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能煉體飛升 >第335章老8


  沒有花費多大的功夫,姬司晨幾乎是在揮手之間就解決了這一群2喪心病狂的家伙;沒有過多地在這些尸體身上下功夫,姬司晨知道單憑自己一個人的力量根本就難以將這種人趕盡殺絕,可是現在被自己碰上了這件事兒,他也沒有不管的道理。
  三個月之后,姬司晨終于抵達了青龍城的城門;在殺死那些暴徒之后,姬司晨一路上就再也沒有遇到過什么麻煩,這也跟青龍老祖無形當中的催促有關,每當姬司晨路途之上想要生出什么想法,就會感覺到自己腦海當中青龍老祖所在的位置有細微的波動傳遞出來,就好像是在催促著姬司晨快些趕路。
  “河里有水蛤蟆叫,叫的大爺我心里鬧!抓上一只下酒肴,貴……呱……全跑撂……”,尚未進城,姬司晨就聽見了一道古老的歌謠。
  這一道歌謠就出現在姬司晨的身后不遠處,青龍城雖然人口不少,可是此刻出入城門的人卻是非常有限,因為現在正是黃昏時分,西天之上的那一輪金烏眼看著就要落山了,因此此刻這青龍城的北門基本上沒什么人出入,這青元大陸之上,不管是普通人,還是修真者,基本上都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遵循著亙古不變的自然規律,因此現在才黃昏時分,這北門就已經少有人聲了。
  不過這一道歌謠的聲音響起,卻是讓姬司晨不由自主的輕笑了一聲。
  “喂喂喂,前面的小子,你笑什么?難道是嫌我歌唱的不好聽嗎?”姬司晨的肩頭被人拍了一下,這一下要是拍在一個普通人的身上,肯定是吃痛不已,因為動手的人正是姬司晨后面的那位中年漢子。
  他倒是沒怎么在意,因為在他的感應當中,身后那個中年漢子只有先天中期的實力,就算是姬司晨站在原地任由這漢子刀劈斧砍,恐怕這漢子都砍不動他。
  姬司晨無奈,只得回頭露出一絲苦笑:“這位大哥言重了,我是聽到大哥你唱到了妙處,因此才情不自禁一笑,并沒有冒犯的意思?!奔境勘緛響械媒忉?,可是一想到自己初來這青龍城,人生地不熟的,正想找個人問問,如今這漢子送上門來,姬司晨頓時把他當成了寶貝。
  那漢子見到姬司晨身子紋絲未動,先是吃了一驚,而后才快速收回了手掌,嘿嘿一笑說道:“好小子,能夠受我這一掌,看來你小子并不簡單啊?!蹦菨h子細細地打量了姬司晨一陣,沒等姬司晨說話,那漢子卻是又轉臉一笑,“你小子應該是第一次來青龍城吧,多半是來參加入門考核的了?!?br/>  姬司晨聞聽此言心中起了波瀾,不過他表面上卻是沒有顯露出來絲毫,而是恭敬地沖著那漢子一抱拳,“不知道大哥您是怎么知道的,我正是想要參加那入門考核而來?!?br/>  姬司晨嘴上問著,心里也是咯噔了一下;因為他自己也是沒有想到,還沒有入城,就被這漢子給說穿了心事,這讓姬司晨心中疑惑不解。
  “哈哈哈,這個簡單,其實像我們這些青龍城土生土長的原住民,穿衣打扮都是有跡可循的,甚至平時的樣貌神態都是能夠看出一些與外界的不同之處,因此我一眼就能夠看出你小子不是原住民,而且你現在雖然是氣定神閑,可是整個人跟青龍城都是透著一股格格不入,肯定是第一次來到此處,我說的可對?”那中年漢子簡單一番話,卻是讓姬司晨有些明白過來。
  是啊,當局者迷,人家是土生土長的青龍城原住民,肯定是能夠一眼就看出自己的與眾不同。
  “原來如此……”
  “還未曾請教大哥您的名諱?!奔境康?。
  中年漢子說道:“我一個賤名不值一提,你可以叫我老八,不喜歡的話也可以隨便叫?!?br/>  “原來是八哥,小弟失禮了?!奔境恳槐?,倒是顯得非常莊重。
  “八哥真是細心,可是就算我是外來人,那么青龍城這么一個超級大城,每天的來來往往的客商應該是不計其數,可是為何此刻這北門卻是如此冷清,還請大哥能夠賜教?!奔境繎B度恭敬,抱拳問道。
  中年漢子眼中一亮,心想總算是問到了點子上了。
  “兄弟你是有所不知,除了我們這些原住民可以自由出入這青龍城以外,你們這些外來人,想要入城就必須通過一項考驗,不然是沒有資格進入的,而且就算是你通過了考驗,也是只能在外城內活動,絕對禁止進入內城范圍,就連我們這些原住民,沒有特殊事情都是不準進入內城的?!崩习肃嵵氐恼f著,顯然已經不再追究姬司晨的剛才的笑聲。
  “那么八哥,您可否詳細說一下這一項考驗的具體內容,我也好提前做好準備?!奔境柯牭饺氤沁€需要經受一道考驗,頓時提起了興趣。
  那老八聽到姬司晨的這個問題卻是突然愣了一下,
  老八開口說道:“兄弟,你既然想來青龍城,那么你就沒有提前打聽打聽那入城考驗嗎,現在怎么還問起我來了,我還以為你早就知道了,剛才只不過是順嘴說了出來?!崩习烁杏X到姬司晨有些奇怪,“對了,兄弟你是從哪里來的?我還沒有請教?!弊詈罄习诉€是問了一下姬司晨的來歷。
  姬司晨說道:“告訴大哥也無妨,我是從數百萬公里之外的天門城來的,一路上不知道吃了多少的苦頭才終于抵達了這青龍城,對于那一項考驗我是一概不知,還請八哥能夠賜教?!?。
  老八聽到姬司晨說數百萬公里,就有些吃驚,至于什么天門城,老八是連聽都沒有聽說過;不過他也沒有過多地去想,就算是他打心底里懷疑姬司晨這些話的真實性,可是他沒有提出什么疑問,因為如果是姬司晨故意說謊,他也沒有什么好辦法能夠拆穿,所幸就隨他去了。
  老八說道:“兄弟可真是夠瘋的,數百萬里之遙,恐怕就算是金丹期修真者都是九死一生的結局,想不到兄弟你竟然成功走了過來?!彪m然打心底里不相信姬司晨,可是老八還是順著姬司晨的話說,因為他知道爭論是沒有任何意義的,而且不會有什么好的結果。
快三计划软件 在线股票行情图 股票开户哪个证券公 十大炒股软件 今天的股市行情 学炒股票入门视频教 股票如何看k线图 特斯拉股票代码 股票市场指标分析 今日股票收盘指数 融资融券同一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