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十二城池 >第18章錯誤思維


夜,靜靜的。月光照在大地上,仿佛一層輕紗,又仿佛是一層濃霜。靜夜是美好的,但從中也透露出一點點凄涼,渲染著那肅殺的氣氛。

方辰碩躺在床上一動也不敢動,即使不睜眼也可以感受到外面的世界已經黑暗了。他的內心在狂呼,在咆哮,因為他身上的某一處已經癢的不行了,原來當演員也不是好當的,早知道這么折磨,當初還不如古代直接把自己打昏算了。

這可是人命關天的大事,況且還是自己的命!

在天花板的隔層中,方辰碩的正上方,一雙眸子在黑暗中窺探著,當時古代上了飛機,就把自己裝在一個箱子里,從另一側機艙被運輸了出來,等到謊言走后,他迅速的回到了宿舍,藏在這個隔層中。

不知道已經多少個小時過去了,屋中一丁點動靜都沒有。他的心一直被吊著,他害怕那個人會突然出現在他的視線里,他害怕那個人就是他所想的人,那個從十一歲就跟著自己的謊言。

“如果我死了,告訴她,我不是故意的?!睗M身是血的古代和一個男人背靠著背,躲在一堵墻后,嘴中的煙已經燒完,煙灰積結了好長,看著即將要掉落。

“呼……”古代揉了揉太陽穴,奇怪自己怎么會想到那些事情,幾十年前的事,忽然記憶猶新,他想要不去想,但回憶似乎在他大腦中掙扎,讓他無法擺脫。

“你什么意思?”那個男人問到他。

“沒什么意思,一會兒我出去攔住他們,你趁機逃跑?!惫糯缌藷燁^。

“操,你知道你在說什么嗎?要死也死一塊?!?br>
“不,如果兩個人都死了,情報就遞不出去了,而且,也沒人幫我給她捎話了?!?br>
“呃……”男人愣住。

“況且我的話還有機會生存,換成你八成是活不成了,我也身負重傷了,就算逃跑就會被追上?!惫糯o槍上膛,嘆了口濁氣:“這熱武器對外面那群東西幾乎不管用,該死?!?br>
“活著出去?!蹦腥丝粗?。

“看心情吧,你快點走?!惫糯荒蜔┑膿]手。

男人欲轉身,又停了下來,回頭。

“我擦還不走?磨磨唧唧真他媽娘們?!?br>
“我問你最后一個問題,這次事發全部是因為她,你恨她嗎?”

“不恨?!惫糯驂ν馓筋^察看情況,隨意的回答。

“那么多女人,偏偏為了她把命搭上,值嗎?”

音落,古代渾身一顫,回頭看著那個男人,許久才回答:“當你久經沙場,浴血奮戰,每天過著機械化的日子,突然有一個女人為你沏了一杯咖啡,你的感情線就突然崩潰了,也許你不懂,很多女人都美麗,但只有她動人?!?br>
“可……”

“快滾!”古代壓身,因為他已經感覺到了它們的靠近,男人也不例外。

“我走了?!蹦腥耸种芯o抓著密封文件,俯身后退,消失在了黑暗中,之前古代聽到他說:“沒想到有一天,逃跑也會從我們口中說出來……”

古代輕笑,從墻后沖了出去,與那無數雙血淋淋的眸子目目接視……

“呃……”古代深呼吸,強行把自己拉回現實,壓下了回憶,沒想到自己也會兒女情長,他不是刻意去想的,因為每當她想到引發爆炸的人是謊言時,他的回憶就會涌現出那個自己曾經深愛的女人,感覺有些對不住她。

正當古代還糾纏在回憶中時,門被打開了,一瞬間精神緊繃,屏住了呼吸,撐大雙眼,迫不及待的想要看清那個人是誰。

當聽到門被打開時,方辰碩也嚇了一跳,他一動都不敢動,盡量調整自己的呼吸均勻,就好比遇見了一頭熊,得裝死一動不動,只不過現在能呼吸而已。

那個人走進了方辰碩身邊,同時也走進了古代的視線,那一瞬間的心跳停止讓古代倒吸一口冷氣。

是謊言,真的是她。

糟了,他現在大腦完全空白,如果一會兒謊言要殺死方辰碩,自己要出去阻止嗎?他明白謊言的性格和做法,如果被發現爆炸是她引爆的,那么她一定會自殺,怎么辦?為了一個蚩尤的種失去了一個最重要的人,還是相反?真是可笑啊,這個可笑的人心,可笑的世界,命運給出你無數個V字路口,你沒有退路,只能選擇眼前的兩條路,一條通向毀滅,一條通向絕望,而且選擇時間是那么的緊促,世界上誰會知道以后的事呢?可命運總是把你打的措手不及。

“唉,你真命苦?!敝e言開口,就那樣挺拔著背站在床前,俯視著床上看似熟睡的方辰碩,目光中充滿了冷血……

“堂堂蚩尤的種,那么偉大的血統,那樣高貴的存在,卻被這些事搞的如此卑微,受盡了侮辱?!敝e言的分貝越來越高,情緒起伏很大,似乎在責備,又似乎在嘲笑,突然從腰后抽出了一把利刃……

“帶著你那稀碎的自尊離開這個世界吧,你不配做蚩尤的后代!”撕裂聲響起,那是皮膚和血肉被割裂的聲音,利刃捅進了方辰碩的胸腔,綻放的血花噴灑,濺在床單,被子,和謊言的衣服上……

古代和方辰碩同時撐大了雙眼,四目接視,一個眸子中充滿了緊張和對不起,另一個眸中盡是疑惑。

“呼!”

古代屏住呼吸定睛。

方辰碩靜靜的躺在床上,沉穩的呼吸,謊言坐在床邊,安靜的看著他,眸子中充滿了憐憫,窗外的風吹進來,拂動著謊言的金發,一切都那么和諧,那么寧靜。

“我發現你是真的點背……”謊言說到?!皝磉@里什么也沒做,全是挨打。跟著古代也是苦了你了?!?br>
古代想要大口呼吸,剛剛他的精神過度緊張竟然出現了幻覺,他目前感覺呼吸都成了一種奢侈。

不過現在一切都好,一切都好……

英國倫敦

“老頭,你的計劃都跟著節奏走了,為什么還不進攻城池?”佛爾加問到羅帝提,兩人走在陰暗潮濕的長廊里,像是通往地下某個房間的路。

“呵,你以為城池會很好拿下嗎?現在是什么年代?你想引發第三次世界大戰?一群流有干將血的野獸正面發生沖突會是什么后果?”

“世界本來就混亂了,已經沒人記得起過去的事了,何不重新創造呢?”

音落,腳步聲停止……長廊里安靜的令人心慌。

“你太幼稚了?!绷_帝提說到?!安还苁遣柖鄮ьI的‘城池’,還是我們‘地支’,最終的目的是什么你知道嗎?”羅帝提的聲音冰冷,像一層冰,瞬間覆蓋了佛爾加的全身,他呆呆的站著,視線從羅帝提身上移走,沒有接話。

“我們的目的是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加美好,不是去破壞,更不是去毀滅,所謂的什么重新創造?沒有任何一個人有資格說出這句話?!?br>
“你說沒人記得以前的事了?從古至今從不缺少干將的后代,有很多人都有最清晰的記憶,例如中國東漢時期唯物主義思想家王充,他就擁有最完美的記憶,但當他覺醒時,他發現這個時代已經變了,他寫了名著[論衡],片面的透露了十二地支,做了微微的改動,從此中國才流傳著十二生肖般的神話。還有歐洲傳教士意大利人郎世寧[Giuseppe Castiglione]主持設計,法國人蔣友仁[R.Michel.Benoist]設計檢修的十二銅首,放在中國的圓明園中,那本該是中國的東西,包括很多執政家,他們都擁有最清晰的記憶,他們是怎么做的?都在好好的維護這個世界,后來發生的第一次世界大戰和第二次世界大戰是因為經濟和政治利益導致的,這是歷史的推動,誰也沒辦法阻止,但現在已經和平,你還想引發戰爭嗎?”羅帝提的聲音如鋼鐵般鏗鏘有力。

佛爾加啞口無言。

“我明白了?!彼穆曇粲行o力。

“這就是為什么我是統治者而你不是,你太年輕,連最根本的目的是什么你都不知道,還口出狂言重新創造這個世界?”羅帝提干笑了兩聲,像是爺爺訓斥孫子一樣,對孫子的一無所知感到悲哀。

“我們現在做的,只是要讓‘城池’歸順我們,重返‘十二地支’,那才是最完整的,只是使命,可每個偉大的計劃都伴隨著犧牲,我們只有縮小犧牲范圍,避免傷及無辜?!?br>
佛爾加明白,羅帝提擁有的智慧和手段,是他不具備的,羅帝提是強大的。兩人繼續前走,長廊里又回蕩著兩人的腳步聲。

“城池中,有一個政策?!?br>
“什么政策?”

“所有人都要學會中文,知道為什么嗎?”

“呃……”佛爾加搖頭示意。

“因為中國是神奇的,神秘的,堅韌的,它是一頭沉睡的獅子,它有多強大沒人知道,我并不是崇華媚外,它的蘇醒,只是時間問題?!?br>
兩人再無言,佛爾加突然感覺這個世界很大,強者很多,他自己太過于渺小,并且思維從來都是錯誤的,他一直感覺他們都是流有干將之血的超強人種,他們有實力去擊垮這個世界,然后創造屬于自己的文明,卻從來沒想過現在就是上古文明的后續。中國是強大的,方辰碩是中國人,是第二干將戰神蚩尤的種,這就是羅帝提要毀滅他的原因嗎?他可能想到,或許有一天,那個少年會威脅到他,所以先鏟除后患嗎?

夜色逐漸退散,黎明之光破曉,刺破了黑暗重返大地,地面如同籠罩著銀灰色的輕紗。天亮了,來的那么悄然無聲,萬籟俱寂。

一縷光透過窗戶射向屋內,打在謊言的臉上,灑在她的頭發上,像是融合,顯得如此金黃,刺眼。

她在沙發上安靜的熟睡,身上披著古代很久不穿的外衣,一副唯美的畫面展現在了古代眸中,像是姐姐守護著生病的弟弟,在一旁累的睡著了。方辰碩不知不覺中開始打鼾,這種拿生命開玩笑的時刻他也能睡著,那得是多么沒心沒肺?來到這里之后,方辰碩可能最開心的時刻就是睡著的時候吧?什么都不用想,醒后就發現自己是在中國,自己的家,自己的床上,之前這里的一切,都是場夢?

古代一宿沒合眼,都在那個夾板中注視著房間內的一切,什么都沒有發生,謊言什么都沒做,只是聽從自己的指令來這里守護著方辰碩,也沒有其他人來過……長長的呼了一口氣。

難道是自己太過于敏感?古代這么想到,自己的思維推理從最開始都是錯誤的嗎?但他還是沒有消除警惕,因為內心有個聲音告訴他,這才是暴風雨前的寧靜……


快三计划软件 广东快乐十分钟查询结果 青海11选五电机图下载 黑龙江11选5分析 pk10五码技巧稳赢公式 三连码肖 黑龙江省快乐十分 加拿大28双向预测 广西11选5预测 破解 推荐股票代码 湖北快3走势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