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十二城池 >第2章回憶


方辰碩揉了揉眼睛,看的眼睛都隱隱作痛,他好想現在把“風的故鄉”揪出來,然后爆錘一頓,什么玩意?給他灌輸神學思想?或者“風的故鄉”根本就是一個邪教的宣傳人?忽悠我?門都沒有!還蚩尤呢,大哥,現在是法制社會!不是科幻電影,小說讀多了吧!

雖然這么想,但方辰碩莫名的心跳在加速?!帮L的故鄉”已經下線了,他切換會[英雄聯盟],刺眼的失敗大字映入他的視線,方辰碩扶額……竟然……輸了……滿腦子郁悶的他關掉了游戲界面。

還是那個會話框,但根本沒有剛剛的紅色小字……依舊是之前的短暫聊天,自己以“呵呵”結的尾,方辰碩打開聊天記錄,仍然沒有,好似那些話從未出現過,可那些文字依舊在腦海中浮現……

怪了。

方辰碩心跳依舊未平,就像剛剛跑完百米沖刺,心跳還在不斷的加速,讓他呼吸困難,只好粗喘……

心臟???不會吧,今年的體檢時身體還是好好的,他發現身體出現了異常,握鼠標的右手在微顫。

鮮紅的液體滴在鍵盤上……

鼻血。

方辰碩感到不對勁,迅速離開了位置,沖進了廁所。冰冷刺骨的水冷卻了波濤洶涌的心,心跳緩和了下來,鼻血也止住了。但很累,好像大病初愈,水珠順著高挺的鼻梁劃落,倒掛在鼻尖,他靠墻站立。

今天不吉。

整理后,出了網吧,向家走去。

今天應該回家的,哪里也不去,自己一向身體倍兒棒,玩個游戲會流鼻血?他下意識摸了摸鼻子,頭愈來愈昏……步伐愈來愈沉。

熱……極熱……

方辰碩拍了拍自己似乎灌鉛的腦袋,幾乎將讓頸椎壓折,怎么回事?不會網吧有什么傳染病吧?患上絕癥了?自己還那么年輕,還沒有報答祖國……不能就這么入土,會不會是腦血栓?用打120嗎?

他走的越來越慢,直到靜止,已經一步也挪不動了,渾身上下都麻了起來……再也不吐槽了……因為大腦轉不動了……

“呵?!鼻謇溆崎L的嘲笑從四面八方灌入耳朵,那個聲音,似曾相識……方辰碩沒有抬頭,他蹲了下來,身體上的力量好像被抽干了……

家還有多遠?他好想回家好好睡一覺,也許是這幾天太累了。沒有人看見他嗎?他都已經坐下來了,沒人發現他的異樣嗎?誰幫忙喊下救護車啊……

坍塌聲,燃燒聲。

熱……極熱……似乎被什么東西在烤著,他用盡最后的力量睜開雙眼,映入眸子的,是破敗不堪的房屋,并非高樓大廈,而是古代式的建筑物,粗大的樹桿在他周圍……荒蕪的地域……

為什么?自己不是在回家的路上嗎?這是哪里?穿越了嗎?別開玩笑了,應該是夢。方辰碩不斷安慰自己去壓制心中的恐懼……

如巨人脊椎般的十字碑矗立在前方不遠處,熊熊的大火燒黑了十字碑的底部,大地在塌陷,裂縫如蜘蛛網般布滿整個地域,房屋化為灰燼,樹木被大火燒干,從中斷截,筆直的摔落,大地微顫……十字碑上的那個人沒有掙扎,他很安靜,眸子平視前方,金色的獸眸泄露著威壓,精煉的肌肉一起一伏,不,那不是人。當方辰碩注視到他頭上那兩根粗壯的角,像象牙,又好似斗牛角……熊熊的大火模糊了視線,方辰碩隱隱約約,看到了無數的甲胄士兵,多如沙海,蔓延到地平線盡頭……每個人手中握著冰冷的長矛。

這個畫面他好似在哪里看到過……一定看到過。

但他不由的憤怒,但為什么憤怒,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此時的他,只是憤怒,來自一個王被同族背叛的憤怒……

“有朝一日吾生,汝等必死!”

他幾乎和十字碑上的人同時吼出了凡人聲帶所不能達到的咆哮……

“呼!”方辰碩睜開了眼睛,剛剛的畫面還在腦海中浮現,可視線中看到的,是天花板。怎么回事?又是夢嗎?可剛剛大火燒到自己的余溫,還沒有降下去……

福爾馬林的味道,這里是……醫院?

“醒了?”弟弟的聲音傳來。

“呃……”方辰碩扭頭,看到了比自己小兩歲的弟弟方辰夭坐在臨床上,兩手削著蘋果,注視著自己。

“發生什么事了?”

“我還想問你呢?!你給我打的電話,我說什么你也不吭聲,然后你大叫一聲就掛了電話!”

“大叫一聲?”方辰碩有點納悶,他根本就不記得自己給弟弟打過電話,怎么還有大叫一聲這種后續?

“有點吼叫的感覺,嚇了我一跳?!狈匠截舶严骱玫奶O果放在桌子上?!俺园??!?br>
方辰碩扶額:“你不會削蘋果就別削,削的就剩核兒了我吃什么吃?”方辰夭努力瞪大了眼睛,不滿之情灌滿了整個瞳孔:“老子給你削蘋果是看你是病號,哪那么多屁?”之后,大力把水果刀插在了桌面上……

方辰碩開始啃著那核兒都不全的蘋果架。

“你怎么找到我的?”

“我只是去你平時喜歡去的網吧,半路就發現你在地上躺著,渾身像開水燙了一樣?!?br>
方辰碩欲言又止,他想說出當時的情況,可又無法說出口,誰會相信?方辰夭一定以后自己病了,還病的不輕,像那種畫面,也許……只會在夢中和電影里才有,但卻那么真,像身臨其境,呵……天方夜譚……

“你看起來沒什么大礙了,我回學校了,下午還有運動會,你有什么事就打我電話,走了?!彼瓦@么匆匆的離開了。

這個和自己有七分相似的弟弟,其實和自己一樣孤獨,八歲就再也沒見到過自己父母,只有兄弟兩人相互擁抱,相互取暖,任何時間,任何事情,只有兩人相依為命。弟弟似乎比自己還要冷血,強勢。電影,小說或者按劇情來講,都應該是哥哥去保護弟弟,但方辰碩卻有種被方辰夭保護的感覺,對,就是這種感覺,并不是自己懦弱,還是弟弟要比他強的太多,方辰夭根本就不像是一個十六歲的孩子。

一個畫面從腦海中閃過,那是自己十二歲時,被鄰居家的黑背狼狗咬傷,但沒有人去關心他,鄰居看連父母都不管他,所以根本沒當回事,大狗惡狠狠的瞪著方辰碩,讓他心里一陣委屈,他明白自己斗不過眼前這個龐然大物,強忍著淚水回到了家里,十歲的弟弟知道后并沒有說什么,而是陪著自己去打了狂犬疫苗。

方辰碩現在回想到自己那個時候,就會破聲失笑……當那一天放學后,推開家門,一股血腥味撲面而來,他很驚恐,著急尋找血源,在他推開衛生間的門后,呆在了那里,是嚇呆的,黑紅色的血幾乎鋪滿了整個地板,臟器散落的到處都是,弟弟背對著自己,拿著尖銳的水果刀用力的刺著什么,手每次用力扎下去的時候都帶著撕裂聲,我兩個腳都軟了下去,弟弟殺人了……當時我用盡全力扶墻靠近,才發現,那不是人,是狗,那條下午咬傷自己的狼狗,但它已經死了,面目全非,數不清的血洞還在汩汩流血。弟弟注意到了我,回過頭,冰冷的眸子中突然充滿了陽光,他說:“哥,你回來了?!”他的聲音那么稚氣,笑的那么天真,但卻那么可怖,他滿身都是血,臉上,胳膊和脖子上都有爪痕,衣服也有撕爛的痕跡,這是搏斗留下的,自己十歲的弟弟,可以做出這種事。

“辰夭,你……”

弟弟的眸子又恢復了那種冰冷感,冰心刺骨。

“傷害我們的,都該死?!?br>
“只有強者是最有魅力的?!?br>
“哥,我幫你報仇了?!?br>
這三句話直到現在還在方辰碩的腦海中浮現,弟弟告訴自己,這個社會已經混沌,沒有對錯之分,只有權力,才是最正義的?!斑@像是一個十歲孩子說出的話嗎?

方辰碩跪下緊緊抱著弟弟,看著他那被抓破的皮膚,心里不由的泛酸,眼角慢慢紅了起來,豆大的淚珠落下,方辰夭用沾滿血的手抹去他臉上的淚。

“哥,欺負我們的,我們就讓他死?!眱扇嗽俅尉o緊相擁。

方辰碩竟然發了呆,呼了口氣,從病床上下來,走到了窗邊,任憑風吹散自己的秀發,輕輕的沖擊面部神經,剛剛回憶的時候,有另一幅畫面在腦海中閃過。

天空是灰色的,似乎與烏云融合形成一種薄紗織在空中,尸體布滿了整個視野,斷肢殘臂累計無數,血流成河,浸入每個裂縫中,如血染的紅色太陽被地平線沒去了一半,紅色的余光把大地點亮。銀色的盔甲被血掩去了光澤,無數冷兵器斜插在大地,似乎一場殺戮剛剛結束,兩人跪在尸體間,相互擁抱,相互依偎。

“哥,欺負我們的,我們就讓他死?!?br>
這個畫面再次帶給方辰碩身臨其境的感覺。似乎當時,自己也在場。


快三计划软件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好 湖南快乐十分历史开奖记录 南京期货配资晓晓 湖北快三一定预测号必出 秒速赛车冠军的技巧 湖北福彩30选5开奖公告 甘肃快三今日推荐根号 浙江25选5开昨晚奖结果 河南体彩11选5走势图 在线股票杠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