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之全職醫王 >第628章反觀


  真要玩命了誰還敢湊前。
  眼見林辰鎮住場面,南宮國良嘴角露出一絲冷笑?!把b!真能裝!”他皮笑肉不笑的拍著手道。緩步上前面對林辰,全身氣勢開始暴漲起來。
  黑氣自南宮國良體內擴散,強大的氣勢將周圍人逼的后退數丈,緊接著南宮國良雙掌交錯橫與胸前,慢慢將雙手拉開,一柄黑色長劍自手中拉出。黑劍在手,南宮國良拂劍道:“此劍名幽,上古法器,你能死在這把寶劍上,也不枉了你的名頭!”
  “上古法器!”林辰雙目微凝。這東西可不比他師傅連御城的三寶銅錢差。
  康修吃了一驚,上古法器不比現在修行界的法寶弱,那個時代里留下來的法器擁有無與倫比的奧妙與威力,即使是一件法器。
  “小師叔,不可小瞧了他手中的黑劍,說不定會有什么古怪!”
  林辰點了點頭,自須彌石中將雷霆法杖拿出擺了個迎敵姿勢。對方既然敢在這么多人面前挑戰自己,那一定是有必勝的把握。
  “林辰受死!”南宮國良一聲暴喝。黑劍橫斬,一道黑色匹練劃空而出。
  黑色的匹練閃電而至,林辰的身后就是林老三幾人,他不能躲閃,否則身后幾人必定危險。無奈下只能選擇橫杖格擋,“當”一聲響!那道黑色匹練被他奮力格擋向了頭頂,同時他身形被蹬蹬震退數步。
  黑色匹練帶著嗚嗚聲,斬進了頭頂石壁中,在石壁上留下一個大大豁口。讓人驚訝的是豁口處并沒有驚天動地的炸響聲,也不見一絲一毫的石屑落下,整個石壁就像被什么東西一口咬下了一塊一樣。
  看到這一幕,林辰心頭吃驚。南宮國良的招式竟然和乾坤指有幾分相似,都是可以憑空消失某些東西。若剛才不是用雷霆法杖去格擋,自己還真要吃個大虧,忍不住皺眉道:“湮滅技?”
  南宮國良冷笑,“還算有幾分見識!”其實他心中的驚訝也不輕。對方當下他的必殺一擊,那么林辰手中的古怪武器也必然不是凡品。
  傳言只說林辰是雷修,卻從未說起過他有什么厲害寶貝。雷霆法杖只是樣子古怪了些,又不顯山漏水的,世人還當他顯擺才弄這么把不趁手的武器出來。
  但剛才的一交手,南宮國良卻已知道林辰手中的武器也是件了不得的寶貝,而且一定強過他自己手中的黑劍。不然也當不下那湮滅一擊。
  “殺了他,寶貝就是我的了!”南宮國良嘴角微微翹起。手中黑劍斜指林辰,身形瞬間消失在了原地。
  下一瞬,南宮國良出現在林辰的身后。
  “少爺,他在你身后!”林老三看得真切,大聲疾呼道。
  林辰目光一冷,對方身法魅,絲毫不下自己的雷遁法術。也不回頭,雷霆法杖向猛掃,同時電光乍現身形向前一閃而逝。
  二人斗的激烈,林辰的身形似同閃電,而南宮國良的影遁身法也絲毫不慢。就見一道電光,與一團黑光不住在狹小的空間內閃現,忽左忽右使人眼花繚亂。
  圍觀眾人根本就看不清他二人的動作,只聽風聲雷聲在耳中不斷炸響。如此激烈的拼斗令這些人面如土色,紛紛向后退開,再也顧不上大呼小叫。
  林老三的修為略低,瞪大了一雙牛眼也只能見到兩團模糊的影子在快速移動,擦了把冷汗道:“俺家少爺怎么樣了?”
  白無道:“現在還看不出來,那個南宮國良的功法很像一個人,林兄現在還占不了上風?!?br/>  此時戰斗中的林辰也察覺到了,南宮國良如煙似影的身法象極了曾經的一個敵人,元喆!
  當初與元喆幾番交手,元喆的那套詭異之極的身法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現在南宮國良的身法與元喆幾乎一模一樣,而且更快,更虛幻!
  當!當!
  二人兵刃不住碰撞,陣陣音浪帶著強大的能量掃向四方。道道黑色光刃夾雜著幽藍電光四處激射,上下前后巖壁間坑坑洼洼,都是被余波鑿擊出的痕跡。
  對手的攻擊帶著湮滅之力,這種神秘的力量無法用肉體抵抗,至少現在還不行。林辰認為只有肉身能達到法寶般堅韌或許才抵抗的住。
  而要想達到這種效果,除非泡在龍血中,將身體變的如蛟龍一樣。這讓他不禁又想起千鴆湖的蛟龍來,看樣子還得去趟千鴆湖才行。
  一個攻,一個守。守的被壓制沒有機會反擊,攻的也是焦躁不已。南宮國良心中不忿,對方手中的寶貝著實強大。他用黑劍不住發出湮滅斬,卻始終沒有收到效果。要知道任何法術都有消耗,何況種神秘之極的大威力法術。
  半刻鐘的激斗,南宮國良有些氣息不暢,他剛突破虛仙中期,境界還不穩固。長時間高強度施法讓他吃不消,林辰的防御滴水不漏,使他也越來越焦躁。
  “林辰,你只知道躲閃招架嗎?”南宮國良氣急敗壞叫道。
  林辰卻不理睬,他的戰斗經驗可不是對方那種公子哥演練出來的。無數次生死廝殺讓他即是在逆境中也能保持冷靜。今日要不是分心護著蕭瀟,幾招大威力雷法出來,南宮國良早就滾到一邊去了。
  可惜圍觀的眾人卻不這么認為,盡管他們看不清場中的情況。但聽到南宮國良的喊話,卻當時林辰被打的抬不起頭,無法反擊。當即又來了興頭,高聲替南宮國良吶喊起來。
  “南宮公子好樣的!殺死雷老虎除害!”
  “南宮公子必勝!”
  人群外圍出現一個白衣婦人,白衣婦人道姑打扮,面目寒霜。透過人群看了看人群前方激戰的二人,又望向這二人身后不遠處的蕭瀟。此時的蕭瀟低著頭神色沮喪,一副神魂落魄模樣。。
  白衣道姑輕哼了一聲,目光又落回激斗的二人身上。她與一眾鼓舞吶喊的人群不一樣,她一眼便看出戰斗二人此刻的狀態。別看林辰看上去似乎疲于招架被打的節節敗退,但從林辰進退有序的身法卻可以看出他的從容。
  反觀喊打喊殺的南宮國良,雖是勇猛無比,腳下的步伐卻有些凌亂,這是氣息不穩的緣故。白衣。
快三计划软件 安徽快3平台 股票指数怎么买卖,有什么门槛 北京pk10官网开奖 王中王免费精选资料 什么是私募资产配置管理人 黑龙江快乐十分尾打法 富深配资 云南11选五胆拖表 北京pk拾前三 十一选五甘肃预测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