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完了這一切后,王慕才解散了回憶,隨后徑自走進了胡鵬的董事長辦公室。
此時胡鵬也已經在里邊收拾東西來,不得不說,胡鵬這個紈绔子弟也的確是會享受。
還放了一張床在自己的辦公室,甚至于王慕都猜測到這個紈绔子弟在辦公室里都干過些什么。
“胡公子,現在有什么想說的嗎?”
王慕看著此時收拾東西的胡鵬,把身子靠在辦公桌上,笑著問道。
“沒有,我只是想知道,什么時候能拿到錢!”
胡鵬倒也十分現實,此刻或許他的那幾個狐朋狗友都已經背地里罵死他了,結果這哥們兒到時還惦記著那點股權費。
“放心,胡公子,錢你不用操心,我王某人從來不食言?!?br/> 王慕淡淡笑道,他早就想到了一個兩全其美的方法。
隨后胡鵬收拾完東西后,也直接離開了公司。
坐在辦公室里,王慕正在閉目養神之際,突然門外傳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
“請進!”
王慕淡淡的說道。
隨后,剛剛那個前臺小姐一臉笑意的走進了辦公室。
“王董!”
那個叫小白的前臺小姐看著王慕,陪著小臉叫到。
“原來是白小姐啊,有什么事?”
王慕別有深意的看著眼前的女子問道。
“我就是想問問,王董一個人在這里會不會悶,要不我陪您聊聊天吧?”
那個前臺小姐也是傾著身子,嘴都差點沒貼在王慕的臉上說道。
身上的香水味一股腦都鉆進了王慕的腦海里。
隨后,正在王慕感受香味之際,那女子也是直接走到了門口,把們反鎖了起來。
“這屋子好像有點熱呢?!?br/> 見王慕并未回應,那位前臺小姐到是自顧自的把外套給脫了下來。
本身就是職業裝,ol制服包臀裙,加上此刻脫掉外套之后,身材的也就一覽無余的展現在了王慕的面前。
“你這是做什么?”
王慕也是眼神凝重的看向那位前臺小姐說道。
“沒什么,我就是有點怕熱,王董,你熱不熱呀?”
那女子也毫不在意王慕的態度,直接走到了王慕的面前,隨后直接蹲下來身子。
手朝著王慕腿跟伸去。
王慕此刻也明白了這前臺小姐的想法,直接站起了身,眼神嚴肅的看向對方。
“你別碰我,惡心?!?br/> 王慕冷冷的說道。
隨后直接走到床邊,拿起剛剛那個前臺小姐的衣服丟了過去。
“快點滾吧,別讓我在見到你!”
王慕也是帶著寒意說道。
對于這個女人剛剛的態度,他可是清清楚楚的記在心里。
只是他沒想到,剛剛還是一副人前高傲的孔雀,如今也不過是一只不擇手段的土雞。
甚至于他都不屑于去看一眼。
更何況,王慕擁有自己的原則,這樣的女人,跟之前的林靜,又有什么區別?而且,林靜可要比這個前臺小姐漂亮。
此時整個公司的核心管理層基本都被他給去驅逐了,所以他得抓緊時間再找一批中流砥柱來操持集團的發展。
自己的老爸肯定是不行的,王長安雖然在某些領域不錯,而且資歷也老。
但是王長安沒有主事的能力,根本沒辦法經營好這么大一家公司。
王慕干脆取出了自己的精英辨識眼鏡帶上。
隨后走到了公司的辦公區。
雖然興達集團的主營業務是食品加工,但是對于營銷團隊,和管理團隊還是有一套班子的。
走在辦公區,王慕發現一名男子正在收拾東西。
【姓名:秦封】
【年齡:23歲】
【詳細信息:天海商業大學工商管理系畢業,擁有豐富管理理念,做事沉穩?!?br/> 【系統評價:中級精英】
看著男子的信息,王慕也不禁眼前一亮。
他原本就沒報什么希望,但是沒想到還真是遇到寶了。
雖然江漢縣只是一個小縣城,但找個大學生,還是十分容易的。
但是王慕沒想到的是,竟然會遇到一個系統評價位中級精英的人才。
王慕也直接走了上去,看著此時那個正在收拾東西的男子。
“這位兄弟,你這是打算離開公司了?”
王慕問道。
“我是來幫我姐姐收拾東西,是她被你們開除了,你有什么事兒?”
秦封抬起頭來,看著王慕疑惑的回答道。
“你好,我叫王慕,是興達集團現任最大股東,我想邀請你幫忙管理興達集團,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
王慕倒也不繞彎子,開門見山的說道。
“我?你沒搞錯吧?我才剛剛大學畢業,打算考研究生呢?!?br/> 秦封聽完王慕的話后,也猶豫了好一陣子,才笑著回答道。
畢竟他看著此時王慕的樣子,甚至還比他要小幾歲,結果張口就是興達集團最大的股東,他是不太敢相信的。
“你覺得我在騙你?”
王慕自然也是看出來秦封眼中的顧慮,問道。
“嗯”
秦封也點了點頭回答道。
“那你大可不必擔心,我連股權書都有,你要是不放心,我這就帶你去看?!?br/> 王慕見對方點頭,也不禁笑道。
“你認識我?”
秦封猶豫了好久,才看著王慕一臉疑惑的問道。
因為他這是第一次到興達集團來,所以應當沒有人會認識自己的,而且自己是學管理的,但是眼前這個年輕人又怎么會知道呢?
最大的看著可能就是自己的姐姐暴露了自己。
“不認識,但是我直覺覺得你肯定能勝任?!?br/> 王慕淡淡笑道。
“直覺?”
秦封也是不可思議的看著王慕,因為他還真是第一次有人憑借直覺找人管理公司的。
“行吧,你這個邀請,我會考慮的?!?br/> 秦封也只是默默的點了點頭,說道。
“這個是我名片,隨時聯系?!?br/> 王慕也是微微一笑,遞上了自己的名片。
“好的!”
秦封也接過來名片揣進了口袋。
之后才抱著東西離開了興達集團,看著秦封離去的背影,王慕嘴角露出一絲笑意。
因為他剛剛已經明白了秦封的想法,一個剛剛畢業的大學生,準備考研。
可是,考研的目的,也只是為了更好的工作。
而眼下,他提供了這個崗位,只要對方不傻的話,也該知道怎么選。
ps:各位老哥,支持鴨!還有兩更!
快三计划软件 股票查询官网 喜乐彩票骗局揭秘 山西11选五走势图手机 体育彩票双色球怎么玩 河北20选5大星走势图 秒速快三预测软件 福建十一选五体彩 彩票平台规律 华东15选5预测杀号 福彩河北20选5最新开奖