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末日之修羅卡牌師 >第144章雷池幻影

  “這是哪?”看著一片虛無的四周,李青腦子一時間轉不過彎來。明明前一刻還看著劫云炸裂,一團詭異又矛盾的白光飛出。怎么一個眨眼還不到的功夫自己就出現在了這里?
  李青的問題自然沒人回答,但也無需人回答了,因為答案很快就出現在李青面前。
  虛空一陣電光閃過,于李青面前十步之外匯聚,狂暴的電流相互扭打,慢慢凝聚成一個面容模糊的人影,白袍配劍,半步金丹修為,衣袂飄飄,盡顯劍客風流。
  “這是我自己?”福至心靈,李青腦中蹦出這么一個想法。
  “這就是各大小說中常出現的鏡像分身嗎?”看著一臉茫然的白袍劍客,李青臉上浮現出興奮的神色。
  與人刀刀見血的廝殺是李青不擅長更不愿意的事情,對于這種非生命體的對手,李青是再喜歡不過了,這樣的對手殺起來才不會手軟。
  “沒有打敗自己的高手,都不是真正的高手?!崩钋嗍种卸呐e劍行禮,叫囂后,長劍出鞘,劍尖只直白袍劍客。
  對于本體如此中二的行為,白袍劍客視若無睹,見李青出劍,他仿佛被打開了行動開關,腳尖一點人就到了十一步之外,并完成了轉向,長劍筆直穩健劃破空氣直刺李青后腦。
  李青眼睛一突,臉上寫滿了不可思議。
  好快!致命的快!
  “云仙步,風貫劍!”這是李青自己的劍技他怎么會不認識,但一樣的步伐和技能,在白衣手上和在李青手上卻卻有著天大的不同。
  原先對戰金大柱之時,李青使用過,效果平平連接近金大柱都做不到,可以說是毫無建樹。但這一刻這一刻這兩招被李青認為平庸無奇的招式配合在一起,快如疾風的身法,平平無奇卻有著穿金裂石之力的一劍,都成了能威脅到他生命存在。
  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招式,卻被對方用出天差地別的效果,李青的自信心很受打擊。但生死當前,也容不得李青多想了,腦后越來越近的長劍,那冰冷刺骨的殺意,讓李青面色一凝,對著前方就是一招“疾風過境”,這本是奔襲的殺招,如今卻成了他逃命的招式。
  只見他化身疾風,向前飄然而去,好不瀟灑,瞬間拉開了他與白袍劍客的距離。
  可惜事實并不如他想象中那么美好,腦后的長劍確實沒了,但他飛射而去的方向上卻多了一柄長劍,穩如泰山一般橫在他面前,他的極速逃亡,更像自己投懷送抱的去撞這柄長劍一般。
  “風卷云舒!”李青大急右腳用力一踏,硬生生止住自己的去勢,人如陀螺一般就地旋轉起來,同時真氣傾斜而出,配合著劍勢化為一道小型龍卷。
  避無可避的李青,雖然不情愿,但也只能硬著頭皮和這白衣劍客硬拼了。
  白衣劍客的長劍,在風壁上留下一串串火花后,最終還是被李青長劍架住,借著風勢將之帶偏,雖然有些狼狽,但李青也算是接下白袍劍客的第一劍。
  但同樣的劍法,相差無幾的修為,李青出三劍才能接下白袍劍客的一劍,還是如此狼狽。高下立判,差距一目了然了。
  李青雖然資質好,運道也好,但卻沒有一顆劍客該有的心,見未出心以軟。這導致他的戰斗,若是實力高于對方他可以極其漂亮的取勝,若是勢均力敵李青要想不敗都要看那時的心態,若是弱于對手,李青根本沒有取勝的可能。
  而白袍劍客本就是沒有意識的戰斗機器,戰斗起來只為殺人,無論對手強弱他只會全力以赴,出劍快,穩,準,狠四字占齊,李青又如何是他對手。
  就如現在,他根本不講究什么你來我往,他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斬殺李青,一劍不行那就再來一劍好了。
  不顧李青心中如何驚訝,白袍劍客手中長劍再動,“風卷云舒”再次現世,不同于李青的猶如一個風罩一般防御劍勢。白袍劍客手中長劍微微上翹,在李青手里平平無奇的防守劍招,變成了出其不意的神來之筆,長劍猶如突進的風錐一般,鉆進李青的風壁,蕩開李青手中那柄被他命名為應龍劍長劍,在李青絕望的目光中直向他眉心而去。
  感受到白衣劍客手中長劍那冰冷的殺意,李青第一次感到這邊無力和恐懼。這一刻他為自己稍有成就的志得意滿感到愧疚,深恨自己白費了這幾日光陰,沒有去熟悉這得來輕松卻又博大精深的強大劍招,導致自己深陷絕地。
  “太容易得到的果然不被珍惜??!”李青絕望的閉上眼睛,在無盡悔恨中等待死亡的到來。
  “當!”一聲悠長的轟鳴聲響起,猶如深山古寺的警鐘長鳴,聲音渾厚響亮。
  白衣劍客的長劍即將貫穿李青的頭顱之時,鎖妖塔自李青識海一躍而出,為李青擋下了這絕殺的一擊。
  白衣劍客的風卷云舒猶如一個鉆到鐵板的鉆頭,任他如何使勁都不得再進一分。
  要知道就算同境界鎖妖塔的防御,哪怕是面對暴怒的李元霸都一點不虛,面對李青的雷劫分身就更不在話下了。
  當初要不是李玄霸的神通陰陽二氣帶有霸道的腐蝕屬性,可以侵蝕靈氣和他的塔身,對他有著天然的克制,鎖妖塔自認不會敗于李玄霸之手。
  鎖妖塔出現后,虛空又是一陣扭曲,一座鎖妖塔虛影憑空而生。頃刻間,電光暴漲,萬雷狂舞,猶如末日降臨。聲勢之浩大遠非白袍劍客的出場時可以比擬。
  這一刻不管是鎖妖塔,還是李青和白袍劍客都停了下來,靜靜地等這個鎖妖塔現世。這個鎖妖塔是否出現,將決定這一戰的勝負。
  可惜最終還是如鎖妖塔猜想的那般。因為自己的等級太高,這個層次的天劫,還不不能完全模擬出??粗淮未文塾譂⑸⒌乃?,鎖妖塔得意的在空中上下亂竄。
  在經過數次凝聚都失敗后,也許是鎖妖塔的得意勁氣到了老天爺,這凝聚的能力并未散去,而是化為一團純粹的能量加持到白衣劍客身上,讓他的修為開始暴增。
  金丹初期。
  金丹中期。
  最后穩穩的停在了金丹后期,且氣息沉穩,絲毫沒有修為暴漲的虛浮。
  感受到白衣劍客身上那壓制性的修為,李青握劍的手不由顫抖了起來?!斑@還怎么打??!”
  “小李子,別慫!你還有本大爺呢!我們一起干他?!辨i妖塔的塔靈懷谷,飛出鎖妖塔,坐在李青的肩上老氣橫秋的說道。
  看著肩上一身沙彌打扮,卻匪氣沖天的小光頭懷谷。李青面色古怪,要不是這會大敵當前,他肯定會追問,自己那從未謀面的師尊,是怎么養出你這么個小東西的。
  感受到李青眼里的不懷好意,小光頭懷谷大怒,廢力蹦跶了好幾次,再再三確認了自己無法敲打李青腦門后,只能給李青的耳垂來了一記惱怒的鐵拳。而后還不忘揮舞著小拳頭,警告道:“小李子你這眼神,本大爺非常不喜歡?!?br/>  看到懷谷那吃力的模樣,李青嘴角不由浮起一絲微笑,壓抑的心情得到了些許舒緩,再抬頭面對白衣劍客時,雖然害怕還是害怕的,但最起碼不再是未戰先怯了。。
  懷谷見此,背著雙手,在李青肩上來回踏步,一副孺子可教的口吻說道:“這才像樣,小李子這是上天在給你喂招陪練??!你怕個球!有本大爺罩著你呢!放開了干吧!”說著還不忘搖頭晃腦的吊起書袋來:“有道是盡信書不如無書,小李子你要記住,誰的劍道,都不如你自己的劍道,來的適合你?!?br/>  鎖妖塔話音才落地,白袍劍客在此殺來,手中更加凝實的應龍劍上出來風云兩種氣象外又多了一絲雷光。
快三计划软件 股票指数计算方法 为什么股票一直下跌 香港股票交易规则 看懂股票k线图 如何开户炒股 股票大盘趋势 股票微信群是真的吗 股票洗盘k线图解 模拟炒股app 明天股票走势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