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十二城池 >第19章二中隊


晨曦徐徐拉開了帷幕,帶著清新降臨城池。許多機械化設備已經開始了運作,一些被科技部所制造的衛生戰士開始清理著城池的每一處。

睡意惺忪的哈欠聲從古代的房間傳來,謊言伸了個懶腰,揉了揉朦朧的眼,擦去眼角擠出的少許淚珠。

“煩人,竟然睡著了?!彼压糯耐庖炉B好放在沙發上,又回頭看向呼呼大睡的方辰碩。

“呵,應該沒什么大礙了?!彼⒅牒笳f到?!敖憬阄铱刹荒芤恢迸阒懔?,還有任務,先走了?!币袈?,關門聲響起,回蕩在房間中,伴隨著方辰碩的鼾聲,像一首抽象的曲子。

謊言應該回自己的家中洗漱了,一時半會兒應該不會再來了,古代把一處隔板打開,翻身下來,走在方辰碩床邊……

清脆的巴掌聲響起……

“臥槽,你干什么?!”方辰碩驚醒,連睡覺都不能自然醒,尼瑪還得心驚膽顫……

“我搖了你好久,你沒醒,才選擇這種方式叫醒你?!?br>
“放屁!你就沒搖我!”他捂著被扇的臉,驚詫的看著聳肩的古代。

“行了,先說正事吧?!?br>
“嗯?!狈匠酱T扣掉了眼角的眼屎打了個哈欠。

“昨天晚上什么都沒發生?!?br>
“顯而易見咯?!狈匠酱T看著自己完好無損的身體。

古代皺眉:“可昨天是殺掉你的最好時機,這種機會過了這一次可能就不會再有了,可謊言沒有動手?!?br>
“這不是很好嗎?”

古代愣住,方辰碩剛剛說到這不是很好嗎?他沒聽錯,他的確說了,這孩子腦子是秀逗了嗎?這對古代來說也許是很好,但對城池不好,昨天那么絕佳的機會,謊言沒有動手,那么也就是說炸訓練室的另有其人,而這個人還在暗處,隨時可能再次敲門,方辰碩還說好?下一次不一定哪里又爆炸了,恰恰方辰碩還在現場?

古代自嘲的干笑兩聲,眼前這個孩子大腦完全是一根筋,他沒想過自己的生命被威脅到了該怎么辦,只是本能的想著對他好的人,對于這樣一個孩子,他昨晚還在想怎么抉擇。

“嗯,好,是好?!惫糯t遲的回答。

“老大,其實吧,我感覺謊言姐挺好的,她應該不會干出那種事?!?br>
“是啊,我也希望如此?!惫糯鷩@了口濁氣,他想應該找個機會問清楚。

城池武裝部,二中隊會所。

“再過一天,不出差錯就是新人考試了吧?!币粋€身著軍事化服飾的人說到。

“是啊,這次新人有300多個,武裝部的只有三十多人報名?!?br>
“誰會想來我們這個部門啊,吃力不討好?!?br>
“你這么說就不對了?!?br>
“要是前幾天不出那些事,考試估計都結束了,不知道今年會不會有人來我們二中隊?!闭f到這里,再也沒有人接話了,前幾天是二中隊的訓練時間,可武裝訓練室卻爆炸了,死掉了四個兄弟。他們在自己的國家當地都屬于不受大眾歡迎的人,來到這里,他們互相認同,互相幫助,互相鼓勵,這里是他們的重生之地,是他們的家,一個中隊的都是親人,從某種意義上講,他們是流有同樣血源的親人,都活了十幾年甚至幾十年,來到這里才發現自己的親兄弟都散布在世界各地,好不容易遇見了,真的好不容易,在這里,真的和每一個人都合得來,他們也想有羈絆,體驗兄弟之情玩生死之交,喝醉酒承諾一輩子,打牌抽煙罵臟話,每天的形影不離讓他們感覺自己都是同性戀,他們也想像小說里,電影里那樣,就這樣勾肩搭背的走下去,當老了要死去時,看著QQ里不再跳動的頭像說,下輩子我們還是兄弟??墒虑闉槭裁磿@樣發展?和自己想象的命運劇本完全不一樣。當他們在爆炸那天趕往訓練室時,看著自己的兄弟躺在火海中,倒在廢墟里,滿身的血和焦黑的軀體,他們第一反映以為這是城池搞的驚喜,難道哪個兄弟又過生日了嗎?城池里的人什么事都干的出來,什么事情都有可能發生,慢慢的,他們看著繼續倒塌的訓練室才意識到這只有驚,沒有喜,那些嘶吼聲讓他們的心臟幾乎爆裂……

淚與血融合滴在火堆里,他們的哭聲沒人能聽見,也沒人能聽懂,所有的悲傷和痛苦都化作:“救人,快救人?!睅讉€簡單的字,一切都來的那么突然,他們的兄弟沒有通知他們就走了四個,一聲不吭的走了,所有人都不相信他們之間的感情是一幕短暫的煙花,可現實就擺在你的面前,煙花引爆了。

二中隊沒有人從失親的痛苦中走出來,但必須若無其事,強顏歡笑,因為他們是男人,二中隊人一直都很少,只有二十余人,屬于自由作戰團體,因為他們的訓練程度是最極限的,攻擊性也是最致命的,但畢竟是血肉之軀,沒有扛過毫無防備的大規模爆炸。

“貓子,你……”一個兄弟喊道,所有人都看向角落。

他坐在陰暗的角落里,黑色長發及腰,精致的面容如同一座完美的雕塑,他只是呆呆的看著手機,看一則短信,他兄弟臨死前發給他的一則短信,短信的內容是:“這訓練真他娘的累啊?!笔窃诒ㄇ暗膸酌腌姲??他想他兄弟一定不會想到這是他活著的最后一條短信吧?

他呆呆的看著手機,熒屏的余光照出他呆滯的表情,屏幕漸漸暗下去,又重新打開……暗下去,再次打開……

“貓子,你別這樣了?!币粋€兄弟向他走去,被稱為貓子的人起身離開。

“行了,讓他靜靜吧?!币粋€沉穩的聲音傳出,所有人回頭,是二中隊隊長,秦世,中國人。

“隊長……”所有人起立,唯獨貓子從會所后門離開。

看著他有些佝僂的背,秦世嘆了口氣,頓了頓說到:“犯我城池者,無論他是誰,誅!”

“是!”回答聲如機械般整齊。

“明天就是新人考試了,胖子,給二中隊也做點宣傳吧,看有沒有人愿意加入我們二中隊的?!?br>
“明白?!?br>
“哦,對了,關注一位新人?!鼻厥勒f到。

“誰?”

“方辰碩,他和我一個國籍,血統檢測是蚩尤的種?!?br>
“蚩……蚩尤?”

“嗯,可能因為考試一直拖,還沒有很多人知道城池來了第一個流有蚩尤血的人?!?br>
“明……明白了?!迸肿油掏碌?,罕見的蚩尤種,強大而不可多得的存在,應該是人高馬大,實力超群,性格暴躁的類型吧,那種人……合群嗎?

“沒什么事的話,各忙各的吧?!鼻厥擂D身離開。

城池,休閑A區一家咖啡館單間。

古代坐在桌前,手中把玩著一個不銹鋼杯子,眸中塞滿了迷茫。這個杯子是在中國唐山地底,那兩個來歷不明的人身上搜出來的,當他們斷氣后,古代檢查了他們的背包,卻發現了這個不合當時情理的杯子,回來后,他找人去調查了這個杯子,發現上面有已經死去的探測部隊員的指紋,不容置疑,這個杯子是探測部的人用過的,可為什么會在其他人的背包里?那兩個人試圖帶走它?這個杯子有什么蹊蹺嗎?還有工作進度表為什么少了兩頁?第三頁比第四頁潮濕?

該死,想到這種種的疑問,古代就心煩意亂,這中間放生的事情有太多古怪了……探測部的人死后,對方為什么要隱匿尸體?到現在都還沒有找到。還有根據謊言的體質,她竟然會昏過去?在一、三、七中隊到達唐山地底后的這一段時間,發生了什么事,可能也只有當事人知道了吧。

門突然被打開,謊言走了進來。

“怎么還是這么沒禮貌?進屋不敲門?”古代皺眉。

“哎呀,你就當我敲過門了,約我什么事???”謊言大大咧咧的坐下,在熒屏桌面上點擊了一下“拿鐵咖啡”選項。

“沒什么,你們從唐山回來后我也沒問過你,你為什么會昏倒?”古代開門見山。

“你怎么知道?”謊言驚訝。

“后來我也去了,輔助你們執行任務,詳細的去問天嵐?!?br>
“呃……我想想……當時,我就感覺胸口發悶,頭昏沉沉的,后來的事我記得不太清了?!?br>
“你身為一個中隊的隊長,執行任務時因為身體狀況昏倒?以你的體質也不會昏倒?!?br>
“所以我也奇怪啊,當時進入地底后,發現了兩條被探測部開辟過的道路,所以天嵐和一中隊隊長進去勘察,我在報告中心檢查工作進度表,后來意識就漸漸開始模糊了,我以為是大腦缺氧造成的?!?br>
“工作進度表?檢查的時候有問題嗎?”

“沒問題?!?br>
古代眉目微皺:“讓你手機給我?!?br>
“干什么?”謊言把手機遞給了古代。

許久,古代把手機還給了謊言,起身離開。

“誒?這就走了?出什么事了?咖啡還沒喝呢?!”

古代沒有理會她,走出了房間。

“神經??!”

古代離開了休閑A區,腮幫咬的格外明顯,眸子里的寒氣幾乎讓周圍的溫度扯低。

謊言檢查工作進度表時,沒有問題,可他去時少了兩頁……謊言的手機里沒有和方辰碩的通話記錄,這兩人,其中有一人撒了謊……



快三计划软件 吉林快三人工计划网 青海11选5出号走势图 吉林十一选五查询 在线配资平台哪个好 山东十一运夺金 博彩网站评级 秒速快三预测 a000001上证指数o 江苏十一选五专家推荐 福建体彩31选7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