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十二城池 >第26章幻戰


整座城池的上空都被層層的煙霧籠罩著,熏的幾乎睜不開眼睛,大火瘋狂燒噬著氧氣,大地如龜殼般皸裂,又有無數顆樹木倒下,戰斗,嘶吼聲接連不斷,建筑廢墟里因變形而露出的電纜打著火光,滿地的管道流淌著污水。

徐海和黃發接近了體力透支,大幅度的呼氣吐氣,血與汗融合布滿了整張臉,這些怪物實在太多了,打倒一個,下一個就會沖上來,沒完沒了。

“你叫徐海是吧,我叫桐炅,之前的事抱歉了?!秉S發擦去血汗。

“沒關系,如果能活下來,就做朋友吧?!?br>
“呵……”桐炅苦笑,為之前的事感到愧疚,因為自己是特招進入武裝部的,對自己的力量與技巧都相當自信,認為沒有什么可以威脅到他。但現在,他和徐海對抗眼前的怪物時,第一次意識到了自己的渺小和能力的不足,由于家庭條件優越,從小就受周圍人的追捧,因為自己的父母都是醫療部的,他認為這種職業很雞肋,所以才會從小接受高強度訓練,夢想進入武裝部,為城池效力,他交戰過很多同齡人,百分百的勝利讓他越來越孤傲,可現在,和他并肩作戰的恰恰是自己之前瞧不起的人,只有在大難臨頭,生命中危的時候,人人都是平等的,這種感覺,就像是一個人是乞丐,一個人是貴族,但一個亡命徒拿槍同時抵在他們兩人頭上時,沒有身份可言,都是一個扳機的事情。

“徐海,你的身體……”桐炅剛剛注意到,徐海的身體在剛剛的持續作戰中,已經被貫穿了好幾個洞,血肉模糊,胸部、腹部、肩部……看的桐炅倒吸一口冷氣,這已經不能算是抗擊打能力了吧,這是不死之身吧?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在想,受了這么重的傷,為什么還能站在這里戰斗吧,因為我的體質和別人不太一樣?!毙旌P邼膿项^。

“我天,都是些什么怪物啊?!蓖╆翢o奈,包括剛剛的方辰碩也是,還有可以在短時間內大幅度提升戰斗力的招術嗎?那應該是法術吧?!

“來了!”徐海和桐炅背靠背盯著緊逼上來的魚頭怪,數量愈來愈多,他們兩人的背水一戰在桐炅投擲的一枚飛刀下打響……

而此時,方辰碩還在不斷尋找,幫助那些陷入苦戰的同胞們。

城池的通訊線纜也被切斷了,手機變成了擺設,領袖他們到底在哪里?南天門這么重要的軍事基地,竟然沒有大將來守?

“喂,兄弟……”一個熟悉的聲音從廢墟下傳來。

“有人在這里嗎?”辰碩搬動著廢墟磚瓦,看到了一張令他生氣的臉,是之前在酒館的疤男,對徐海出言不遜的疤男。

“抱歉,可以幫我一下嗎?之前的建筑坍塌把我壓在下面了,我叫八力?!?br>
“我是方辰碩?!彼o多言,報完姓名幫助八力挪動碎瓦破石。

“謝……謝謝你?!卑肆ν冻隽死⒕沃?。

“每個人,都會有難處,囂扈之焰必將其毀滅?!狈匠酱T架起腿部受傷的八力,把他平放在了一旁。

“人手已經不夠了,你沒辦法移動,我就守在這里了,畢竟我的朋友還被你的黃發兄弟照顧呢,唉,其他同胞只能各安天命了?!?br>
“桐炅?你說的是桐炅嗎?他還活著嗎?”

“桐炅?是他的名字嗎?放心吧,活的好好的,他很強大?!?br>
一陣火焰竄出,兩只魚頭怪落在了方辰碩面前。

“切?!彼种芯o握宿舍鑰匙,身邊實在沒有什么可以拿出利用的武器了。

一頭怪物飛撲,方迅速壓身滑步到正下方,把鑰匙插進了怪物下顎,用盡全力把它踹向后方,怪物被頂翻飛出,八力用出吃奶的勁全力鎖住它脖頸,一拳打斷其氣管,兩人配合一氣呵成。而另一只,已經和方展開了近身肉搏,傷痕不斷積累,呼吸也漸漸急促,最終還是方從地上爬起,怪物倒在了他的腳下。

“完蛋玩意……”這樣下去,一定會因為體力不支被圍攻導致喪命,目前連它們的數量,弱點都不確定,掌握的信息量實在太少了,必須想出一個辦法,逃跑是不可能的,必須要守在這里,無法通訊導致聯系不上古代和謊言姐,情況糟透了。

別說成千上萬了,四個怪物一起攻上來都有可能回老家,自身實力太弱了,在城池有突發情況連命都保不住,他終于想到剛來這里,古代告訴他的一句話,武裝部就是為了鎮壓突發情況,隨時可以調動的戰力,自己這么完蛋,古代告訴自己適合武裝部?像目前這種戰斗就這么吃力,大一點的戰爭上去干啥?吐槽?發呆?喝啤酒?

“滴滴——滴滴——”整座城響起了警報聲,隨著心跳,震顫著頭皮。

“這是什么聲音?”方辰碩喉結哽咽,有種不好的預感。

“時間到——時間到——”機械聲響起,隨之一陣空氣流動,一個人影穿過,站在了方辰碩身旁,整座城每一個陷入苦戰的同胞身邊都閃現出一個人。

是武裝部的前輩們!

“方辰碩,你做的不錯?!鼻拜呎旅弊?,坦然的捋著向后背的頭發,周圍的魚頭怪瑟瑟發抖不敢向前,發出驚恐的低吼。

“這到底怎么回事?你們之前在哪里?”

“行了,之后你會知道的,現在先讓我好好保護你吧?!?br>
怪物們發出歇斯底里的吼叫,像戰士們沖去。

“力道一式,勁沖!”前輩雙**叉十字托于胸前,方辰碩明顯感覺一股氣流旋于其中,帶動著一絲空氣流動,一拳擊穿了四個怪物的胸膛,氣流急速旋動,把血洞絞碎,內臟散落一地發出陣陣惡臭。

方和八力呆呆的在原地,無法動彈,這就是……差距嗎?一擊四個,自己辛辛苦苦戰斗的東西,在他們面前竟如此不堪一擊?到底誰才是怪物?

滿城都充滿了驚嘆的氣息,每一位同胞面前都站著一位擁有可以秒殺這些怪物的前輩,戰火聲遞減……嘶吼伴隨著硝煙逐漸消散,所有人幾乎在一瞬間獲救。

“呼?!遍L出一口氣,方兩手支地癱在了地上,徐海和桐炅應該也沒事了。全部都結束了。

“喂,辰碩?!彼牭綇暮苓h的地方有人在喊叫他的名字,可卻不知道是哪個方向傳來的。

“辰碩,醒醒,該醒了?!边€是同樣的聲音,他四處張望,發現八力好像也在尋找什么,他也聽到了嗎?辰碩看向前輩。

“哈哈,看來時間到了,你該醒了?!鼻拜吢冻鋈珀柟庖话闩男θ?。

“不是,什么該醒了?你們到底在說什么?”音落,前輩的身體如同投影一般忽隱忽現,周圍的建筑、廢墟、硝煙,就連自己的身體也是一樣,像電波信號受到了干擾一樣不穩定。

“辰碩?。?!”炸耳式的聲音沖進大腦,一瞬間他坐了起來。

“呼——呼——”粗喘伴隨豆大般的汗珠劃過臉頰倒掛在鼻尖。

“這到底……什么情況?!”視線漸漸清晰后,他發現自己坐在一張床上,周圍有很多床,上面都躺著之前戰斗的同胞們,都是一臉的迷茫與不解,并且每個人頭上都帶有耳機。

“感覺怎么樣?”前輩的聲音從身后傳來。方辰碩摘下耳機:“前輩……”

“沒關系,跟我來,我會和你解釋的,我叫裴夜,是武裝部二中隊的前輩,以后就是戰友了,多多關照?!?br>
“二中隊?戰友?”方辰碩下床跟著裴夜走去,除了房門,是一個巨大的空間站,頂高大概在十米左右,充滿了科技感,旁邊墻上的熒幕播放著剛剛他們戰斗的畫面,像是電影一樣。

“各位好?!币粋€如金屬般鏗鏘有力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我是第二城池,斑奴城大校,哈克森?!?br>
空間站站滿了人,一陣陣唏噓噪雜。

“我想你們現在都很疑惑吧?之前戰斗的場景歷歷在目,而現在卻身處這里,這個事情,先對大家說聲抱歉?!?br>
“這只是場考試,運用了控制感官的科技,營造了虛假的‘南天門’,其實你們的身體一直都在這里,不會受到任何傷害,只是一場精神戰斗,換句話說,只是一場比較真實的夢,被稱為幻戰!”

方辰碩這時突然想起來,之前古代對他進行過一場秘密測試,好像就在這里,所以為什么一進來就有種曾經來過的感覺,那次也是這種虛擬化的戰斗,并且感官全部都在。這種感覺真令人不悅,分不清現實與夢境,活的虛假。

“考試已經結束了,各位的表現已經分出了成績,有些學員非常優秀,也有一些,露出了自己惜命膽怯的一面,我想,你們的前輩都已經找好各自中意的人選了?!?br>
原來如此,現在他們所有人都明白了,這是一場考試,進入武裝部的考試,自己的這場戰斗表現從頭到尾都被這些前輩們觀察著,最后即將結束時,前輩們也進入幻戰去就下自己中意的人選。這么說來,自己將跟著裴夜進入二中隊。

“談話結束,剩余的事項會由你們各自的前輩告訴你們,接下來,祝各位考試通過的學員在斑奴城過的愉快?!闭f完,熒幕不再播放戰斗畫面,哈克森的聲音也不再響起。

“恭喜你成為二中隊的一份子?!迸嵋古闹匠酱T的肩膀說到。

“以后還請多指教了?!?br>
“喂!辰碩??!”徐海的聲音傳來,他和桐炅一起朝自己走來,身邊跟隨著各自的中隊前輩……



快三计划软件 广东11选5合法吗 精准免费三码中特 股票开户需要多少钱 快乐双彩分析开奖图 东京快乐8和东京1.5分彩 000598股票行情 黑11选5开奖结果 2019年心水一点必中特 黑龙江11选五5开奖结果走势图 上海十一选五中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