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十二城池 >第12章三重弒血


巨大的私人飛機準備起航,武裝部一、三、七中隊的成員井條有序的登機,波爾多站在南天門最高層的某個房間的落地大窗前,俯視著這一切,他的眉目緊鎖,總感覺這次的計劃還有什么漏洞……

這次一共派出了三個精英中隊,一共123人,本部的兵力雖有減弱,但還不至于被“地支”趁虛而入。還有一個問題就是,在唐山地底的生命體,既然“城池”探測到了,難到“地支”沒有發覺嗎?不應該的,“地支”應該早就已經察覺到地下那個東西了,但為什么沒有行動呢?他的眸子如同狼一樣俯視著“城池”廣場上的一舉一動。

“隊長,你說這次任務的級別會是什么呢?”說話的是七中隊的副隊長。

“布告應該很快就展示出來了,四星至五星吧?!敝e言嘆了口氣,四星和五星屬于高危險系數的任務,一般由城池高層將士去帶領,但這次沒有人帶領,行動權交給了他們三個隊長,而且古代沒有被通知,是因為他剛回本部嗎?這其中哪里有一點不和諧,但到底是哪里,她還沒有想清楚,只是覺得,如果出了差錯,后果很嚴重。

“這只是任務,上級命令我們去做,就去做?!比嘘犼犻L開口,面目冰冷,他的名字叫天嵐,個頭在一米八七,同樣是虎齒僚音的種,有著超高強度的爆發力,法國人,進入本部已經五年了,算是一個老隊長,謊言還是很尊敬他的。

在一旁沒有發聲的就是一中隊隊長,看他的樣子完全不像是武裝部的,背佝僂的很夸張,個頭也很矮,一頭金黃色的圓寸,完全給人一種營養不良的感覺,但沒有人去挑釁他,不知是什么原因,也沒有人去提關于他的事情,他是本次任務的行動負責人,沒有他的命令,誰都不可以輕舉妄動。謊言不太了解他,因為和他沒有過多的交集,但上級命令就是天命,她只需要服從。

她在想,要不要給古代發一個信息呢?告訴他這次的計劃?手指停在了手機的開關鍵上,她沒有解鎖手機,也沒有發送短信,只是抬頭望向南天門的最頂端,似乎在尋找著什么,之后關機了手機,向機艙走去。

這一個動作被波爾多捕捉了下來,皺眉。

英國倫敦,某一處不被衛星所捕捉到的區域,一座比白金漢宮還要貴出3000萬美元的大型別墅,外觀造型是完全模仿倫敦肯辛頓花園別墅的模樣。院子里由寬葉草[慕尼黑安聯體育場同樣的草種,一塊草皮達300多萬美金]鋪成的草坪上,坐著四個年邁的人在打著麻將,牌桌旁邊站著一個蒙面的侍衛,又好像古時代的忍者,眸子中無一絲生氣。

房間內傳出iphone最經典的鈴聲……

“iphone?”一位臉上有七道疤痕的老者不經意的問道,同時手里拿著一張麻將在桌面上輕劃,當他感覺到這張牌不是自己想要的牌時,隨手就扔在了牌桌中央,這張牌從頭到尾都沒有被掀開。

“是啊,iphone,它可不廉價?!逼渲幸活^銀白色頭發的老者打趣到?!癷phone5私人訂制,這是當時一位來自香.港名叫JOE的富豪托英國設計師為他自己打造的,1530萬美元?!闭f出這個天文數字時,他的臉上并沒有過多的表情,而是專心致志的望著牌局?!八∽又篮?,也找了那個設計師,給他自己打造了一個?!?br>
“26卡黑鉆打造了HOME鍵,藍寶石玻璃屏幕,重135g的24K黃金,哦,對了,含了600顆白鉆?!?br>
“不對,是700顆,不然太輕了?!痹豪壬蟼鱽砹烁】涞穆曇?,但四位老者沒人回答,沒人回頭去看他,都死死注視著牌局。

“喂,老頭,剛有人打電話過來,說“城池”的人派出了三隊武裝部的人飛去中國了。這次行動沒有寂旯,波爾多那個老狐貍?!鼻嗄曜炖锍灾僮?,半張臉的紋身下,面容還是那么清秀,但處處透露著玩世不恭的感覺。

“噓……”銀發老者打出最后一張牌,清朗的笑聲傳在花園里:“糊了?!?br>
老者起身,旁邊的侍衛拿出遙控器按下,草坪上突然凸起了一部分,如同冰柜一般的精美倉儲閣緩緩升起,老者從中拿出一瓶2000年的納帕谷葡萄酒和四個杯子,不緊不慢的倒滿,動作優雅,如同紳士。

兩位老者端起酒杯。

“疤男怎么不喝?”青年問道?!斑@可是市價500000美金的葡萄酒??!”

“酒精過敏,享受不了這個口福了?!逼叩腊痰睦险哒f到。

青年咂了咂舌,把手中的橘子皮放進了葡萄酒中。

“不要輕視任何一位領袖,不管他在任時,帶領的好與否,都不要輕視,因為他們都有別人沒有的本事,而你卻不清楚這是什么樣的本事?!便y發老者說話時,望著杯中的酒,似乎盯著酒中自己的倒影來警誡自己。

“對吧?”老者回頭看向青年笑道:“就像到現在你還不知道這個院子里,你腳下踩的這塊草坪是否有一擊致命的機關?!?br>
青年咀嚼的嘴停了下來,一口咽下……

“另或者,你根本不知道蚩尤的種什么時候會出現……”

“可……蚩尤的種已經找到了?!鼻嗄赀煅?。

“What?!”銀發老者目瞪口呆,好像受到了一個晴天霹靂,青年扶額,這老頭的消息總是這么過時。

老者假裝面不改色的捋了下自己的銀發:“這件事下去給我細講。你為A計劃做的準備還差了多少?”

“第三重弒血,上不去了?!鼻嗄曷柤?。

老者嘆了口濁氣?!耙擦T,雖然你一樣沒有勝算?!闭f完,青年下意識的瞥了一眼身旁的侍衛,回想起了兩天前的試煉。

侍衛的名字叫零度,因為他的面部表情永遠沒有溫度,所以大家都這么叫他。他有多強大只有那老頭知道,加入“地支”多久也沒人清楚,所有人對他的印象就是老頭身邊的侍衛,但是青年自己知道,他很強大。

兩天前為了兩個月前就開始的A計劃,不斷的開發青年的第四重弒血,這是禁術,這個能力沾手,就會在自己身體的某處漸漸浮現出紋理,恰似某種圖騰,但是這紋身是嗜血的,使自己體內的血液沸騰,控制流向,灌進紋身中,血會跟隨紋理流動,而后,紋身就像是“魔鬼的契約”一樣給予自身一重又一重的力量,無與倫比的力量,但頻繁使用會因為失血過多而死。

兩天前的情景浮現于腦海。

青年走進了訓練室,看到了零度,依舊毫無生氣的眼神,就連說話都死氣沉沉:“佛爾加·羅上校,司令讓我來協助你完成第四重弒血,他說您是渴望力量的?!?br>
“嗯?!绷_只是輕聲回應。

訓練室里只有一張由金剛石鑄成的一平米方桌。

“訓練是實體對抗嗎?”羅皺眉。

“不,訓練的內容是掰手腕?!?br>
“呃……”雖然他很吃驚,但并沒有多問。

兩人的肘放在桌上,兩臂相交,雙手相握。

“訓練開始前,您不必緊張?!绷愣日f道。

“少說點乏話吧?!绷_的眸子縮成了針狀,瞳孔過渡為了金黃色。

獸眸。

“一重弒血”羅低吼,頭發似乎有了些浮動,身邊的氣流被微微帶動,右臂注力,肌肉膨脹,但零度的手臂絲毫沒有被壓,哪怕是一毫米。右半臉的紋理有少許血色的變化。

“二重弒血”羅控制著身體內的血液注入“魔鬼的契約”中,青筋在額頭上凸起,肌肉再次膨脹,一絲冷汗劃過眉心倒掛在鼻尖,羅的心里有些震撼,一般來說,他的二重弒血狀態下,可以輕松打趴十個基因含量在百分之四十左右的戰士,但零度絲毫沒有感到任何壓力,臉上依舊死無生氣。

“該死?!绷_眉目緊縮,抓拳,骨骼作響,似乎將要斷裂,周圍的空氣被這股力量壓縮,膨脹,發出“滋滋”聲,像是無數的魔鬼在他身邊環繞。

“第三重弒血,開!”一聲嘶吼伴隨著炸耳式的爆裂聲,襯衣被能量撕成了碎片,右臂的血管跳躍式暴起,凹凸的肌肉緊繃,他已經把大量的血注入進了紋身,所以面部開始發白,金剛石桌面出現了裂縫,接著四角碎掉,猙獰似乎已經無力表達羅的面容,紋身的紋理一條條被血注滿,顯露著血的光澤,血似乎是活的,有生命的個體。

雙腿已經開始痙攣,獸眸里出現了不常見的血絲,他驚訝,他震撼,他突然感覺和自己握手碰臂的人不是一個不起眼的角色,他知道老頭身邊的侍衛很厲害,很屌,很牛 逼,但這已經強大的有些離譜了,自己拼上全身的力氣,吃奶的勁兒都用出來了,但他竟然沒有一絲撼動?

粗喘聲,沙啞的呼吸傳滿了整個房間。

“第四……”羅的體力與血量明顯不支,但零度還沒有挪動,像是本身就鑄在這個金剛石桌上的一部分,只會破碎,不會彎曲……

“吼!”歇斯底里的咆哮證明了他的不甘。

“佛爾加·羅上校,這已經是你的極限了,訓練結束,以失敗告終?!币袈?,零度一瞬間用壓倒性的力量把羅的手臂擠壓在了桌面上,當臂接觸桌面的一瞬間,桌子就砸碎成了粉末,它已經承受不住桌面上的力量了。零度還是那副表情,呆泄的目視前方,好像他的手臂突然變成了一個幾千萬噸中的物體倒在了桌面上。

羅被扯了一個趔趄,摔在了地上,獸眸消散,昏了過去。


快三计划软件 山西11选五技巧 排列7开奖官网 河北11选五怎么看号 31选7开奖结果今天 四川快乐十二推荐的号码 炒股能赚钱吗 极速时时彩大小计划 浙江20选5最新 现在炒股行情怎么样 体彩排列三专家预测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