯塵中 >第375章滂沱大雨有輪回6

  “落子三處。第一處,在瀚東與乾州交界之地,蕭黎沖突,我落下第一顆棋子,為最終引動黎棟這位黎家內部地位不低的人物埋下一條線。黎英學和黎偉毅一向行事追求穩定,在這場沖突當中,他們勢必會向蕭氏尋求妥協。會引起鷹派的不滿,當這種不滿情緒積累到一個頂點?!?br/>  蕭琬瑜白皙修長的手指落在地圖上瀚州城的位置。
  “就會摧毀黎家現有維持的領導層。黎修睿,將取得他們的支持?!?br/>  “可樓主,你為何執意希望,讓黎家的主戰派上?!?br/>  彌必笑了笑,咧開嘴問。
  “不戰,何以滅;黎英學和黎偉毅的選擇其實沒有錯,穩定,能夠避免父親一直存在,集結六騎與地乾軍,請動爺爺出手,一舉摧毀黎家的想法。徹底滅一家,其他五家必定群起而攻之,甚至會爆發一場沒有大軍參與的武者戰爭,父親也會顧慮這一點。如此情況下,七大世家還能維持一個相對和平,各自發展的局面。但黎家的主戰派上臺,一切都會不同?!?br/>  ----
  “樓主呀樓主。天策榜首,你讓黎陽鴻那個天策榜二十,幾名來著的家伙,咋活呢。反正我就聽你的,在這盯著就行?!?br/>  彌必隱藏在鬼面面具下的面容苦笑了起來。
  瀚州,有西面遼闊山脈和那座靈洞山風景的瀚州;因為樓主你的一個決定,注定要變天了么。
  “不管那么多咯。喝我的酒,啃我的瓜子就行。不然不就白白應了許王座那句,我是個像男人的女人了么。要說,他比我更像女人。整天跟在樓主身邊,一副妖嬈的身姿,跟咱們娘們沒區別?!?br/>  彌必撓了撓頭,打量了一下已經空空如也的酒壺。
  “哎……這個破……”語調未到半,彌必強行收了回來,不讓自己把想說的‘破酒壺’三個字完整地說出來;嗯,不管在哪里,肯定都不能說。這只酒壺,是前幾年在帝都分別,外出執行任務時,蕭琬瑜親手贈與她的。
  “算了,樓主也是為我好。才讓我用這個每次只能打一點點酒的酒壺,要是每次都喝那么多酒,喝的酩酊大醉,我估計也就沒幾年好活咯?!?br/>  彌必與其他高境武者不同。
  她從來都不會選擇用靈力去消解入肚的酒水,而是切切實實,讓自己喝醉;甚至好幾次,醉的不省人事。她享受這種醉倒過去的感覺,能夠不用理會任何事。
  “算了呀,在這還是不能喝醉的。不能接近黎府的情況下,得盯著點;萬一出了點什么狀況,還得及時跑路呢?!睆洷剜f,右手再次攥起了一把瓜子。
  ---
  午后,烈日微弱了一些。
  黎府主府大門口,十六名黑甲士兵分成兩撥。
  八人一組,分立在左右兩側,護住大門。
  一隊接一隊的馬車抵達,在兩名沒有佩戴任何武器的隨從陪同下,一名接一名樸素裝束的男人踏入黎府。從午時到現在,已有四十余人。
  他們來自瀚州的各個角落,包括瀚州守備師內,出自黎家的中級將官;包括瀚州各地級別相對較高,姓黎的文官;包括打理著黎家各處產業之人;相對而言,黎家麾下三百余名可戰精銳武者,到場的只有代表他們的四位領袖。
  黎修睿平靜地坐在馬車上閉目養神,雙肩的肌肉松弛。
  藍英駕著馬車向黎府的方向快速前行。
  “小英,你是不是,還有些緊張?”黎修睿睜開眼睛,望著駕車藍英的背影。
  “確實還有些。不過,跟在公子身邊,便不緊張了?!?br/>  藍英微微垂首。
  “今日,聚集在黎府的。都是黎家的中高層,人員會比備戰會議更多。小的,有瀚州地方上各處的官員;大的,有瀚州官府,財政,主簿,內務,軍務各方各面上的文臣;這些人,無外乎,都與錢權有關。相較于他們,代表黎家武力的四名武者領袖,可能會更不在乎一些我要讓你說的事?!?br/>  “在帝都上課時,老師說過。武者,也許是這世上本質最純真的人,他們只會追求更高的境界,更強的實力?!?br/>  “可惜,那樣的人注定只會成為其他人的棋子。但我們不會,小英。我從出生到母親過世,在別人的眼里,或許連一顆棋子都算不上,從我孤身拿著父親給的僅有銀兩去太白宗開始,我就再也不會做一個被動的棋子?!?br/>  黎修睿放在右邊的手,大拇指的指甲緊緊地嵌到了肉里。
  “公子,你會贏的?!?br/>  “嗯。還有十幾分鐘,就到府前了?!?br/>  黎修睿的馬車駛過了一個他熟悉的路口,他大致能夠認出。
  “小英,你直接隨我,從正門入府?!?br/>  “公子,這,不太好吧。我們之前商量的,不是從偏門進嗎。你在偏門,有相熟的侍衛?!?br/>  藍英有些訝異地說,隨即,低下了頭。
  “我畢竟只是一個侍女?!?br/>  “不,你隨我從正門進?!崩栊揞2[起雙眼,眸光如刃。
  “從今天起,黎府上下,再也沒有一個人,能夠阻攔我和,我的人。哪怕,只是我的侍女?!?br/>  ---
  黎家在瀚州東郊,距離瀚州城東南位置黎氏墳地大約三千米左右的位置。
  耗資不菲,修建了一座東郊莊園;規模比黎府小了大約一半左右。
  但最初修建時的黎家家主刻意栽種了大量的樹木在周圍,營造出綠蔭之下,利于夏日避暑的感覺。
  內中陳飾,與黎府相同,毫無奢華之感,極為簡單樸素;平日,若無人居住,只會留大約十來名仆人負責簡單的日常清掃,和兩名看家護院的下品武師境武者。
  日前文綺梅入住,黎偉毅親自下令增派三十名武者護衛東郊莊園。
  同時,調守備師七十名甲士,在東郊莊園四周晝夜巡邏。
  因此,黎陽鴻遷居東郊莊園時,沒有帶一兵一卒;黎偉毅調派給文綺梅的守備力量已經足以。
  東郊莊園,文綺梅移居在一間各種陳飾相對完備的房間內。
  屋前的院子里,擺了大大小小十余盆盆栽;黎陽鴻和沉香一左一右打理著;文綺梅眉目含笑,坐在屋前玉石所制成的桌椅前望著這對青年男女。黎陽鴻換下了執掌瀚州權柄時所穿的一襲碧衣,穿著一條與普通農民無異的灰色袍子。
  此刻看來,二人頗為般配。
  與她曾經生活很久的農家中,你耕田,我織衣的夫妻一模一樣。
  文綺梅隱隱地,看到了自己昔日的身影。
  “二公子,你真地不考慮參加家族大會?以前,聽很多人說,這場會議十分重要?!?br/>  沉香好奇地問,手指戳著植物的莖葉。
  “無論重要與否,今天的我都不適合參加;只能看,父親,和祖父討論的結果了?!?br/>  黎陽鴻無奈地說道,一邊往盆栽里澆著水,笑罵著指著沉香那邊的兩盆:“你澆水了沒,愣在原地不動干什么呢?!?br/>  “哦我這不擔心你么,忘記了忘記了?!?br/>  沉香臉頰泛紅,舉起了放在身邊的水壺,往盆栽里小心翼翼地澆著水。
  “你可真是,和母親越來越像了。澆水的動作都那么像?!?br/>  “那是,這多虧夫人教得好。我都是和夫人學的?!?br/>  “馬屁精?!?br/>  黎陽鴻笑了笑,放下水壺,走向玉石桌。
  “母親?!?br/>  “嗯,坐吧。你和沉香,還挺有默契的?!蔽木_梅微笑著說。
  “有嗎?我怎么覺得,她和母親你比較有默契。你看,澆水和裁剪莖葉的樣子都和母親你一模一樣?!崩桕桒欀钢料愀┫律碜訉⒍嘤嗟那o葉埋在土里時的模樣。
  “是啊,沉香這丫頭;確實和我越來越像了?!?br/>  文綺梅神情凝重了一些,轉頭望向黎陽鴻:“陽鴻,你……”
  “母親,有事說就好了。母子之間,無需避諱什么的?!?br/>  “陽均的事,是母親害了你……”
  文綺梅有些自責地低下頭:“如果不是母親一味地對陽均溺愛,也不需要你為陽均做那么多事。甚至,這么幾年為他做的那些事掃尾?!?br/>  “母親,三弟。是我的胞弟啊,我怎么可能不幫他呢??v然,他確實很混賬,有的時候,也不知道感恩?!崩桕桒櫩嘈χf:“母親不應該自責,如果按這么說,父親同樣應該有責任?!?br/>  “你父親,一定會全力為你爭取繼承人的位置;但,聽說修睿,同樣志在必得?!?br/>  “母親,這很關鍵?!?br/>  黎陽鴻輕握住文綺梅的手:“如果我們敗了,必須走。五弟不會留我們的,母親,當年的二叔,可能就是今日的我。不過,我們也沒有那么容易輸。兒子答應你,如果勝,我一定傾盡全力,為你找出姐姐?!?br/>  “你肯叫她一聲姐姐,陽鴻,母親謝謝你?!?br/>  文綺梅垂首,眸光自責:“當年,是我拋棄了她;我自己在黎府生活,享著榮華富貴,卻忘記了自己那個,只有二歲的女兒。讓她一個人在鄉野間受苦,所幸,其他村民都很照顧她,還供她讀書上學。當年,我真的想和你父親說,接她過來??伤吘故俏液土硗庖粋€男人的孩子?!?br/>  “那一定,是母親做了善事。為姐姐換取了上天的垂憐?!?br/>  黎陽鴻問道:“聽沉香說,剛來東郊莊園的時候,母親差了幾個仆人去你以前居住的村莊打聽,可有結果?”
  “只是大概地問到了一些還算有用的消息吧。我讓那幾個仆人不要說是我派去的,找了幾個我當年很熟悉的老人?!?br/>  文綺梅自嘲一笑:“他們對我,都言必稱,水性楊花;還好,淑穆長大后,到城里去尋了一份差事,不過最近,淑穆很久沒跟他們聯系了?!?br/>  “差事,在哪??”
  “冬氏錢莊?!?br/>  “冬氏錢莊……好,母親,我一定為你查到姐姐的下落?!?br/>  黎陽鴻陷入沉思當中。
  ------
  “公子,到了?!?br/>  “好,”
  馬車平穩地??吭诶韪拇箝T前,黎修睿在藍英略微攙扶一下后躍身下車,將體內靈力完全收于靈胎。
  望著面前一位瀚州已故的老書法家親自制成的‘黎府’門匾。
  筆法蒼勁之余,有厚重敦實之感。
  黎修睿輕聲一笑,示意遠處排成一隊的仆人出一個來牽走馬車;和藍英一前一后走向黎府大門。
  “侍女和護衛不得入內?!?br/>  右側一名黑甲甲士舉起放在鞘中的重刀擋在黎修睿和藍英之間。
  藍英停下步子,垂下目光。
  “她,是我的侍女?!?br/>  黎修睿轉過眼眸,與甲士四目對視,右手握在甲士的手腕上。
  溫熱的靈力,帶著令人窒息的壓迫感。
  “是,五公子?!?br/>  甲士低下頭,恭敬擺手。
  黎修睿扭過了頭,踏過了門檻。
  藍英望著他的背影,停留了一秒。隨即,跟上他的步伐。
  --
  黎府主堂
  四十六張座椅面對面地呈兩排放置,黎偉毅和黎英學一左一右坐在主位。
  黎偉毅看見帶著藍英入內的黎修睿,皺了皺眉,不過還是沉聲開口。
  “諸位,今日我們,齊聚一堂的目的其實很簡單。為家族選出下一代的繼承人,依照黎家百年來的慣例,我僅存的三子當中,目前只有陽鴻和修睿,有能力繼承家主之位。選出一位代理城主,我會和父親一同進入靈洞山閉關,沖擊王者境?!?br/>  “家主,我們想聽你的意思是什么?”
  瀚州六大財官之一,黎家文臣中地位排在前列,身材略有些發福的黎禮風開口說。
  “我屬意,陽鴻繼位?!?br/>  黎偉毅眸光環視眾人。
  “二公子……二公子的話……”
  “得再考慮一下啊?!?br/>  “考慮什么,二公子可以?!?br/>  “我覺得可以?!?br/>  “不行不行,一定要再商討一下?!?br/>  兩側四十余人,除去坐在末尾,默不作聲閉目養神的黎修睿外,無一例外地陷入了爭論中。
  “這些人?!?br/>  黎偉毅皺眉。
  如果沒有蕭黎沖突對峙和黎陽均一案,毫無疑問,黎陽鴻是眾望所歸的黎家下一任家主;即使他的武道修為遜于黎偉毅。
  “見風使舵……”黎偉毅無奈地望著討論著的眾人;并非他已失權威,黎陽鴻接任家主,在他并非高境武者的情況下,必須要取得家族中其他人的支持。
  “公子?”藍英看著爭論的眾人和閉目養神的黎修睿。
  “嗯?!?br/>  黎修睿睜開眼睛。
  坐在右側一排中間位置的黎棟站了起來。
  望著爭論當中的眾人,
  低聲怒喝。
  “家主,諸位。二公子黎陽鴻,當真還有資格繼承黎家家主之位???”
  “……”
  所有爭論同時停下。
  左右兩側全部人都呆滯地看著黎棟。
  “棟老,你不要太過分?!?br/>  黎偉毅右拳捶在實木桌桌面上。
  “以下我說的,都是事實?!崩钘澖z毫沒有看黎偉毅,而是望向在場眾人以及左側最前列,緊皺眉頭的黎家四名武者領袖。
  “七大世家,即使包括已經式微的許家在內,都是以武者為組成基礎,掌控地方的家族。武者精銳,是七大世家威懾皇朝最根本的基礎。一個連賢者境都沒法達到的人,是否有資格領導黎家!”
  黎棟擲地有聲。
  黎修睿面露微笑。
  兩側眾人重新低聲討論。
  而坐在首位的黎偉毅,面色鐵青,緊緊握著右拳。
  隨后,將拳頭松了開來。
  “棟老??墒峭耸捈业谖宕抑??”
  “蕭氏……第五代?”
  “第五代,他說的,是那個以智計卓絕制衡當時勢大的林莫二家的蕭氏家主?!?br/>  “我當然沒忘?!?br/>  黎棟負手而立。
  “蕭氏第五代家主,七大世家中罕見以智慧掌權之主。他出身外門,躋身內門,取代了原先的家主繼承人。執掌蕭氏,制衡當時如日中天,家主擔任內閣首輔的林家。他終生只娶一妻,養育三子一女,論私德,論威望,無人敢不服!可家主,你捫心自問,黎陽鴻,他配不配與蕭氏第五代家主并稱!諸位,今日午后,我命麾下武者開挖已被查封的黎陽均府邸,其中一座枯井內挖出十余具骸骨。皆為當年被其玩樂致死女子尸體,而身為他的兄長,黎陽鴻未曾對其勸誡,甚至變本加厲地為他庇護。前有黎陽鴻試圖幫助他從瀚州城越獄一案。后,有!”
  黎棟眸間淚水滲出,將一張卷紙緊緊握在手中。
  “黎陽鴻雇傭聽竹殺手,刺殺一直在追查此案。我的女兒,黎蕓!”
  “什么!”
  “二公子雇傭殺手?”
  兩側座席同時炸鍋。
  黎英學驚詫地看向眉頭緊鎖的黎偉毅:“偉毅,怎么回事?陽鴻怎敢,違背祖訓?!?br/>  “他怎么會知道?!?br/>  黎偉毅望著黎棟。
  他知道這件事,黎陽鴻在調聽竹殺手之前,告訴過他。
  已經清除所有痕跡,絕對不會被有心人追查到,所有的罪名只會停留在聽竹中人的身上;黎蕓并非瀚州政場中人,聽竹愿意接受任務。
  在黎陽鴻決定為黎陽均清除痕跡前。。
  黎偉毅嚴厲警告過他。
  黎家先祖,留有祖訓;主動殘害同門者,可逐出黎家!
快三计划软件 股票发行 股票技术分析书籍 股票用什么软件 股票网上开户流程 股票怎么玩入门基础 哪个app是炒股的 今日涨停的股票 股票 入门 大陆股市行情首页 新和成股票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