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系統又在派坑爹任務了 >第233章保留秘密
    額……我的世界?
    “為什么突然問這個?”
    “沒什么隨便問問?!?br/>    小仙沉思,平凡、普通、日復一日渾渾噩噩的過活。
    “好像……沒什么可值得一提的?!?br/>    陸燕西沒得到意想中的答案,不大高興地垂下了神色,身體往后一仰,雙手枕在頭下。
    “不想說就算了?!?br/>    小仙垂眸看他,她也不是不想說,只是不知從何說起。
    她真的過得很平凡,平凡到毫無波瀾。
    雖然感覺回憶很痛苦,可仔細一回想又全是些透著美好的事物。
    雖不受父母寵愛,但有爺奶陪伴,雖性格內斂但也遇到了喜歡的人。
    只是這一樁樁一件件她都不知從何開口,就像她除了知道他是個帶罪的逃犯,好像對他的生活也無從了解。
    真是神奇,兩個互不知底細的人竟也會在一起?
    然后像解謎游戲一樣,一點點的去了解彼此,一點點的將未來交織在一起,這真是美妙又忐忑的經歷。
    “你生氣了?”
    “沒有,我怎么會因為這種小事生氣,別把我說的像一個小心眼的男人似的?!?br/>    他這話說的大度,可語氣聽起來不像是沒事的樣,這些時日的相處如果連他這一點小情緒都捕捉不到,那她可就心思太粗了。
    小仙了然的一笑,原來口是心非是每個男人的通病。
    “我不知該怎么說,我覺得也沒必要說,畢竟過去的就過去了,而且說了你可能也不大懂?!?br/>    陸燕西立刻半坐了起來:“什么叫……說了我不大懂?你不說我怎么去懂?如果一遍不懂就說兩遍,兩遍不懂就說三遍,我就算聽不懂,我也知悉了這些事兒?!?br/>    小仙一愣,被他這股認真勁打動了。
    對啊,溝通才是維持婚姻的橋梁啊。
    “那我們交換,我說一個前男友,你就得說一個前女友?!?br/>    陸燕西眼皮一跳,捕捉到了一個很奇怪的用詞,而且她用了“男女”這種字眼來區分,難道是什么是和“前夫”“前妻”相同的字眼。
    “什么是前男友?”
    ??!光顧八卦她前女友了,小仙心虛的懟了懟手指。
    這種情況應該怎么解釋呢?好像將自己饒到一個怪圈里了。
    “這個……就是……我還是先跟你說說我的家鄉吧,可能和你認知上的家鄉有些不大一樣?!?br/>    陸燕西立刻擺正神色,一副虛心受教的模樣。
    雖然她拆開話題由難以啟齒的“前男友”扯到了“家鄉”,但他走南闖北這么多年,也見識了千奇百怪的各地風俗,也算見多識廣了。
    這點程度,他還是能接受的了的。
    “怎么個不一樣法?”
    “就是隨著時代的發展……發展……發展……變得沒有那么保守了。而且女子的地位也不是以往的卑躬屈膝,大家盡量的維持男女平等,也不是男權主控的思想文化?!?br/>    陸燕西不解。
    “現在也一樣???”
    小仙怔了怔,雖然這個時代女性地位壓的不是很低,但從大體上來說還是呈現一個男尊女卑的趨勢。
    只是相對歷史上的裹小腳,大門不出二門不邁諸多歧視圈養女性的觀點來說,是相對自由一些,可以外出做工也可以拋頭露面。
    “我說的不止這些,還指一些對身體的解放,性意識的萌發,嗯……總之都有了一定意義上天翻地覆的變化?!?br/>    陸燕西眨巴著眨巴眼睛,死有所懂的點頭。
    但小仙還是能從他面部表情清晰的讀到“雖然不知道她在說什么,但我要裝作很懂的樣子?!?br/>    小仙尷尬的想了想:“那我就舉個淺顯的例子吧?!?br/>    “就是在我們家鄉是允許夏天穿半袖,就是整條胳膊露在外面,這樣比較涼快,也會穿裙子就大概到這兒的裙子,”
    說著小仙便試探性的在膝蓋上方比劃了一下,見他神色沒有異常,便安心的補了一句:“當然露著腿?!?br/>    陸燕西的眉立刻就皺了起來,小仙心上了然,看吧,看吧,這個對于古人來說還是太難以接受了。
    其實有時候爺爺也覺得穿短裙不得體,總是警告她別那么穿。
    “你繼續說我聽著呢?”
    小仙看他一臉認真大感意外,不錯呀小伙,你這思想覺悟比我爺爺強。
    “這種裙子叫及膝裙,還有到中間的迷你短裙,當然也有過膝長裙。褲子也有很多類型,比如說七分褲、五分褲、短褲、超短褲這樣。然后上衣也有吊帶什么的……”
    小仙一邊說,一邊在身上有樣學樣的比劃著,給她大體介紹了現代的服飾。
    見他面色坦然,可見接受能力換不錯,便順理成章的轉到了前男友的話題上。
    “我們家鄉除了父母那一代包辦婚姻比較多,到我們這一茬子基本都是自由戀愛居多?!?br/>    “這個自由戀愛吧,就是指男女在婚前都會相處大概一兩年,有的三四年或者更長,然后感情穩定之后,才會見父母,雙方父母都同意之后啊就會成親?!?br/>    “在我們家那邊吧,一般十五六歲就算是未成年?!?br/>    這話好像有歧義,其實在古代十五六歲也算是未成年,女子16及笄,男子20弱冠。
    “一般十七八歲才算成年,法律上規定了22歲之后才能成親。大多都會在二十五六左右結婚的比較多?!?br/>    陸燕西“哐”的一聲倒了下去,他腦袋一團亂,太多混雜的性息,一下子涌入腦內已經顛覆了他的三觀和認知。
    “你怎么了?哪里不懂你問嘛?”
    小仙不悅的撅嘴,真是,讓我盡情說的也是你,我才說了幾分之幾呀,就暈過去了。
    陸燕西緩了好一會兒才悠悠的開口,語氣頗為同情。
    “我不知道你的家鄉竟然這么窮,我不該揭你傷疤的。你們不僅連衣服都穿不起拿些布條遮擋,竟連親也成不起?!?br/>    我……窮你妹呀!
    “這叫fashion,這是流行!”
    陸燕西不理她,自顧自的說:“那你們是不是整日就待在家里不出門啊,畢竟……”
    雖然后半句他難以啟齒,但她都明白,他分明要說“畢竟你們沒有衣服嗎?”
    小仙覺得她跟一個古人談這些,簡直就是在為難自己。
    “不是,我們都穿成這樣上街去四處亂逛,大家都這樣?!?br/>    “啊——”他發出一聲驚呼,都能感受到他內心的震顫。
    他這樣的表情變化大概十天也難得見上一回,小仙突然就來了性質,動起了壞心眼。
    “這都是正常生活的一部分啊,用你們話來講就是民風開放嘍~”
    陸燕西仔細回想她平日里的表現確實很奔放,甚至有點無師自通,而且他也樂在其中,只不過那是在家里只是兩個人的時候。
    而她說的民風開放確實讓他小心臟一驚,他根本無法將這當做趣聞來聽,這是實打實的發生在他娘子身上的事。
    單是想想她衣不蔽體的走在外面,就已經淚流滿面!
    這也太開放了些吧!
    小仙又夸大其詞的說了一些露骨的打扮,以及女團跳舞的動作,陸燕西立刻蒙上了眼睛。
    “今天說你的家鄉的事就到此為止吧,我消化消化?!?br/>    小仙欲笑不笑強強忍住,生怕被他看出來自己是在哄騙他。
    “那你消化吧,我去做午飯了?”
    他翻了個身,隨口嗯了一下,獨自默默的轉換這個信息。
    小仙惡作劇得逞強忍著笑出了門,在廚房里錘門大笑,小樣還是個征戰沙場的將軍,瞧把你給嚇得。
    小仙美滋滋的哼著歌,從大翁里拿了一塊豬肉,又撈了一顆大白菜切吧切吧的剁了,又泡了些粉皮,切了一小塊凍豆腐,開始燴她的殺豬菜。
    “今天天氣好晴朗~處處好風光~好風光~”
    小仙的心情難以言喻哼著歌,將煮的拆不多的米飯架在蒸籠上,隔水開蒸。沒有電飯煲,要想煮飯不糊鍋水分剛剛好,那是個技術活,所以保險點兒還是蒸著吃。
    她不由得懷念起家鄉便利的高科技來。
    坐在小木凳上往如灶堂里添柴,看著熊熊燃燒的大火,想著陸燕西的掙扎和猶疑。
    又是想笑,又有些擔憂。
    自己剛才說的那么嚴重,不會被他休了吧?
    如果真那樣,他也不過是這種程度的男人。
    可是……這樣顛覆三觀的說辭勢必讓他會產生動搖啊。
    畢竟無論多開明眼界多開闊的人,都是無法跳出時代浪潮的枷鎖啊。
    小仙剛才的幸災樂禍轉化成此刻的惴惴不安,她還真是出了個難題給自己。
    果然什么事也不能和盤托出,要保留神秘感和彼此都不能言說的秘密。
    哎……男女交往還真是門學科啊。
    等飯菜上了桌,他任就放空的躺在炕上。
    小仙扯了扯他的胳膊:“行了行了,別想了,我開個玩笑逗逗你,你還當真了?”
    “快起來吃飯了,不知道這飯菜有沒有殺豬菜那么好吃?!?br/>    “不過我覺得很奇怪啊,別看殺豬菜和平日里的燴菜也沒什么區別,可那天的就尤為的好吃,也不知道差哪了?!?br/>    陸燕西那有心思管飯菜啊,看著她:“完了……娘子,你的家鄉太開放了我接受不了?!?br/>    他這樣可憐巴巴的哭嚎,無意中就觸動了她心中的萌點。
    哇塞,他家男人怎么能這么可愛,但相較的是恐懼來的更快一些,她很不淡定的問。
    “那怎么辦?要和我和離嗎?”
快三计划软件 股票期权交易规则 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 2018权重股有哪些股票 免费推荐的股票 股票新手 华新水泥股票分析 100送5000体验金股票配资 中船科技股票行情 专业的股票论坛 近日推荐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