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護妻狂婿 >第624章血的洗禮


“八翅鷹王,真乃是少年英才??!”
“江王爺,實在是客氣,你也不過比我大了幾歲而已!”
許強,江淼二人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彼此間客氣的很。
不過,雙方卻是暗藏玄機,厚積而發!
當許強,江淼的手接觸在一起,兩只手便開始加力,暗中較勁。
看似是友好握手,實則是實力的一種比拼,試探!
“王莽,好久不見??!”
“呵呵,劉喜順,好久不見!”
不只是許強,江淼如同比拼,就是王莽,與江淼一伙二號人物劉喜順,四目相對,眼神之中也是帶著仇恨!
許強,江淼,乃是不共戴天的仇人!
“轟!”
突然,套房客廳內,發出了一聲巨響。
王莽與劉喜順立即朝著許強,江淼看去。
只見倆人雙手依然握在一起!
而他倆渾身的力氣,都聚集在那只手上!
許強,江淼腳底,竟然踩碎兩塊地板磚,鞋子已經踏進了地板磚里面。
“江王爺,你遠道而來,飲杯茶如何?”
隨之,由許強打開了沉默。
江淼是客,而許強是東道主。
而且他再與江淼試探下去,也比拼不出個所以然,說不定倆人兩只手都會廢掉。
“好!我正好有些口渴!”
江淼一笑,答應了下來。
接著,許強,江淼二人,同時往后退了一步。
他倆人的右手通紅一片,整條胳膊都在哆嗦著。
肉體凡胎,許強,江淼,自然也有痛覺!
“咳咳!”
許強輕咳一聲,他說道:
“江王爺,請!”
“請!”
“殿下,你身體怎樣?”
王莽走過來扶著許強,若無其事的說道:
“幾天前,我們殿下被林家第一高手暗算……內傷未愈,不敢太過于勞累!”
“那八翅鷹王,可要好生休養,保重好身子!”
劉喜順冷笑一聲,他說道:
“大家都看到了,江王爺左手空空如也……自然也動其根本,若不然的話,只需要我們王爺一人前來京城,便能滅了整個林家!”
客氣!
客套!
不過任誰都能聽出來,王莽與劉喜順的話中,充滿了火藥味!
王莽和劉喜順二人,無非是在說,他們的鷹王,王爺有傷在身,較量之時,才落了一個平手。
“哦……八翅鷹王,你受過傷?”
江淼倒是沒有在意,劉喜順說些什么,而是上下打量了一番許強。
此時,許強不時咳嗽兩聲,整張臉更是蠟黃!
這正是內傷的表現!
“一點小傷而已,現在已經好的七七八八了!”
許強坐了一個請的手勢,他先坐下后,說道:
“江王爺,不知你準備帶領多少人,今晚進攻林家?”
既然是合作,許強還是希望,盡量放棄之前的恩怨。
所以,他直奔主題。
可江淼卻是震驚無比,臉不時的抽搐一下。
剛剛許強與江淼握手,那只是力量,耐力的比試,他倆半斤八兩!
然而,許強卻是在受了內傷的情況下,才與江淼算是戰平!
如果他全盛之時呢?
而且江淼已經丟了一只手,要是大開大合較量起來,怎么是許強的對手?
“五十人!”
不過江淼也不至于失落!
身手如何,只能代表一方面!
江淼回答道:
“人數不多,但我每一位兄弟,都是以一敵百的好漢!”
“我自然信得過江王爺!”
許強淡淡一笑。
江淼身邊的人,許強不懷疑他們的實力如何!
畢竟今晚,江淼親自攻打林家,對于他的那些兄弟而言,江淼的安全放在第一位。
“江王爺,那按照之前的約定,凌晨十二點,準時動手?”
凌晨十二點,不只是江淼進攻林家!
同時,江淼聚集在各地的人,會同時攻打林家的明月樓!
“沒問題!”
江淼痛快的答應了下來,他飲下一杯茶,說道:
“八翅鷹王,只是我無法確定,這是否是計中計!你要我對付林家,誰知你是否向林家提前透漏過消息!
如果林家有所準備,我和我的兄弟,哪里還能活命?”
江淼同樣從不敢小覷林家!
偷襲林家,還是林家提前有所準備,結果定當完全不同!
“江王爺,下面的兄弟,向我獻計過……在你動手的當天,讓我把這個消息,透漏給林家!”
在荔城市,暴龍曾向許強獻計。
“不過我拒絕了!”
許強笑道:
“當然,我的話,江王爺未必肯相信!你說吧,如何才能相信我的話?”
“簡單!”
江淼回答道:
“如果我發現,林家早有所準備,那我之前答應過八翅鷹王的條件,那就全部都不作數了。
而我會立即與林家,許家商談一番,三方勢力聯合在一起,對付你八翅鷹王!”
江淼性格似火,但他卻是一個極其謹慎的人!
“好,全聽江王爺安排!”
許強心中沒有鬼,他坦然的很,他繼續說下去:
“江王爺,喝完茶,就讓小莽帶你們下去休息。恕我招待不周,我也要立即趕回荔城,準備對付荔城明月樓!”
“鷹王殿下請便!”
江淼起身,他問道:
“是林家那一位傷了你?”
“林墨!”
“今晚要是碰到他,我會幫你取下他的人頭!”
“多謝江王爺!”
隨之,在王莽的帶領下,江淼,劉喜順等人下去用餐,休息。
這時,嵇禺從一件臥室里走了出來。
“殿下,江淼終究是大患!”
嵇禺說道:
“等江淼對付完林家之后,我把他永遠留在京城如何?而且與咱們鷹魂無關……是我嵇禺個人想要殺江淼!”
嵇禺是鷹魂暗中的勢力,沒有人知道,嵇禺和鷹魂的關系。
而且嵇禺在京城的勢力并不弱!
若是有所準備,對付江淼五十人并不算難!
“江淼很謹慎,他擔心我提前把消息透漏給林家,這一戰結束后,該如何退出華國,怕是他早已經想好了退路!”
許強看著窗外,他的目光依然盯著許家,他指著許家的方向,說道:
“而且江淼現在與我合作,如果我還要密謀要他的命……與那座牢籠里的畜生,又有什么區別?”
許家如一座牢籠!
“殿下,我明白了!”
“咱們自行發展,一年后,與江淼真槍真彈的打一場,豈不痛快?”
“殿下,我很期待!”
“嵇禺,辛苦了!”
拍了拍嵇禺的肩膀,許強朝著門口走去。
他前來京城,無非是要和江淼見一面而已。
隨之,許強乘坐直升機,當即趕回荔城市。
“今晚,注定不太平,林家需要經受血的洗禮!”
喜歡護妻狂婿請大家收藏:(.bxwxorg.)護妻狂婿更新速度最快。
快三计划软件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世界四大赌城分别是 黑龙江22选5走势图表 上海11选5免费计划软件 中国石化股票融资 福建快三开什么 甘肃11选五任选4玩法 今日股市行情查询 云南十一选五 快乐十分玩法介绍图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