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十二城池 >第20章焦點


方辰碩那種孩子會撒謊嗎?顯然無利可圖,那謊言又是為了什么呢?

城池中央的大鐘樓,古代坐在上面,一只腿蜷曲,另一只腿在半空中吊著,聽著鐘的搖擺聲,百無聊賴的望著天空,真寧靜啊……嘴中的煙即將燒完,煙灰掉落,順著大鐘樓飄落,像翅膀被燃燒殆盡的天使。

“武裝部新生,方辰碩!”

“到!”

“編號A307?!?br>
方辰碩接過城池所謂的準考證。

“這樣就要考試了?”新生們喃喃自語,長官們呵斥安靜,然后繼續發著準考證。今天是城池武裝部新生的集體考試,學員們都躍躍欲試。

不愧是武裝部。方辰碩沮喪扶額,看著他們的身高和體型,與自己完全不在一個次元啊,武裝部的考試不會是肉搏戰吧?會拿武器嗎?或者是關在籠子里像WWE一樣決斗?他摸了摸自己的胸口,試圖平復心情。

方辰碩來這里也有一段時間了,但他感覺這里還有好多事是他不能理解的,自己從小就怕生,不是特別的外向,去一個陌生的地方要好久才能適應,可是自從被一個陌生的人帶到了這個陌生的地方,他沒有一刻感覺孤單的,雖然發生很多不能接受的事情,雖然好幾次危在旦夕,可是他還感覺到滿身的力量在沸騰,可以在眼中看到未來,雖然他有時特別想念自己的弟弟,但還是不想離開這里。難道真的像古代說的那樣,自己屬于這里嗎?

他跟著大批人馬,在考官的帶領下前往考試中心,每人手中發了一項成績單,上面顯示,考試內容有三項。第一項:百米沖刺,15秒為不及格,9秒滿分。第二項:在四十度人造太陽房里待上兩個小時,昏倒則不合格,此項沒有滿分。第三項:鐵錘砸樁,入地二十厘米滿分,少于五厘米為不合格。

這就是武裝部的考試?這和初中升高中的考試有的一拼吧?方辰碩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感覺是不是有什么陷阱?怎么會這么簡單?一般一個正常人不說滿分,但都能合格吧?原來門檻這么低……讓自己虛驚一場。

考核大廳走廊的盡頭,一個人對著手機竊竊私語。

“今天武裝部考試,方辰碩參加,要動手嗎?”

許久,手機那頭傳來沙啞的聲音:“不了,在這種人多的場合,不易造成騷動?!?br>
“明白?!睊炝穗娫?,準備迅速離開長廊。

“呃……”一個掛著武裝部考官證的人再長廊盡頭的廁所中洗手,卻陰差陽錯的聽到了這一切……方辰碩,不是那個眾人在說含有蚩尤基因的新人嗎?有人想要除掉他?城池內部混入奸細了?他迅速整理,打算把這個消息告訴波爾多。

身后一瞬間的空氣流動讓他倒吸一口冷氣,喉結哽咽,回頭,映入眼簾的卻……

“是你?!”音落,下一秒他驚恐的表情永遠烙在了臉上,沉沉的癱倒聲響在廁所里。

城池本部,金歷向波爾多匯報著工作進程:“領袖,探測部的人發來郵件,工作一切順利,現在已經探測至地底二十八米處,離未知生命體還有一段距離?!?br>
“今天是武裝部新生的第一次集體考核,你交待的事情我已經辦妥?!?br>
“另外,您所制定的計劃我做了測繪表?!闭f完,金歷把一張測繪表交給了波爾多。

他放在桌子上,示意金歷離開。

“是?!苯饸v轉身離去,順手關上了房門。

波爾多拿起測繪表,嘴角浮現出一抹弧度。從探測部第一班人馬出事之后,他的心里就形成了這個計劃,但計劃還不成熟,目前也不能讓其他人知道,因為出過兩次事之后,他懷疑城池的內部有地支的奸細,如果探測部隊員的死和武裝訓練室爆炸這兩件事都是地支的人所做,那他們的目的是什么?波爾多并不認為現在是進攻城池的最好時機,這是不明智的舉動,可為什么會搞出這兩件事?以羅帝提的領袖資質,打出無數場漂亮仗的老將軍會如此心急?這兩件事根本就不能對城池造成什么傷害,或者,只能讓這兩次視為挑釁?

波爾多站在落地大窗前,雙手背后,堅毅深邃的眸子看著遠方的地平線盡頭,腮幫咬的格外明顯。

無論自己多么危險,方辰碩都沒心沒肺的感覺不到,他坐在人造太陽房里一邊擦汗,一邊扣著指甲里的臟東西,現在已經進行到考核的第二項了,第一項考核是合格的,這種中招的體育考試水平顯然是無壓力的,第一項過了之后,方辰碩的心情顯然放松了特別多,以至于現在的第二項,他把衣服全部都脫了,只穿了一個子彈褲頭在人造太陽房里,敢情把這里當成蒸桑拿的地方了。坐在考官臺上的古代扶額,他對于方辰碩總是特別無語,他不經意做出的事和不經心說出的話都仿佛在刻意逗別人笑。其實古代本不是考官,但一切思路理清之前,要做的就是保護好方辰碩的安危,必須把他控制在自己的視線范圍內,所以他打算和一個考官交接一下,但來到這里后,發現一個位置一直是空缺的,有一個考官沒有到場,詢問之后才知道去了廁所,古代就先坐在這里,打算他回來之后和他說一聲,可是一直都沒有回來,第一項考試結束時,古代就有點不耐煩了,現在連考官的態度都這么懶散,沒有一點時間觀念,可第二項考試時,他就有點隱隱不安了,派去了一個人查看。

方辰碩坐在人造太陽房里,不斷的擦著身上的汗,剛開始還暖暖的很舒服,但現在越來越口干舌燥,汗順著額頭流過眉心,倒掛在鼻梁,秀發也已經濕透,有一種說不出的性感。

離方辰碩不遠處,有一個胖子一直盯著方辰碩看,眸子里透露著一種崇拜的神情,眼前的這個考員是多么的敢作敢為,全場中就只有他敢穿一個子彈褲頭在人造太陽房里,這是故意挑釁考官呢?但他不知道方辰碩只是熱,就給脫了,挑釁考官?他哪里敢,只是看考試注意事項中,沒有不準脫衣服。

他低頭扣弄著指甲,卻不知道自己已經成了焦點,很多人朝他這里看著,感覺他就是他們眾人需要追隨的對象。

二中隊的虎諸站在考官席上注視著方辰碩的一舉一動,除了思維上和別人不是特別相同,其余沒有什么特殊的潛質,體能和速度也沒有過人之處,他是蚩尤的種?這貨身上流有蚩尤的基因?會不會是城池搞錯了?或者是故意隱藏自己?虎諸一只手拖著下巴目不轉睛的盯著方辰碩,還是先觀察一段吧,方辰碩根本就沒有注意到那么多人在看自己,兩只眼死死的盯著玻璃門上的時間,還有五分鐘……他已經快要窒息了,在這種溫度下待了這么久,本來輕輕松松就可以通過,在這即將結束的時候,誰他娘的來了一個悶聲屁?!方辰碩的臉憋的通紅,他想要尋找多一點的氧氣……這屁……簡直,辣眼睛啊。

坐在離他不遠處的胖子不好意思的低著頭,撓著額頭。

三分鐘……我的天吶……他環顧四周,發現有大部分的人都和他一樣,有些待不住了。

突然,他渾身上下打了一個冷戰,冷汗順著眉心劃落,他猛然回頭,剛才,他莫名其妙的感覺后面有人盯著自己,那雙眸子,帶著殺意……

方辰碩喉結哽咽,他找不到那個盯著自己看的人了,映入視線的都是急著考試結束的考員們,這個人造太陽房是封閉的,剛才的殺意就來自這個屋子里,可他誰都不認識,大家都是第一次見,可是,那種感覺錯不了,好像似曾相識,方辰碩并不認為自己像武俠小說里的大俠一樣,可以感覺自己周圍的殺氣,可剛剛的那一瞬間,他放佛看到自己身后一雙血淋淋的眸子在看著自己……回頭之后,又一切平靜。

是精神過敏的錯覺嗎?

還有一分鐘……簡直度分如年,方辰碩皺眉,現在仔細想想,從自己來這里之后一直被針對?為什么他這樣一個無名小卒會有人想要殺他?

方辰碩抓拳,等考核結束后他會向古代問個清楚,不能再這樣下去了,如果哪一天他真的遭到了什么不測……不,沒有如果,這個世界對他來說不是生無可戀,至少他還有方辰夭,他想想,自己真的有個什么三長兩短,把方辰夭一個人留在世上,就鼻子發酸。

“考試結束?!笨脊俚穆曇粼購V播中傳出,大家都陸續離開了房間,走出房間的那一剎那,方辰碩感覺自己得救了,大口大口的吸著空氣,活在世上真好。

還有最后一場考核,鐵錘砸樁。合格后自己就算是武裝部的人了,以后再也不會做一個廢柴了。

“你好!”有少許稚嫩的聲音傳出。

方辰碩聞聲回頭,是一個胖子,好像剛才和自己一起在考試。

“你好,有事嗎?”

“我叫徐海,你可以叫我胖子,你看起來是中國人吧!我也是!”

“你是中國人?!”方辰碩欣喜若狂,把所有的煩心事都拋到了腦后,他來到這里之后,還沒遇到過中國人,徐海是第一個,初次遇見老鄉,難免有點激動:“我叫方辰碩?!?br>
“剛才看你好牛的,竟然敢考試時候脫的只穿一個內褲!你以后就是我的模范大哥!大哥,請受小弟一拜!”徐海一本正經的做起供神狀。

方辰碩一頭黑線,這……這都什么跟什么?話說回來,從自己出來后,考官席上都沒有古代的身影,他的位置……一直是空的。


快三计划软件 云南体育彩票11选五走势图 广东36选7开奖走势综合 浙江快乐十二开奖结果 上证指数是多少 股市行情最新消息 黑龙江22选5开奖详情 江西十一选五开奖规则 幸运28在线预测大白 sg飞艇计划软件计划下载 福利彩票天天4选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