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十二城池 >第14章陰謀


“哥,請你活下去?!狈匠截泊┲弁醢愕钠炫?,站在遠方的末日崖巔,冷冷的看著方辰碩。

末日崖?是哪里?他不知道,但心里莫名其妙的就好像知道。他說不出話,就那樣呆呆的站著,和方辰夭對視著。

“哥?!背截草p輕的喚他,好像孩子在撒嬌。他抬頭,欲言又止?!斑@個世界上除了人類,動物,昆蟲外,還會有其他東西嗎?”

方辰碩喉結哽咽,風在呼嘯,在猙獰,他的旗袍被風吹的如同撕裂的旗幟,聲音摻在風中,環繞整個天空,像來自天國的呼喚。

“哥,請你活下去?!狈匠截厕D身離去,沒有再看一眼方辰碩,只是靜靜的走,沿著那如天梯一般的末日崖向萬人矚目的太陽走去,身影逐漸被點點刺眼耀斑抹去,方辰碩想要去追,但追不上。

“辰夭,回來!”他著急,心跳加速,喉干如涸,他怕再也見不到方辰夭。

“辰夭!”

雙眸撐開!自己的手映在視線中,好像要去抓什么東西,喉結哽咽,粗喘聲塞滿了房間每一個角落,是夢。

“呵?!狈匠酱T坐了起來,嘴角輕笑,冷汗倒掛在鼻尖,風從窗縫灌了進來,拂動著他的秀發,跟著風一起演跳這芭蕾。

他扶額,手擋在眼前,按揉著太陽穴,嘴角的弧度慢慢消散了,雙嘴角下撇,臉部肌肉緊繃。擋在眼前的手在微微顫抖,兩行淚順著臉劃了下來,汗和淚融在一起,掛在下顎。

淚停不下來,第二行淚順著第一行淚的軌跡劃落,接著第三行,第四行……頻率在加快,好像淚在告訴他,不要再逞強了,我已經投降了,下顎的淚珠再也承受不住重量,滴在胸上,滴在被子上。

他哭的無聲,只是雙肩一直在抖。在方辰碩小時候,有人告訴他,男人不能哭,掉淚的男人是個廢,即使掉淚了,也不能哭出聲,都已經當個廢了,就別再成為窩囊廢。不要把自己說的多么悲傷,因為再悲傷也還是悲傷。

方辰碩抹去淚痕,靠在床頭,告訴自己:我沒哭,只是眼淚流了下來。

他真的想方辰夭了,不能所以。自從走了之后已經一個星期了,一次都沒和弟弟聯系過,說來也怪,每次分別,弟弟都特別理解自己,不會去刻意的找自己,記得初中時,弟弟要去軍訓一個星期,他告訴自己,即使不在一起了,也要像在一起一樣,當時這句話沒有那么多感觸,如果放現在,他弟弟來一句這話,他肯定像孩子一樣放聲大哭。到底誰是哥,誰是弟?

擦干了眼淚,拿起床頭柜子上的手機想給弟弟發一個短信。

“還算古代有良心?!狈匠酱T這樣想到,知道考試前先把手機幫自己保管著,不然早就碎掉了吧。他編輯了一大段話來表示自己對弟弟的思念,他不擔心辰夭不會照顧他自己,因為他比自己都成熟。短信刪了又改,改了又刪,一直到自己滿意為止,點擊發送,他笑著準備關掉手機,失敗音響起,定睛一看,尼瑪欠費?

中國唐山市區,一束黑影掠過每一個路人身邊。他已經顧不了那么多了,他拼盡全力在奔跑沖刺,用肉眼很難捕捉到,只是感覺一陣風刮了過去,感覺到不對勁的路人,也就是站在原地呆上幾秒鐘,又繼續有說有笑。

古代已經很久沒有這么慌張了,心里仿佛被一個無形的大石壓住,他的速度已經接近音速了,但他感覺還是太慢,迎面相撞的風幾乎割傷他的皮膚,寂旯已經告訴他工廠的位置在哪里,已經不遠了。

突然手機響了起來,古代的心里咯噔一下,是寂旯打來的。

“喂?”古代減慢了速度,因為到了工廠附近,幾乎已經沒有什么人了。

“本部收到了一中隊隊長的信號,說一切都很正常,沒有外敵,探測部隊員還沒有找到?!睊炝穗娫?,古代用最快的速度到了工廠,他心中的石頭依然沒有放下,現在他感覺連剛剛那個信號都有貓膩,唐山地底有蹊蹺。

他根據寂旯給他的位置找到了入口,入口很小,被一個大箱子壓著,十分隱蔽,但里面被挖的很開闊,古代下去后,撲鼻而來的土腥味差點讓他沖昏。

“天啊……”他發現這里氧氣也不是特別充足,隊員們不知道拿了氧氣瓶沒有,幸好是只有一條路,不難找,徑直的走就可以。他向深處跑去,好像一切都很平靜,難道是自己多慮了?

大概10分鐘的路程,在這里氧氣不足,古代擔心跑起來會大腦缺氧,他還想保留些體力面對突發情況。古代發現前方有光亮,在這幽暗的地穴里,他利用獸眸的超強視力維持著視野,突然映入視線的亮光,還是很刺眼。

這個地穴挖的是輕微斜下,這時候出現亮光,那么應該就是探測部建立的工作室,他跑了過去,沖出了亮光,映入眼前的環境讓他不由動容。

差不多一百平米的空間展露在眼前,這是兩個月的工程量?探測部不愧是探測部,如果這不是在地底,別人一定會誤以為是沒有鋪地板,沒有裝修的空房子,這個空間的角落里,有一個鋼制小屋,應該就是工作報告室了。

古代走了過去,小屋里沒有人,只有一盞礦燈,照著桌面,桌面上放著工作進度表。日期是三天前,也就是出事的前兩天,為什么是出事的前兩天?工作進度表是一天一寫,這為什么少了兩頁?古代把手放在工作進度表上,紙業有些潮濕,他又翻了一頁,把手放上去,第二頁不潮濕,他的腮幫子咬的格外明顯。

走出工作報告室,前面還有兩個地穴,通往不同的方向,應該是探測部分成兩個小組分別探索的。

古代挑了一個洞穴走了進去,進洞穴的前一秒,在土墻上放了一個極微型攝像頭,走進洞穴內五米,他停了下來,迅速打開手機,觀察著工作室內的情況。

在古代走后不久,工作室土墻角落里,有兩塊大土塊微動,出現了極不和諧的場面。

果然,有外人,是偽裝術,間諜和情報員的看家本事。古代沒有輕舉妄動,因為他不知道還有多少敵人藏在暗處。突然,大土塊變了色,成了人形,帶著面罩,沒法看清面容?;呕艔垙埖拇蛩愠鋈?。

古代動身跑出了洞口,那兩個人發現了古代,似乎很緊張。

“糟了,快跑?!眱扇颂S式沖刺打算從洞口逃跑,古代站在原地沒動,兩個人突然像被一只無形的打手握了起來,腳面離地,被束縛在空中。

“呃!”一股無形的力量幾乎讓那兩個人的骨頭擠碎,古代只是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一雙眸子死盯著他們。

那兩個人似乎受不了這種力道,嘴里咀嚼了什么東西,突然抽搐,雙眼發直。

“呃……”意識到他們嘴里有自備的毒藥,他消散了力道,兩人從天上掉下摔倒了土地上。

古代跑了過去,發現兩人已經身亡了,是有備而來的,除下他們的背包打開,里面是探照燈,小型氧氣瓶,和許多工具,還有一個不銹鋼杯子。

杯子?這個杯子和這里面的工具極為不和諧。他們是‘地支’的人嗎?這兩個是情報員?探測情況后回去通知‘地支’的將士們,然后在洞穴里來個甕中捉鱉?把一、三、七部隊殲滅?使‘城池’元氣大傷,然后一波端掉‘城池’?之前古代在想,那個視頻上出了問題,三分三十五秒前是十三個人,但三分三十四秒的時候一個人離開,三分三十五秒時畫面色差有變化,他考慮到‘地支’沒有出動探測部的人,是因為‘城池’探測部中有內鬼,他們依舊可以得知消息,估計探測部的那幾個哥們已經死了,尸體也被運送,因為他并沒有嗅到尸腐味,那一個內奸把視頻附加SOS信號,晚一天發給本部,造成一種探測部隊員遇難但卻沒有死的假象,讓‘城池’派出兵力支援,其實,‘地支’的人已經做好將派來的武裝部一網打盡的準備了,剛才那兩個應該就是情報員,而‘地支’的兵力應該就在工廠附近不遠處,但他們沒有想到自己會來……兩個情報員做好了充分的準備,嘴里含著膠囊毒藥,一旦遇難,就咬破服毒自盡,過一段時間情報員沒有出去的話,外面的人就會知道情況有變,會蓄勢待發,不會盲目進攻。

“喂……古代?你怎么會在這?”

聞聲回頭,是三中隊隊長天嵐,和一中隊隊長,特波,還有三中隊隊長懷里抱著的七中隊隊長謊言。

“她怎么回事?”古代問道。

“缺氧,這次獲得情報太少,裝備備份不足,沒有拿氧氣瓶,謊言用腦和活動量太大,昏了過去?!?

古代皺眉:“ 你們怎么出來了?”

“我聽到外面有動靜……就……”天嵐表情突然變得嚴肅,他發現了地上那兩個人?!八麄兪钦l?”

“侵入者,你們被算計了?!?br>
“呃……”

“先不要問那么多了,趕快離開這里,你們帶的戰士呢?”

“這里空間太小,我讓他們隱匿于這個工廠附近的一個工廠了,他們守在那里?!碧鞃拐f道。古代拿出手機拍攝了工作報告室,背上那兩個不明來歷的人的背包,三人向洞口趕去。

“探測部的人沒有找到,但有干涸的血跡,應該已經掛了,對方沒有留下什么線索?!?br>
“嗯?!惫糯寄烤o鎖,剛剛天嵐騙了他,謊言的體質他很了解,在水下憋上十分鐘沒有任何問題,在這里會缺氧昏倒?說什么他都不信,還是那有濕度的工作進度表和一中隊隊長向本部的發送的平安報告,謊言昏倒的情況為什么沒有匯報?不可能是發送報告后的幾分鐘內昏倒的吧。還有不對勁的地方,古代所推測的只是表面,下面應該還隱藏著一個大陰謀,是什么呢?問題處在天嵐身上嗎?

“對了,你怎么來了?”

“我來輔助你們完成任務?!惫糯f到。

“還有什么輔助的,人都掛了?!?br>
四個人出了洞穴。

“通知你們的人,給本部發消息,讓本部派人來接你們回去,還有,不要給別人說你們見到我了,不然我會翻臉,記住?!?br>
“嗯?!碧鞃够貞?,站在一旁的一中隊隊長始終沒有說話,古代用余光掃到了他。

“哦對了,還有,讓你們的人派三十個,每天在這附近守著,本部應該還會派探測部的人來進行工程,你們的人就做保護工作吧?!惫糯f到。第一隊隊長思考片刻點頭示意。

古代自己心里清楚這么做的原因。第一就是如果這三十個留下來的人死了,那么自己的推理是正確的,如果沒死,那就是事情沒有這么簡單,后面還有更大的陰謀。

他轉身離去,拿出手機,撥通……

“喂?給我準備專機,我回去了?!?br>
雖然拿人的生命做這種事情很卑鄙,但他沒有感覺到自己卑鄙,因為戰爭不卑鄙,戰爭中從不缺少有人犧牲。



快三计划软件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黑龙江快乐十分技巧投注技巧 今日股市行情大盘 好运快3诀窍 内蒙11选5前三直选遗漏 体育彩票排列三排列五 北京赛车官网视频直播 股票涨跌是根据什么 手机版吉林十一选五 辽宁快乐十二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