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斗羅之神級點化 >第361章沒有辦法

    “葉飛公子,你別誤會。既然這塊玉佩已經在你身上,那么說明很有可能這塊玉佩已經真正的認你為主。
    我這些日子雖然一直在追尋著這塊玉佩,不要得到在外面培訓,只甘愿付出一切的代價,但是在這件事情上,我也有自己不得已而為之的苦衷?!?br/>    雪靈公主言辭懇切的說,說到這里,她的臉上微微流露出了一絲絲的痛苦的神色,臉色也變得非常的黯然。
    在目前這樣的情況之下,她的心中想起了很多,而在面對著葉飛這個少年的時候,她心中的那種黯然悲切的情緒,再一次的從她的內心深處冒了出來。
    其實雪靈公主身為她自己那個族群的千金小姐,從小到大他的性格其實是比較頑皮和刁蠻的。
    至少在16歲之前,她一直是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以她這樣美麗漂亮的外在條件和身份地位,他的內心深處自然也是非常的傲嬌的。
    可是就在16歲生日那天晚上發生了那樣的,一場場變故之后,她就被迫背上了,以她這個年紀根本難以承受的使命和壓力。
    這樣的使命和壓力,對于一個從來沒有經受過任何挫折和傷害的少女來說,在最開始的一段時間之內,基本上是完全無法忍受的。
    可是后來眼看著自己族群的親人長輩一個一個的在自己的眼前被化為雕像,她的心中的那種柔軟傲嬌,被現實的痛苦給擊打得飛灰煙滅。
    后來即便她再怎么痛苦,也必須要將自己心中的這種痛苦和不成熟的思緒完全給深藏在內心深處,然后換上了一副冷艷兇狠的面貌,來背負著這一切。
    尋找到這塊玉佩,拿回去拯救她的家人,這就是她目前所背負在身上的使命。
    所以在最近的一年多的時間以來,雪靈公主再也沒有過過,哪怕是一天16歲之前的那種無憂無慮的生活,她每天都生活在極大的煎熬和痛苦當中。
    在這一縷一縷的痛苦和煎熬當中,她的心神也變得越發的冰冷凄涼。
    所以在經過了這么多的變故之后,雪靈公主最近一段時間形勢已經完全沒有了,之前的那種不成熟的稚嫩和嬌柔,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成熟冷峻的那種行事方式。
    她單槍匹馬,深入到極北蠻荒之地,收服了這18位黑衣星將,并且親自馴服他們,馴服他們練熟了這個黑鷹困靈大陣。
    然后為了追尋這塊神秘莫測的玉佩,她這三個月以來,幾乎沒有一天睡了一個好覺。
    等到查詢到了,這塊玉佩就在藍若曦身上之后。
    她與藍若曦之間,已經追追逃逃的拼斗了三個月,而且在這雙方交戰的過程當中,她一直將自己內心深處的那個柔軟完全的隱藏了起來。
    哪怕是將蘭若曦圍攻得深受重傷,差一點喪命,她也絕不為所動。
    原本,黑衣少女也以為,在得到這塊玉佩,解救出自己的族人之前。他的內心深處的那種柔韌和傲嬌的情緒再也不可能被輕易的激發出來了。
    可是此時此刻,在面對著葉飛這個少年的時候,在面對著這塊玉佩在他的身上,而且他也已經得到了這塊玉佩認可的時候,她內心深處的那種孤立無助和痛苦的情緒,再一次毫無征兆的給冒了出來,怎么壓也壓制不住。
    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之下,雪林公主對葉飛所說的這句話的時候,雖然她盡力的壓制著內心深處的那種孤苦無助,但是語氣當中所流露出來的那種意思,卻是非常清晰明顯的。
    “葉飛公子,既然這塊玉佩已經認你為主,而且在你的身上,我現在在想將她從你的身上拿出來,估計已經絕對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可是這塊玉佩對我來說,確實是太過重要,我需要拿著這塊玉佩回去解救我的族人的生命!
    所以我懇求葉飛公子,能夠幫我……能夠把這個玉佩借給我,回去救回了我的族人之后,我一定會在第一時間之內將這塊玉佩歸還給你。
    只要葉飛公子愿意將這個玉佩借給我,無論需要我做些什么,我都愿意去做……”
    說到這里,雪靈公主臉上的那種痛苦的情緒越來越明顯,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她就已經彎身盈盈拜倒,直接在葉飛的身前跪了下來。
    “你這是干嘛?”
    面對著眼前的這個美麗的少女,忽然在自己眼前跪下,葉飛也是被她的動作搞得措手不及。
    葉飛連忙后退了兩步,不知道該怎么面對眼前在自己俯身拜倒的少女,想了想之后,有些尷尬的開口說。
    “雪靈公主,你先起來說話。無論是有什么為難的事情,咱們商量就可以了,沒必要這樣的……”
    “葉飛公子如果不答應將玉佩借給我,我不能起來……”
    雪靈公主回答說,低沉的聲音當中充滿了堅定和執拗。
    “雪靈公主,這塊玉佩,并不是我不想借給你,只是……”
    葉飛上前幾步,伸手將雪靈公主從地面上扶了起來,搖頭嘆了口氣,微微有些為難地說:
    “這塊玉佩雖然確實是在我的身上,但是現在我也沒有辦法將她借給你,因為這款玉佩已經進入到了我的身體之內,就連我自己也沒有辦法將它拿出來了……”
    “進入到了你的身體之內?”
    雪靈公主聽到這句話,一時之間變得有些茫然。
    這個時候,她確實已經不知道該怎么樣才好了。
    因為她最近這段時間的所有的行動,包括他之前在追尋這塊玉佩的下來的時候,對這個玉佩的所有的資料調查,都是圍繞著這款日本的特殊的能力而進行的。
    所以這個時候,她只知道這塊玉佩只要得到了之后,拿回到家族之內,就可以借助玉佩的神妙的能力,將那些變為雕像的族人們都給解救回來。
    可是現在,當她聽說這塊玉佩已經進入到了眼前的這個少年的身體之內的時候,一時之間她根本并不清楚玉佩進入到了別人的身體之后。
    它的那些種種神奇的能力還在不在,還究竟能不能再繼續解救自己的族人們呢?
快三计划软件 山西体彩十一选走势图 000688股票分析 体彩排列五开机号试机号多少 腾讯分分彩出号破解 山东11选五预测下期号码 大发快三平台有多少 财神爷计划软件手机 幸运pc28蛋蛋预测 吉林11选5开奖结果爱乐彩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结果l号码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