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十二城池 >第16章憶境


“世間的真實虛偽,誰說的清呢?”

“??”他站在離他五米外,聽他自言自語。

“什么是對?什么是錯?”他繼續說到,聲音中透露著凄涼,上千年的凄涼……

“若生命賜予你無數張面孔,你會選擇哪一張?”長發男背對著他。

“喂喂,搞什么?這個長發男是誰?自己認識他嗎?頭上那兩根粗壯的斗牛角是怎么回事?偽裝派對?這貨是誰請來的演員?”他心里這樣想到,但他沒有說出來,只是呆呆的站在屬于自己的位置,一動不動。

“沒什么事是可以推敲的。你強大,優雅,無與倫比。你是權威的象征,你感到很自豪,對嗎?”長發男的聲音越來越低沉。而他的心跳卻越來越快,他看著長發男的背影,有一種熟悉的感覺,是那么的熟悉,就像是在看……自己。

精壯的身軀,把力量兩字詮釋的如此清晰,灰白色的長發順著雄厚的肩垂落。好美,原來力量和權威是那么的美。

他快速的搖了搖頭:“天吶,難道自己是同性戀嗎?竟然看著一個男人的后背發呆?”他雖然這樣想,雙眸還是緊緊盯著他的后背,目不轉睛。

“活在這個世上,總得為了些什么,面對這個世界,你掛上了面具,嘴角咧到耳根的小丑面具,每個人都是如此,面具下總是千瘡百孔,暗自流淚,但面具幫你掩飾了悲傷,騙過了別人,也哄住了自己,挨過千年?!?br>
他喉結哽咽,因為他完全聽不懂長發男說的是什么,又好像理解,每次這種不符合邏輯的矛盾讓他心煩意亂,他想破口大罵,他想離開這里,卻突然發現這里哪里都不是,全方位的空白,只有他們兩個人,站在空白里,好像是一個永遠摸不到邊的空間,也突然發現他動不了了,眼睛是自己的,心是自己的,思維是自己的,但身體不是。

“你孤獨嗎?”長發男問。

他的心貌似被冷水澆了一下,渾身充滿涼意。

“最初,感覺孤獨是一件很酷的事,后來,感覺孤獨是一件凄涼的事,現在,感覺孤獨不是一件事,對嗎?”他自己說到,讓他自己驚詫,這些話他沒想說,可不由自主的說了出來:“有時需要的是真正的絕望吧?真正的絕望跟痛苦和悲傷都沒有什么關系,真正的絕望讓人心平氣和?!彼^續說到,這次換長發男站在那里聆聽。

我靠,什么情況?這還是自己嗎?這么酷的話竟然從他嘴里說出來?可他說的話,他自己也不明白什么意思。

“呵?!遍L發男輕笑:“明白的道理就不是哲理了,這里本來就是不明不白的話,上千年悟出的哲理?!?br>
不是吧,自己想的東西他怎么會知道?為什么他滿嘴上千年?上千年有他嗎?這怎么看他也就是一個年過三十的大叔,怎么滿嘴胡咧咧?

“做你該做的事,不要離初心越來越遠?!遍L發男抓拳,一股涼意直逼他的心臟,渾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尖銳的指甲把拳心刺破,血順著指縫擠了出來,滴在了地上,滴在了空白上,一瞬間,空白變了色,似乎被那一滴血染紅,鋪天蓋地的血紅。

他的內心澎湃,激動,開始翻滾。

“他們在富麗堂皇的宮殿,我們在漆黑如夜的荒林。他們生在天堂,我們處在絕望。他們的幸福,萬人皆知,我們的悲,無處遁形……”長發男緊握的雙手,緩緩松開,他回過頭,看向自己……

瞳孔猛然收縮,他幾乎要瘋掉了。

那不是面具,而是真正長在頭上的斗牛角,他好像在哪里見過他,而且他竟然擁有和自己一樣的面孔?!一模一樣,似乎是野獸版的自己……他在哭?兩行淚掛在他的臉上,他流下的是悲傷,是絕望。

看著他的眼淚,腦海中閃出了無數幅畫面。

如巨人脊椎般的十字碑矗立,熊熊的大火燒黑了十字碑的底部,大地在塌陷,裂縫如蜘蛛網般布滿整個地域,房屋化為灰燼,樹木被大火燒干,從中斷截,筆直的摔落,大地微顫……他目視著前方,看著蔓延至地平線盡頭的甲胄士兵,拿著冰冷的長矛,指向自己。

畫面一瞬間切換,他渾身顫抖,汗和血融合流過自己的肌膚,他手中握著長矛,矛身血的余熱是那么的清晰,數不盡的尸體在他的周圍,殘肢斷臂讓他平息,天空是灰色,如血染的紅色太陽被大地沒去了一半,紅色的余光把大地照亮,銀色的盔甲被血抹去了光澤,無數冷兵器斜插在大地,所有的人都是他殺的,無力的跪下,仰天長嘯,震碎了天的一角。

畫面又再度切換,冰冷的長矛刺穿了他的腹部,疼痛感被憤怒壓下,一肘砸向前面的士兵,士兵被撞在巖山,山石崩塌,山如紙一樣被撕裂,他用自己的手擊穿了士兵的胸膛,血如花泉一般涌出綻放……

絕望的嘶吼,揪心的痛楚,被血染的大地,冰冷的尸體,被大火燒黑的十字碑底部……畫面在他腦海里極速切換閃過,頭痛欲裂,畫面像是銘刻在腦揮之不去……愈來愈清晰,真實的讓他害怕,恐懼。

“吼??!”

“呼……呼……”他粗喘著,雙眸失神……渾身無力,視線不是非常完整。

“該死?!彼p手抱頭,最近總是做惡夢,自從那個人離開后,他就一直做這種夢,無限死循環,這些夢讓他清晰的害怕,他蜷曲在床頭,望著窗外那高空中掛著的一輪明月。

月亮,孤獨嗎?

他拿出手機,點開那已經看了無數遍的短信,是那個人發給他的,那個最親近的人。

城池本部

自從離上次爆炸事件后已經四天了,武裝訓練室也已經修復好。一共四名死亡的士兵,在波爾多的示意下進行了厚葬,目前還沒有告訴他們的家人,他打算分別派人親自去他們家屬的住處告訴他們這件不幸的事,四天的時間,波爾多把自己關在屋中。眉目從未舒展過,這是他的失誤,天大的失誤,可竟然到了現在還沒有查出一點線索,他沒有臉去面對城池的每一個干部。

敲門聲響起。

“進來?!辈柖嗾{整語氣。

門被打開,金歷手中抱著大堆文件進來。

“將軍,根據偵查部和‘天網’的反映,外部勢力入侵這個可能性已經被排除,‘天網’也沒有被入侵過的痕跡。很可能是……”

“城池內部的人?”波爾多接話。

“是的?!苯饸v回答的斬釘截鐵。

真是荒誕,城池內部有地支的奸細嗎?都是流有前四干將之血的后代們,他們忠誠,這個爆炸真的是有什么陰謀嗎?還是說……

“將軍,根據爆炸程度斷定了是C4塑膠**,數量巨多,才造成如此破壞力,不然士兵們不會那么輕易被炸死?!?br>
“C4塑膠**?這是有目的性的攻擊?!辈柖嗥鹕??!芭阄胰刹椴?,把這一個月時間的監控錄像調出來,去找三十個人,一人查一天?!?br>
“我不贊成這樣做?!?br>
“為什么?”

“如果對方是在夜間安放,并且武裝過的,就算看見也很難分辨對方是誰?!?br>
波爾多雙眸失意。難道就這樣?這次偷襲不了了之嗎?他根本沒有考慮到這種事情會發生,打的他措手不及,他是誰?有何目的?如果真的是有內鬼,他不可能這么久不漏出一點破綻,在這個時間,搞出爆炸,有何用意?是在警告示威嗎?他拿出手機,打開通訊錄,不斷的下翻,當看到了一個寫著“首長”備注的時候停了下來。

他要向他求助嗎?可能又會被罵窩囊廢吧,波爾多呼了口濁氣,關閉手機,放在了桌子上。

城池宿舍

“尼瑪?!老子來這里之后啥事沒干,各種挨打??!”這就是方辰碩清醒后的第一句話,拿著桌上的衛生紙用力砸向地面,紙筒滾出去了好遠,像白色的地毯……

“你想發泄敢摔貴點的嗎?拿紙出什么氣?”古代在一旁看著他,雙眼布滿血絲。

“他媽的,我要砸了窗戶??!”方辰碩繼續大發雷霆,穿著一條小內褲沖向窗戶,幾步后停了下來,回頭:“你瘋了?你竟然不攔我?”

古代揮手:“你隨意?!?br>
“我靠……”方辰碩坐回了床上,一頭黑線。

古代輕笑,他騙方辰碩是醫療部的醫學技術牛逼才把他救了過來,但其實他什么也沒做,他只是抱著滿身是血的方辰碩回到了宿舍,他知道他的生命力頑強,但沒想到如此強大,那么重的傷,三四天的時間完全愈合,這是什么?打不死的小強?他之所以不把他交給醫療部,是因為方辰碩基因含量不穩定,他怕方辰碩那高純度基因含量被城池發現后,會被當作實驗對象,這三、四天里古代守著他,從未睡過覺,這種時候,可不能再出差錯了,那么多年的時間總算遇到了他,不能讓城池中可能成為最強的人死掉,罕見的蚩尤種。

“老大,你哭了?”方辰碩看見古代充滿血絲的眼。

“哦,不。有些累了?!?br>
“我昏迷了多久?”

“四天?!?br>
“哇靠?!彪y怪自己渾身無力,已經四天沒進食了……他摸著纏著繃帶的肚子,突然莫名的委屈起來,這都算什么事啊,自己的點有這么背嗎?在學校運氣差,但最少沒有生命危險,現在好了,來這里了,不知道什么時候自己就死了,連遺書都來不及寫。

“醫療部真強大啊,我都以為自己要死了,被治療后連一點疤痕都沒有?”方辰碩摸著自己的肌膚。

“行了,你在休息休息吧,過兩天準備考試?!惫糯f到。

“考試?!”他聽見差點從床上跳起來,這尼瑪再考試是要死人嗎?

“嗯,武裝部的考試,是新兵集體考試,不出差錯應該在兩天后?!惫糯c上了一根煙:“對了,之后本部會派人來問你爆炸當天的情況,那天你為什么會在那里?”

“我為什么會在那里?!我還來氣呢!謊言大姐呢?”

“你找她干嗎?”

“是她打電話叫我去那里的?!?br>
瞳孔猛然緊縮,煙從手中滑落,掉在了地上,摔出了少許火花四濺……


快三计划软件 陕西11选5预测下期号码 江苏快3大小玩法说明 广西快乐十分查询结果 时时乐上海开奖走势图 贵州省快3 买彩票网站一分彩 快乐12下期预测号码 北京十一选五体彩一定牛 湖北快3基本走势图一定牛 北京体彩快中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