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真是練氣期??! >第371章這笑容極度自信
    這一刻,看著真情流露的兩個少年,全場紛紛動容。
    眾人盡皆起立,呱唧鼓掌。
    “這是命運的糾葛!”
    “曾經恩情如山的兄弟,怎能互相殘殺!”
    “張風,就是這險惡黑暗的修真界中的一道光!他讓我再次相信了兄弟這個詞!”
    “這終將是千古流傳的一代佳話!兩位圣子放下宗門偏見,互相擁抱!”
    那些大儒更是兩眼通紅,狂呼不已。
    “不愧是我文道圣師!張風的人格中寫滿了偉大!”
    “他們兩人寧可死在對方手中,也不愿出手!如今更是不惜違背宗門命令,用自己的前途來維持這兄弟之情!”
    “何其感人!哪怕宗門不饒他們,他們也足以稱得上是年輕俊杰!”
    全場人只感覺看了一出偉大的言情劇。
    話說,這原本是一場戰斗的……
    可到底打沒打起來,重要么?
    勝負在這種兄弟之情面前,重要么?
    不,不重要!
    這是一種人格上的偉大??!
    在眾人的歡呼聲中,王騰緊緊擁抱張風,語氣感動道:“兄弟,演技不錯!多謝多謝!”
    張風也一臉感激:“彼此彼此!”
    倆人都生怕對方出手……都覺得對方配合自己是在顧惜自己……
    擁抱許久,張風和王騰才戀戀不舍的分開。
    兩人眼眶都是通紅。
    眾人的喝彩聲鼓掌聲也漸漸平息下去。
    “師父,事已至此,徒兒無論如何都不會對王騰兄弟出手!”張風朝著上水善人遙遙一拜,誠摯道:“此次是我張風違背宗門之命,還請師父責罰?!?br/>    另一邊,王騰也是一臉慷慨:“師叔母,我王騰寧可做一個宗門叛徒,也絕不做一個恩將仇報、背信棄義的小人!您若想廢我修為,我無話可說,您盡管動手!”
    看著自家弟子,師叔母和上水善人都是一臉痛心。
    心里卻高興的一批。
    “好徒兒啊,演技真棒!”上水善人心中暗贊一聲,臉色鐵青的冷哼道:“本峰主對你視如己出,三年來給你各種栽培,更是將你封為首席弟子,統領上水圣峰無數弟子?!?br/>    “本座也曾教過你,入我上水圣峰,當斬斷前緣,萬事以宗門為重。如今你卻為了一個外人,不惜違背我的命令?”
    “好,好小子,本座這就……”
    上水善人說到這里一愣。
    按照套路,他應該說廢去張風的修為之類的話……可是張風這一身威勢,在外人面前,自己根本打不過啊。
    當然,要是真打還是能把張風摁在地上摩擦的。畢竟張風的實力也就是一個煉氣期。
    可這不是有外人么,這離州麒麟子的人設可不能崩啊。
    但就在上水善人一時間語塞的時候,整個五峰弟子盡皆一臉不平的忿忿出聲。
    “峰主,你怎能對大師兄如此殘忍?”
    “就是,這可是大師兄當年的兄弟啊,你怎么能讓大師兄殺他兄弟呢?”
    “峰主,明明就是你的錯!”
    一旁的其他四峰峰主也一臉義憤填膺:“上水善人,你過分了!”
    上水善人:“???”
    我特么?
    雖然老夫是在演戲,但你們這真情流露是怎么回事?你們都被張風收買了嗎?
    這一刻,上水善人忽然感覺自己作為峰主的地位岌岌可危啊……
    深呼口氣,壓下心中復雜,上水善人臉色嚴肅地環視一圈,沉聲道:“張風,本座原本想要廢去你的修為!”
    “但看在所有人都為你求情,而且的確也有道理的份上,本座既往不咎,但下不為例!”
    此話一出,在場眾人紛紛滿意點頭。
    上水善人轉頭看向玄青夫人,復雜道:“玄青夫人,你看這事兒……”
    玄青夫人聲音冰冷:“我玄青圣地定會處罰圣子。但張風與我派圣子勾結抗命,總要對我玄青圣地有個交代!”
    上水善人心中一緊。
    張風也是心中一緊。
    交代?
    難道要狠狠收拾一頓自己?
    張風格外緊張。
    然而就在下一刻,只聽玄青夫人眼神狂熱道:“不給我一百個張風的親筆簽名,這件事別想就這么過去!”
    張風:“……”
    上水善人:“……”
    眾人:“……”
    在場之人,盡皆一臉迷茫。
    唯獨火玲瓏、藍云和木巧兒帶著一眾張風粉絲,一臉羨慕的看向玄青夫人。
    那可是一百個師兄的簽名??!
    有這種東西在,什么事解決不了?
    羨慕!
    寂靜中,張風長嘆口氣,咬牙爆喝:“筆來!”
    …………
    一天后。
    唐都。
    作為大唐王朝的都城,可謂是極盡人間繁華,無數商賈匯聚于此,無數學子也都四面奔來,夢想著在這里一步登天。
    這里是整個離州財富、權力最集中的地方。無數百姓的血淚鑄就了這片繁華盛世,這種繁華已經存在了上萬年,并且依舊會存在下去,不可撼動。
    只因為大唐王朝乃是離州三大王朝之一。
    而三大王朝之間,也很少有戰爭,甚至就連叛亂都很少有。
    這種秩序,源于那高高在上的修真世界。
    三門五峰、無數宗門,各有扶持。三大王朝的興衰并不取決于自身,而是取決于修真界的宗門。
    若說三大王朝是凡間的權力巔峰。
    而修仙宗門,則是超脫了世俗束縛、甚至能掌管凡間的力量。每一個宗門隨便出來一個修士,都不是那些凡人可以抵擋的,甚至三門五峰若是發怒,足以滅殺一個王朝。
    三大王朝之中也有供奉的修真者,而那些供奉九成都出自三門五峰和其他宗門,身在王朝任職,心卻依舊歸屬宗門,只不過是奉宗門之命幫助帝王打理人間罷了。
    其實三大王朝,說白了,也不過就是幫助修真界打理凡間,輸送有修仙資質的新鮮血液的角色。
    但也有一說,這三大王朝都曾是萬年前十分耀眼的修仙宗門,各有底蘊,如今不過是衰落了才退出修真界的爭斗。
    但至少,如今三大王朝明面上只是凡間的權力巔峰而已,再無其他。
    五峰所在的離州中土,便是五峰扶持的大唐王朝。
    而此時,唐都。
    繁華街道上,有一老一少緩緩走著。
    兩人身穿雪白長袍,背后繡有黑白二氣圖,若是張風在這里看到定然會發現,這與他身后的陰陽輪轉八卦盤幾乎相差不多。
    老者氣息縹緲,沒有其他修士的仙風道骨卓爾不群,反而在人群中平平無奇。
    就如同與這天地融為一體。
    老者身旁的少女顯然沒有學到這收斂氣機的獨特手段,一身氣質格外出塵,再加上這透著古靈精怪的可愛面容,放在人群中就像一只格外顯眼的小燕子。
    小燕子在過往路人只見不斷穿梭,一臉緊張的似乎在打聽著什么。直到許久才回到老者身旁。
    看著那些眾人投來的好奇目光,老者有些不滿的皺了皺眉,一道淡白色氣息隨手打出,籠罩在兩人身上。
    下一刻,那些原本好奇看著這兩人的路人都是一愣。
    那兩人竟然就這么消失在自己的眼前!
    “這是修真者?”
    “這哪里是修真者的手段,這是靈異??!”
    “大白天的,見到鬼了??!快去報告縣衙!”
    眾人一臉倉皇的快步離去。
    老者站在原地有些無語,轉頭看向自己身旁的少女。
    但現在這古靈精怪、每時每刻都嘰嘰喳喳的小燕子卻低垂著頭,長吁短嘆。
    “師叔,我真要跟張風打嗎?”
    “師叔,我可沒有王騰那機緣啊,竟然跟張風認識?!?br/>    “師叔,我如今僅僅金丹后期,肯定會被張風摁在地上摩擦!”
    “師叔,不如投降吧,不然更丟我陰陽圣門的臉??!”
    少女一臉恐懼,渾身顫抖,帶著乞求的目光看向老者,一雙通紅的大眼睛飽含熱淚。
    老者哈哈一笑,輕笑道:“區區一個離州出來的少年,這窮鄉僻壤的,又能強到哪里去?”
    “而你李樞機,名震天下,一手陰陽二氣名震七十二州,陰陽輪轉之下,更是可演算天機!”
    “你可是萬年不見的陰陽輪轉之體!怕個屁??!”
    “那張風名頭雖響,但想必只是離州之人坐井觀天,遇到一個天賦不錯之人便以為是絕代天驕??尚?,這絕代天驕豈是那么容易出的?”
    老者說到最后,已經有些恨鐵不成鋼。
    李樞機小臉慘白,連忙道:“師叔……”
    “休要再說了!”老者冷哼一聲,“再說了,此次斗法,你也不必非得跟人比修為?!?br/>    “我陰陽圣宗最強的乃是推演天機、玄門論道,不如你就與張風論道一場?!?br/>    “就算這張風真的修為無上,但比起論道,又能與你相提并論?”
    “玄門論道,這離州之內,也就天機子能讓老夫正視幾眼罷了。這張風怕是明日便會被你崩碎道心?!?br/>    李樞機一臉復雜。
    她其實有很多想說的。
    就比如,她剛剛打聽到的,這離州麒麟子乃是傳說中道門三千體質排名第三的大道混沌之體……比她這個排名三十二的陰陽輪轉之體強多了啊……
    再比如,張風身上的異象,層出不窮……
    再比如那上古雷鳴雀的坐騎……
    但看看自家師叔如此自信的模樣,李樞機深呼口氣,咬牙點頭道:“是!”
    老者臉上泛起笑容。
    這笑容極度自信。
    恰如一位,頭鐵的少年。
   
快三计划软件 基金资产配置里其他是什么 买股票的软件 免费炒股app 股票内盘大于外盘是 下周股市行情最新消 股票资金分配? 好的股票推荐 股票行情数据分析 趋势股票分析软件 股票价格涨跌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