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十二城池 >第13章唐山計劃


黑色不斷吞噬著天空,漸漸過渡為了黑夜,天黑的那么清澈,那么透亮,像一個巨大的黑色玻璃籠罩著他們,無盡的夜給予了古代黑色的眸。

在離考試中心一百米的地方有一座很早以前建造的小木屋,也是休息室。古代坐在窗檐上,一只腿吊在窗檐外,靠著窗梁靜靜的望著天,手中拿了一瓶中國生產的青島啤酒,自從他去了中國后,就愛上了這種啤酒,味道清淡中,微帶苦澀,很中和,古代喜歡一個人的時候,靜靜的暢飲,這可以使他平靜,使他不再回憶過去。

手握著瓶口,仰脖灌下,這一刻,對他來說,是愜意的。一瓶見底后,抿了抿嘴,又看向躺在屋子中的方辰碩。傷口愈合速度很驚人,但古代還是在腹部和肩部給他纏上了繃帶,他望著方辰碩,眼神迷離。

他在想很多問題,一個接一個問題出現在腦海,比如,要不要一屁嘣醒他?因為這一刻古代的肚子已經開始醞釀了。

剛剛打斗的場景依舊環繞在古代的腦海里,可能等到方辰碩醒的時候已經不記得之前的打斗,因為那時候戰斗的根本不是他,是意識驅動下的魔鬼,那種力量與速度已經超越了人類極限了,如果當時的情景被錄下來,方辰碩一定會瞠目結舌吧,古代這么想,自己花了幾年的心血找到的人,果然沒有讓他失望,他摸著自己胸上隱隱的疤痕,好像還在隱隱作痛,這個疤痕就是兩人搏斗時留下的,雖然愈合了一大部分,但還是沒有完全恢復。

他又再次望向了天空,望向那黑色的玻璃球,如果現在有人看到他,會很驚詫,眼中,從前那股力量消失了,變得無力,憔悴,腰也沒有以前挺拔了,他盤著腿,手隨意的搭在膝上,完全一副破產的中年人形象,而且,忘了是多少年前的某一天,他的心早已經“破產”了。

“想什么呢?”

“Fuck!”古代從窗檐翻了下去,幸好不好樓層,不然他就又笑嘻嘻了。

“你什么時候醒的?”古代看著眼前的方辰碩。

“剛醒啊,就看到你自己坐在窗上發呆,這里是哪里?”突然他好像想到了什么,表情變的猙獰,暴躁的躍出了窗戶,撲倒了古代:“辰夭呢?我弟弟呢?”

“呃……”一絲冷汗劃過方辰碩的眉心,雖然傷口愈合了,但讓受到的內傷還沒有完全恢復,疼痛感還在。

“別急,你弟弟沒事?!?br>
之后古代給他講述了這個機器的原理,把事情告訴了他。

“你的意思是辰夭他還在中國?”辰碩瞪大了眼睛。

“是的?!?br>
方辰碩不敢相信這里的科技已經這么發達了。剛才那種真實的感覺讓他心驚膽顫,他感覺再在這里呆下去,他會瘋的,這里什么事情都有可能發生,誰知道,現在這一刻,是不是假的呢?

“老大,那我考試算及格嗎?”

“嗯……成績很好。這項考試是測試心理承受能力,當你面對你至親時,當你的至親是你的敵人時,你是否會選擇放棄生命,不過你,成績沒什么問題?!?br>
說這些話的時候,方辰碩垂下了眸子,他在想,這種玩笑還是不要再開了,當時他為什么會對自己的弟弟動手他已經記得不是很清楚了,那段記憶很模糊,只是感覺有東西令他心煩,如果這是真的,那自己……是做了多么愚蠢的事啊,一輩子都無法挽回的事情。

“不過,我給你說啊,后面還有測試,你最好做好心理準備?!?br>
“我靠,還有考試?”他已經快受不了了,這里所有東西都和自己原先呆的地方不一樣,下一場考試什么樣讓他實在想不出來,他怕了。

“下一場考試在后天,一會兒你收拾收拾,我們回本部?!惫糯鹕?,活動了下筋骨,仰天長舒了一口氣。這時候方辰碩注意到了古代胸口上的傷痕。

“老大,你胸上……”

“和你單挑時候留下的?!?

音落,喉結哽咽,一絲冷汗流過方辰碩眉心。那種傷口,是怎么制造出來的?用手可以嗎?他自己心里清楚,用自身的力量去和一個中年人打,怎么可能打的過?他慢慢意識到,這里不是天方夜譚,古代所說的話也不是危言聳聽,自己的身體里真的藏著科學解釋不透的東西?等等……快醒醒吧少年,不要再幻想自.慰了。

“想什么呢?”古代在外喊道:“快點上車,我們回去?!?br>
“哦……哦?!彼蜍囎优芰诉^去,心里癢癢的,簡陋的木屋,蔓延至地平線盡頭的一大輪明月把大地照亮,他的影子被拉的斜長。一切都像是做夢,如果真的是夢,那么,請不要醒。

城池本部,南天門,頂樓某個房間,波爾多眉目緊鎖,他至今還沒有想清楚,心里的弦一直緊繃,他不敢松懈,思緒捋了又捋:兩個月前,中國唐山地底探測到了未知生命體,‘地支’的科技不比‘城池’弱,他們應該也探測到了,但他們沒有出動調查,是在等什么?是因為他們知道‘城池’會派人調查嗎?等等……

波爾多瞳孔緊縮……那個視頻,對,他想到了那個視頻,如果按他想的,可能探測部的隊員們已經遇難死掉了,但殺他們的……是什么?又或者……是誰?顯然不可能是那個未知生命體,那么,是‘地支’的人嗎?也不對,探測部的人自身沒有攻擊性,就算是雙方探測部的人碰在了一起,也不會危及生命,會報告給雙方的領袖,等待領袖的判決。

波爾多扶額,他望向桌上的一杯紅酒,顏色那么深膩,酒杯上映出他焦躁不安的神情,突然自嘲的笑了,他是領袖,這次竟然如此不安……現在,只好等武裝部的隊員們進行[唐山計劃]了。

中國河北省唐山市,一架飛機被‘兔羽嵐迎’后代的將士們使用了超前隱匿,飛過了一方空無人煙的土地,郊土上空,數不清的黑色降落傘在空中撐開,數不盡的人身著夜行衣緩緩降落,衣色幾乎與黑夜同化,用肉眼很難分辨,武裝部的人全體到達。三個隊長帶上熱源眼睛,環顧四周,觀察沒有其他人后,下達命令,全體隊員調整時間,法國與中國時差十個小時,手表屏幕射出一束強光,打在上方五厘米處,憑空出現熒光電子模版,像投影儀一樣,不過是用空氣做了介質。

上面給出了詳細的地下入口,是在不遠處一個廢棄了好久的工廠,地點十分隱蔽。

接到任務后,所有隊員全副武裝,分散行動,向燈火璀璨的唐山市前進。

脫去了夜行衣,每人都以便裝行走在唐山市的街道上,零零散散,都像是一個飯后出來散步的正常人,但這些人的目的地都是那個工廠,所有的武器都裝在一輛看起來再正常不過的面包車上,和每一個路人擦肩而過。誰會想到上面全是熱武器呢?很多事情都是在你不知情的情況下,就在你的身邊發生了,一切都是命運吧?

謊言走在路上,突然分了神,她看著身說笑的路人,心中不由生出了感慨,也許,以前也有某些人從自己身邊路過,看著身為路人的自己不知畏的大笑,也生出幾分感慨?她從什么時候開始加入了‘城池’,又從什么時候開始為‘城池’賣命,記憶已經很模糊了,格外鮮明的記憶就是她生命中那個重要的男人,但她沒有時間去想,她開始羨慕這些真正散步的人們。她現在能做的,就是目視前方,裝作一個路人,向著目的地前進。

一輛車停在了‘城池’本部宿舍前。

“喂,我們到了?!惫糯鷤阮^,卻看見了已經睡熟了的方辰碩,靜靜的看著眼前的這個孩子,他應該很累,很累。

古代嘴角翹起一抹弧度,下車,輕輕的打開車門,把方辰碩托了出來,他聽到輕輕的鼾聲,他感覺到平緩的心跳,他已經好久沒有背過人了,上一次是1944年6月,在諾曼底,背著他滿身是血的戰友。

回到宿舍,他把方辰碩放在了床上,走出房間,拿出了手機,撥打了一個私人號碼。

“喂,寂旯,是我?!惫糯鸵粽f道。

“嗯,什么事?”沙啞的聲音傳出。

“給我黑入本部的網絡系統還有波爾多的計算機,查清楚謊言這一次去執行了什么任務?!?br>
“好的?!憋w快的按鍵聲從手機里傳來,大約過了一分鐘的時間,電話那邊響起了聲音。

“這次計劃被稱為[唐山計劃],兩個月前本部探測到了中國唐山地底有未知生命體,所以派出了探測部的人前往勘探,但在幾天前,本部收到了一個附加SOS的視頻,波爾多推測隊員們遇難了,就派出了武裝部一、三、七部隊,一共123個精英前往唐山支援,目前隊員們已經平安抵達中國唐山?!?br>
古代眉目微皺?!鞍涯莻€視頻發到我的郵件?!?br>
“是?!?br>
掛了電話,古代點燃一根香煙,自己有多久沒了解本部的情況了,竟然探測到有未知生命體這種事情都不知道。

就算派出了三個中隊,‘城池’戰斗力也不會下降多少,‘地支’應該不會趁虛而入,波爾多和羅帝提談判的事古代也有所耳聞,知道是非常時期,否則他才懶得回本部。

一短視頻發送到了古代的郵箱中。

打開視頻,三分三十七秒的短片。

當看到三分三十五秒的時候,古代皺眉,腮幫子咬的格外明顯。

視頻有問題。但他一時間還說不出問題在哪里,但現在武裝部的人已經到達了,古代撓了撓耳根,關掉了視頻,靠在椅子上,閉著雙眼,大腦試圖把思維拉成一條直線。

許久,他睜開雙眼,一只手按揉著眼角。這個視頻有問題,難道‘地支’沒有發現這個未知生命體嗎?概率太小,那他們為什么沒有出動?一個未知的干將生命源是非常珍貴的,何況這種古老生命體,他們為什么選擇放棄?波爾多和羅帝提把一切話都挑明了,但什么動靜都沒有……好像不是暴風雨前的寧靜,更像是羅帝提對這場戰爭的胸有成竹。

胸有成竹?

羅帝提是個老狐貍,他精通布陣,收攏人心……

等等……古代腮幫子咬的更加明顯,臉部肌肉緊繃,青筋蔓延至耳根。

他抓起電話,撥向謊言……

“對不起,您撥打的用戶已關……”

古代按下掛機鍵,該死,古代突然想到執行任務時,手機必須關閉……最高指揮權在本部指揮部首長手上,那個首長就是波爾多。

他知道波爾多不會聽他的……他手里握著手機發顫,他的想法沒有辦法被認證,因為他是黑入了本部的資料程序,他目前的級別還不能得知本部的這次行動……該死。

迅速撥通了電話:“寂旯,給我準備一架飛機,讓我和一三七部隊匯合,快點!”



快三计划软件 国际股市行情 飞艇pk10一天稳赚5000 快乐十分2胆全拖任5 浙江福彩15选5走势图 福彩3d和尾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大小单双软件安卓版 黑龙江p62走势图 全球汽配资源 江苏11选5前三遗漏 广西体彩十一选五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